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13日 星期日

    代表委员履职记

    贵州省儿童医院院长束晓梅代表:切实提高儿科医生待遇

    作者:本报记者 鲁博林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13日 07版)

        “这是我第九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近些年来我一直呼吁要真正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这才是行业短缺的解决之道。”提到“儿科”这一话题,如今已从业30多年的贵州省儿童医院院长束晓梅代表,依然有许多话要说。

        儿童就医难、儿科医生短缺,长期以来都是困扰基层医疗状况的一大难题。“职业风险高、劳动强度大、劳动报酬低、医院不重视、家长不理解——诸多原因导致了儿科医生的流失。”束晓梅代表介绍说,在各大科目中,儿童用药量少,辅助检查少,收费项目少,“创收能力”明显低于其他科室。同时,儿科医生又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儿童起病急、变化快、从医难度大,这导致了许多医学毕业生不愿意从事儿科。

        以多年的从医经验为例,束晓梅代表讲述了身为儿科医生的窘境。“如果接到一个病危的孩子,经常要在床边守护一晚,忙着给患儿做生命体征检测,支持呼吸和心跳,诊疗用药。但是这样持续紧张地工作一个晚上,医生几乎得不到回报。原因何在?”束晓梅代表继而分析道,诊治的市场价值是根据设备、技术手段来衡量,人的劳动和付出没有得到重视——这才是症结所在。

        如今,国内许多省份的儿科都集中在县级以上的医院,县级以下基本由内科包揽。考虑到国内儿童数量庞大,作为临床医学四大学科之一的儿科,力量太薄弱。束晓梅代表说,近几年国家已经开始行动起来,恢复了儿科系的招生,也强化了儿科医生的培训,以“务实”的方式扭转行业生态。

        “我们不能只用精神鼓励和职业理想去缝补制度上的裂痕,解决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还要实事求是。”在束晓梅代表看来,“无论是从人力资源还是收费机制上,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都必须得到尊重。”

        (本报记者 鲁博林)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