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9月13日 星期二

    文明参观破解博物馆“拍照纠结”

    作者:邓海建 《光明日报》( 2016年09月13日 02版)

        不损害文物、不妨碍他人,遵章守纪、文明拍照,若能如此,保护文物与允许拍照的关系,也就不会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了。

        博物馆能否拍照,一直以来都是见仁见智的话题。日前,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北京故宫鼓励在不伤害文物的前提下拍照,让观众尽量多地带走文物信息。而在海峡对岸的台北故宫,9月起亦试行解除禁令开放摄影。虽说只是“试办”3个月,却也引起台湾地区大讨论,褒贬不一、毁誉参半。

     

        文物是历史的绝唱,穿越千年时光,记录岁月嬗变。文物重地能否拍照?这个问题,叫人百般纠结。支持者提出,在这个大数据时代,文物不该孤芳自赏,以随手拍的姿态多亲近“朋友圈”,也是扎扎实实的文化传播行为。反对者认为,比如画在纸、绢上的中国古画,与西方油画不同,闪光灯对这些文物的伤害是不可逆的。此外,除了此起彼伏的“咔嚓声”影响其他游客参观,一旦大家都以“我拍故我在”的心态对待文物,那么,安静雅致的文物观赏氛围恐会被喧嚣嘈杂所破坏。

     

        这样一想,真是左右为难。若禁了,公共服务显得不近人情;放开了,文物保护与观赏体验又或会遭殃。好在两地故宫都持有条件的开放态度,“试办”也好、鼓励也罢,终究没有采用粗暴禁令的方式。

     

        早前,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博物馆事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0年)》中明确提出,“博物馆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条件地允许拍照,与其说是一种开明而积极的管理态度,不如说是兑现传承和保护历史文化的职能责任。

     

        当然,对于故宫等博物馆来说,允许拍照显然要增加管理的难度。一方面,这需要馆方做好细致的分类与甄别工作,将不适合拍照的藏品区隔开来;另一方面,如何让“不能使用闪光灯、不能使用自拍杆、不能使用三脚架”等细则落到实处,考验管理者的智慧与执行力。

     

        而对于游客来说,道德谴责与法律罚单,也会让任性的拍照行为有所收敛。如果在拍照过程中不听劝阻或肆意违法,黑名单机制会让失信失范行为付出代价,《治安管理处罚法》《旅游法》等法规制度同样会让其受到应有惩罚。

     

        不过,文物之所以珍贵,恰在于其无可复制。出事儿了,再去谴责或祭出罚单,终究无法让文物“复活”。于此而言,要解决“拍照纠结”这样的难题,还须向文明旅游求解。

     

        所谓文明,通俗点说,不过就是“敬畏”,不过就是“念及”。心里有文物之美,眼里就不会只剩下取景框内的方寸之间。而在偌大的博物馆,无论是驻足凝视或走马观花,都应当顾及身边人的观赏体验。不损害文物、不妨碍他人,遵章守纪、文明拍照,若能如此,保护文物与允许拍照的关系,也就不会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