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12日 星期二

    鲁迅“沉入古代”的“暗功夫”

    ——谈鲁迅收藏的古砖及砖文拓本

    作者:黄乔生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12日 11版)
    永不休战(油画) 资料图片
    鲁迅藏大同十一年砖 资料图片
    《俟堂专文杂集》(编定稿) 资料图片

        中国近代新文学的杰出代表鲁迅,是一位精通古今、学贯中西的文化巨匠,其文学上的创新,是以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素养和广泛的异域文化借鉴为基础的。鲁迅参与新文化运动,倡导文学革命,翻译外国作品,人所共知。但鲁迅还有所谓的“暗功夫”,以十年时间“沉入古代”,其成就却不大为人所关注。

        鲁迅青年时代关注乡邦文献,校勘古籍的同时,还收藏古代碑砖及其拓本。他和二弟周作人陆续搜得古砖20来方。鲁迅到北京后,留在家乡的周作人继续搜集。《阿Q正传》中主人公的原型名唤阿桂,住在周家附近,靠打短工为生。无工可做的时候,就到处打听消息,当掮客。破落的大户人家等钱用,拿东西去卖,自己不好意思出面,就委托阿桂去办理。阿桂听说周作人收买有字的砖头,曾找过几块来卖给他,其中有一块永和十年的砖,相当名贵。

        鲁迅到北京以前的日记不存,到京后的日记对此项工作有不少记载。他搜集古砖及拓本,有的在市场购买,有的系朋友馈赠。据日记载,1915年10月27日,陈师曾赠给他“后子孙吉”砖拓两枚;11月6日,在琉璃厂买到“正光”砖拓一枚;12月5日,在琉璃厂买到砖拓十六枚。1916年9月19日,“陈师曾赠古专(通‘砖’。下同)拓片一束十八枚”。1917年3月25日,在琉璃厂买得砖拓二十一枚;10月5日,“季巿(许寿裳)持来专拓片一枚,‘龙凤’二字,云是仲书先生所赠,审为东魏物,字刻而非印,以泉百二十元而得之也。”此价格相当昂贵,是鲁迅买古砖拓本中少有的大投入。1918年5月23日,在琉璃厂德古斋买到恒农墓砖拓片大小百枚,价二十四元;9月27日,在琉璃厂买砖拓二十枚,花费二元。1921年9月8日,在琉璃厂买砖拓片二十六枚。至于实物,也偶有所获。1919年12月14日,“买专一枚,上端及左侧有字,下端二字曰‘虞凯’,馀泐,泉五角。”然而,几天后卖主反悔了,18日,“估人又取‘虞凯’专去,言不欲售,遂返之”;10月17日,他在琉璃厂还买到张俊妻墓砖三枚;12月31日,在琉璃厂得墓砖四块。1920年1月5日,鲁迅买了一块古砖,因怀疑是伪作,次日又调换另一款。

        与此同时,在绍兴的周作人仍在收购古砖及拓片,有的寄给鲁迅,如1915年7月28日鲁迅日记载:“晨得二弟信并‘河平’专、‘甘露’专文拓本各一枚”,9月6日,友人转来二弟的信“并‘马卫将作’专一块”,托人把砖和拓片从绍兴捎到北京,应该费事不小。1915年11月21日鲁迅“得二弟信并‘永和’专拓本一枚”,可能就是从阿桂手上买到的那块砖的拓片。又1918年7月13日,“午得二弟所寄专拓片一包……粘专拓”,这应该是收到家乡来件后初步的整理或修复。鲁迅有时也把自己在北京得到的拓片寄给二弟,如1915年10月30日寄周作人“后宜子孙”砖拓本两枚。

        周氏兄弟本来想编一本《越中专录》,可惜兄弟失和,鲁迅不得已搬出八道湾十一号寓所。他离开时只带走一块即大同十一年砖,其余皆为周作人据有。计划中的《越中专录》无法实现,鲁迅只好从自己所藏拓本中选出汉、魏、六朝出品170件、隋朝2件、唐朝1件,编成《俟堂专文杂集》,并作题记道:“曩尝欲著《越中专录》,颇锐意蒐集乡邦专甓及拓本,而资力薄劣,俱不易致,以十余年之勤,所得仅古专二十余及朾本少许而已。迁徙以后,忽遭寇劫,孑身逭遁,止(通‘只’)携大同十一年者一枚出,余悉委盗窟中。日月除矣,意兴亦尽,纂述之事,渺焉何期?聊集燹余,以为永念哉!”几句话写得沉痛悲愤。这本书鲁迅生前未付梓,1960年3月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全书分五个部分,每部分之前都有鲁迅亲笔编写的目录,在各拓本的名称之下注明该砖的收藏处、拓片提供者的姓名、古砖情况以及鲁迅对该砖真伪的看法。

        鲁迅从八道湾十一号寓所中拿出来的大同十一年(南朝梁武帝年号,公元545年)砖,长21.5厘米,宽17厘米,高8厘米,一边刻有“大同十一年作”,另两边有花纹,上下配有紫檀木盖托。鲁迅曾把这块方砖改制的砚放在书房“老虎尾巴”书桌上。该砖出土于浙江嵊县,系鲁迅的浙江嵊县籍学生商契衡于1918年所赠。鲁迅得到后拓出两份,自存或送人。

        在北京鲁迅旧居南屋会客室里,还曾放置过一块灰色扁方砖,其中一角缺损,砖上刻有“君子”二字,俗称“君子砖”。“君”字上面有一横,是汉代一种特别写法。该砖为汉景帝时河间献王刘德修建“君子”馆所用。据《汉书》载,河间献王“修学好古,实事求是。从民得善书,必为好写与之,留其真,加金帛赐以招之。繇是四方道术之人不远千里,或有先祖旧书,多奉以奏献王者,故得书多,与汉朝等”。河间王筑馆纳士,《三辅黄图》载其所筑馆名曰“日华宫”,后来日华宫旧址上出土的砖皆有“君子”二字,故称“君子馆砖”。同治元年张星鉴著有《河间献王君子馆砖记》,清末又有河间人李濬著《君子留真谱》,图影介绍,视为珍品。鲁迅特意搜求过此砖,1924年9月10日终于得见,日记载:“齐寿山为从肃宁人家觅得‘君子’专一块,阙角不损字,未定直(通‘值’),姑持归,于下午打数本。”还没有问明价格,不知道能不能入手,先打几份拓片留存。肃宁是河间的旧名,齐寿山是鲁迅在教育部任职时的同事和好友,原籍河北。他了解鲁迅的爱好,常留心古物,购买赠送或者介绍给鲁迅购买。鲁迅得到该砖拓片的喜悦之情或可从以下两件事上想见。9月21日,星期天,马幼渔来访,鲁迅赠以“君子”砖拓本,与同好分享;9月29日,鲁迅终“以六元买君子专成”,置于会客室几案,友朋共赏之。《俟堂专文杂集》列有“君子馆专”一项,收入拓片三张,一为正面“君子”二字,一为背面即鲁迅所说的“阙角”者,一为侧面花纹图案。

        鲁迅所藏砖文拓片中品相较好的还有:元平元年砖、马卫将作砖、海内皆臣岁登成熟道毋饥人砖、单于和亲千秋万岁安乐未央砖、富乐未央子孙益昌砖、后子孙吉砖、荷戈人画砖、车马画砖、骑者画砖、舞女画砖、好大王陵砖、龙凤砖、开元廿六年裴夫人元氏砖,等等。

        “砖文”的“文”,当然不单指文字,也有纹路、纹章的意思。鲁迅收藏古代金石拓片,兼顾图文。蔡元培对此深表赞同,视为独创,认为这些工作为后来提倡新兴版画开了先河。鲁迅曾计划撰写《中国字体变迁史》,为此广泛搜集材料,砖文自然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可惜,因为早逝,他的计划未能完成。

        鲁迅珍藏的砖文拓本600多帧,由北京鲁迅博物馆编为《鲁迅藏拓本全集·砖文卷》,即将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

        (作者系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