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24日 星期二

    “双创”时代,“痛客”涌现

    作者:本报记者 柳路 本报通讯员 卢伟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24日 05版)

        由国家发改委、贵州省政府主办的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简称“数博会”)将于2016年5月25日至29日在贵阳举办。而在本次“数博会”上,“首届中国痛客大赛”总决赛,将作为压轴之作在闭幕日举行。

     

        “痛客”这一概念由贵阳首提。作为全国“双创”热潮的探索者,贵阳市人民政府、贵州省工商局发起并主办“首届中国痛客大赛”,面向社会广泛征集“痛点”,同时邀请全国“创客”认领“痛点”并提出解决方案,“让有想法的人和有办法的人对接”。

     

        何为“痛客”?贵阳为何要举办“痛客”大赛?“痛客”大赛总决赛为何能成为“数博会”的亮点?有想法的人和有办法的人对接后,会产生哪些连锁反应?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创业从“痛”开始

     

        “双创”席卷全国以来,创业失败的案例层出不穷。追根溯源,重要原因之一是没有找到“痛点”。

     

        所谓“痛点”,是指目前尚未被满足而又被广泛渴望的需求。而“痛客”,就是找到“痛点”的人。

     

        贵阳认识到发掘“痛点”的重要性,提出“痛客”概念。为汇集全国乃至全球的优质“痛点”与“痛客”,并使其能落地转化成一个项目乃至一个企业,贵阳市政府支持来自成都的大数据公司数联铭品成立了贵州痛客梦工厂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痛客梦工厂”),由该公司来搭建、运作一个常态化的“痛客”平台。

     

        “痛客”大赛于3月2日正式启动。在一个多月的报名期内,大赛注册用户达两万余人。“如何建立互联网金融平台主体评级?”“废旧建筑垃圾只能选择填埋吗?”“能否发明一种检测地沟油的试纸?”“能否研发全国统一的食品经营台账软件系统”……参赛者所提“痛点”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其中,生活服务、公共管理、社会信用三方面占据了一半。

     

        据“痛客”大赛组委会介绍,大赛30强公布之际,比赛迎来新的参与者——“创客”。大赛组委会面向全国邀约“创客”认领30强“痛点”,提交解决方案,与“痛客”结对比拼,让有想法的人和有办法的人对接。最后,组委会将选出十组“痛客—创客”组合,每组包括1个痛客和2个创客。而最佳“痛点”金奖得主将获得30万元现金奖励。

     

        实实在在的“痛”

     

        在本次“痛客”大赛中,让贵阳市副市长高卫东感到惊讶的“痛点”,来自贵阳市双龙航空港经济区政法与社会工作局行政执法处负责人陈听。不同于那些要么关注高科技,要么关注商业项目的“痛客”,作为一个基层干部,陈听提出的“痛点”是如何高效、妥善解决农民工被欠薪的问题,可谓相当“冷门”。

     

        据陈听介绍,以贵阳市为例,根据贵阳市劳动监察部门近三年的统计数据,拖欠农民工工资占据全市所有欠薪事件的90%以上,每年涉及的金额在四五亿元左右。2015年的金额最高,达到了6亿多元,涉及的农民工多达4万人。

     

        陈听发现,讨薪事件中,一个常见的“疑难杂症”是薪资的数据不客观、不准确。比如一个建筑工程会层层转包,到最下面的“包工头”为止,工程可能已经被转包了近十次。而由于工作量直接和薪资挂钩,在每一个层级,都有人会虚报、瞒报,这样最后到了最上级的施工单位,往往会因为数据对不上而扯皮。实际上,除了施工单位发不出工资或者分包商“跑路”等原因,数据“扯皮”也可能是欠薪事件的导火索。

     

        在陈听看来,农民工被欠薪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社会的一个“痛点”,这一问题的长期存在,事关社会稳定大局。但在全国的一些讨薪事件中可以看出,劳动监察部门对于这一类事件几乎都是“事后解决”,很少拿出“事前预防”的办法。“事件集中爆发,监察部门人手有限,这时常让监察部门很被动。”陈听说。

     

        因此,这一“痛点”需要一套完整的数据系统,既能有利于提高薪资数据的准确度,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又能提高对监察部门予以有效的“预警”,可谓一举多得。

     

        好消息是,陈听提出的这一“痛点”,目前已经有创客接手。对接陈听的“创客”,是刚从美国回国的年轻创业者蒋林毅,他目前是贵州大松果科技有限公司的CEO。他们公司研发的一套基于虹膜识别技术的数据平台,已经成为陈听所提“痛点”的解决方案。

     

        “痛客”陈听和创客“蒋林毅”的行动,无疑是“痛客”和“创客”之间互相发生“反应”的正面典型。更重要的是,其做到了社会意义和商业价值的并重,这种接地气的创业正是中国真正所需要的。

     

        社会共治的新样本

     

        细细观察会发现,本次中国“痛客”大赛中,活跃着很多政府公职人员的身影,这是大赛组委会努力的结果。“痛客”大赛启动后,为号召公职人员积极参与“痛客”大赛,“痛客梦工厂”CEO陈东给贵阳市直属部门、区一级部门和国企做过多场培训,有时候一天四场,饭都顾不上吃。

     

        公职人员所提“痛点”大多源自平常的工作。一位食药监局的工作人员提了一个“痛点”:现在基层检测人员数量、技能和设备完全不足以应对现实需要,食品的安全问题怎么解决?

     

        来自贵阳国家高新区科技创新创业局副局长黄佑云也被发展为“痛客”。黄佑云所提的“痛点”为如何才能确保财政资金对科研项目的支持,能“好钢用在刀刃上”。黄佑云说,目前贵阳高新区总共有企业超过8000家,而且近三年每年的增速达到了2000家左右,其中以高新企业为主。为了扶持初创的高新企业,高新区每年投入专项扶持资金在5000万元左右,多的时候接近1亿元。这些资金如何分配,是一个不小的“痛点”。

     

        其实来自政府公务员的“痛点”还有很多,比如来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他们关注的是田间地头的食品安全监管难题,这个“痛点”直接来自于他们实际工作中遇到的情况。

     

        对此,贵阳市副市长高卫东强调了一个“社会共治”的概念,他认为“痛客”大赛中,很多政府管理领域“痛点”的提出,以及“痛点”解决方案的付诸实践,将在“社会共治”方面树立良好的典范。(本报记者 柳 路 本报通讯员 卢 伟)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