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新时代需要科学、系统、完整的语言政策

    作者:陈琳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31日 08版)

        【语言论坛】

        在新时代,我国不论是社会主义建设,还是担当国际责任,语言这一交流工具的作用都非常关键。

        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而言,我们要在五千年文化传承的基础上发挥自身力量,同时也要汲取国外先进的理论和技术,洋为中用,这需要各领域工作者能较好地掌握外语。而据相关统计,目前我国在管理和经济建设等方面的语言人才不足实际所需的一半。

        就新时代的国际范畴而言,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通道之一,就是“一带一路”倡议,而这就在两个方面存在语言建设问题:

        一方面,要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能有更多的人学习和掌握汉语。另一方面,要能使用不同国家的语言与他们交流交往。“一带一路”涉及的外国语言,不下60种,在和这些国家人民的文化交流和经贸往来中,固然可以通过英语来进行,但总不如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来得方便和有效。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当尊重不同国家的文化,用他们本民族的语言交流,这是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应有的风范。曼德拉曾说:“用理解之语沟通,印入脑海;用乡音之语沟通,刻在心田。”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的主旨讲话中说:“世界各国人民前途命运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没有语言这一交流工具,这都不可能做到。

        面对这一形势,我们急需一套科学、系统、完整的语言政策。就我个人认识所及,这套语言政策应当包括以下八个方面:

        一是继续加强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普及普通话的力度。我们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首先要掌握好自己的语言,以及以这一语言为本的民族文化传统。

        二是加强对外汉语教学和推广。过去十年中,我们已经通过孔子学院为推广汉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还要使世界上更多的人,不仅学会中国的语言,而且了解中国的文化、历史、传统,与中国人建立更深更广的友好关系。

        三是大力保护我国的民族语言,在民族语地区坚持双语教育。这对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也有积极意义,例如有些边境地区的民族语言和境外的民族语言就有许多共通之处。

        四是保护汉语繁体字和方言。这涉及与港澳台同胞及世界各地广大侨胞的联系问题,因为这些地区的许多同胞还在使用繁体字,许多华侨和他们的后代还在使用方言。

        五是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其中应包括外语教育。学习外语不只有工具性目的,还有人文性目的,即使在生活和工作中不一定使用外语,但是我们有权利受到良好的外语教育,以此来提高人文素养,扩大生活视野,了解更多世界信息。

        六是英语教学仍需改进和提高。英语虽是我国学习和使用的主要外语,多年来通过各级课程标准的建立而使英语教育逐渐规范化,但在许多地区,英语教学体系还未能实现当年周恩来总理提出的“一条龙”模式化,课程标准还没有完善落实,英语教学还需减少繁复的语法讲解、简化语音符号,以使英语学习得以大众化,提高全民族的外语软实力。此外,在英语教学中如何体现“立德树人”也还有提高的空间。

        七是支持其他外语尤其是小语种人才培养。目前,外国语院校的小语种教学远远不能满足国家对小语种人才的需要。因此,国家应采取相应措施对小语种学习给予支持,如设立小语种奖学金、提供公费出国培训等。对经贸来往和文化交流有限的国家语言,可隔年招生,并对师生给予一定补贴,以资鼓励。此外,对一些国内从未有过的较小语种人才的培养,可采用公费留学的办法,两三年内就可初步解决急需。北京外国语大学目前已开设80余种外语。按照教育部要求,应开设100种外语,这个政策是有远见的,是符合新时代需要的。

        八是扩大翻译出版的广度和深度。新时代要求我们“讲好中国故事”,同时,也要扩大和深化对世界各民族文化、历史和现状的了解,这都需要我们大步伐地推进翻译工作。我们欣喜地看到,《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被快速而及时地翻译成多种文字出版,使世界各族人民了解中国的新时代。同时,随着这一重大翻译工程的开展,汉译外文字的质量和精准性也有了显著提高。最近召开的中国译协2017年会,提出了政论文献尤其是有关意识形态文字翻译的正确性问题。例如,“群众”一词过去一向英译为masses,但在英语中,masses是含有一定的贬义的,现在已改用people或public;又如,“基层”一词过去译成the grassroots,但该词在英语中有与上层人士对立的含义,现在也改译为the community level。这都是十八大以来翻译工作取得的重要成果,我们应继续关注。

        正值此文执笔之际,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指出,要构建语言互通工作机制,推动我国与世界各国语言互通,开辟多种层次语言文化交流渠道。着力加大汉语国际推广力度,支持更多国家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努力将孔子学院打造成国际一流的语言推广机构。健全国内高校外语学科体系,加快培养非通用语人才,不断提升广大民众的语言交流能力。

        《意见》中的这一段话是新时代我国加强中外语言建设的指导方针。我们广大外语教育工作者应该振奋精神,全力以赴,为提高全民族的语言软实力、为加强中外人文交流工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早日实现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作者:陈琳,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