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5年05月12日 星期二

    一家之言

    铸魂工程师不能忘记“我是谁”

    作者:田鹏颖 《光明日报》( 2015年05月12日 14版)

        “我是谁”,作为一个哲学命题似乎已经“老矣”。可是,如果放在“西方价值观”开始“行动”的社会背景下,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知道“我是谁”的问题便显得十分重要。

        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指出,“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前沿阵地,肩负着学习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的重要任务”。如果说做好高校宣传思想工作,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建设,是一项战略工程、固本工程、铸魂工程,那么,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就是战略工程师、固本工程师、铸魂工程师。这就决定了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天职”,只能是把自己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认同、政治认同、情感认同,转变成当代大学生的理论认同、政治认同、情感认同。否则,就是忘记了“我是谁”。真正能够做到永远勿忘“我是谁”,我们应当努力处理好以下三个重要关系。

        第一,勿忘“我是谁”,必须正确处理好“知”和“识”的关系。以往我们经常把“知识”当作一个词,用以表示或评价一个人的学问水平,但实际上,当我们把“知识”分解成“知”和“识”以后,便会立即发现,其实,两者确实存在着差别。所谓“知”,即“求真”,所谓“识”,则是“求值”。前者追问事实、真实,而后者追求价值和精神。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毫无疑问要求真、摆事实,但更重要、更根本的则是求得价值取向、信仰认同、精神境界。我们这样讨论问题,并不是说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不可以介绍包括西方在内的人类历史上积累下来的知识(体系),而是绝不能传播“西方价值观”,更不能让我们的大学生对“西方价值观”产生理论认同、信仰认同、政治认同。如果这样,那就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混淆甚至颠倒了“知”与“识”的关系,就弱化了我们的“政治意识、责任意识、阵地意识和底线意识”,就丢掉了做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根本。

        第二,勿忘“我是谁”,必须正确处理好“理”和“论”的关系。以往我们经常把“理论”当作一个词,用以表示或评价一个人的学术能力,但实际上,当我们把“理论”分解成“理”和“论”以后,便会立即发现,其实,两者确实存在着差别。所谓“理”,即条理、事理、道理,所谓“论”,即对“理”的说明、表达、求证,通过“论”以明“理”。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本来手里掌握着“理”,但更重要、更根本的是如何“论理”,即如何把本来“是理”、本来“有理”,经过“论”的过程,让大学生感到教师“有理”“在理”,进而展示和增强“理论”的魅力。因此,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育教学中,不是不能点评“西方知识”“西方观点”,但必须在论说、论证、论辩过程中,深刻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而不是相反。如果论得不力,辩得不明,反而把有理变成了无理,导致理不屈而词穷,那就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混淆甚至颠倒了“理”与“论”的关系,就弱化了我们的“政治意识、责任意识、阵地意识和底线意识”,就丢掉了做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根本。

        第三,勿忘“我是谁”,必须正确处理好“学”和“问”的关系。以往我们经常把“学问”当作一个词,用以表示或评价一个人的知识水准,但实际是,当我们把“学问”分解以后,便会立即发现,其实“学”和“问”确实存在着差别。一个人“学问”的水平,不仅在于“学”,而且在于“问”。如果没有“问”或不会“问”,那么“学”什么、如何“学”!因此,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问”比“学”更有价值。既要“问”学生,又要“问”自己。“问”学生,以启发其思考,引领其达到理论认同、政治认同、情感认同。“问”自己,就是“问”自己政治意识如何和学术功力怎样。诚然,一些从事其他学科的“专家”,有的以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政治性、时效性较强,是为了完成“说教”任务而不是为了追求所谓学问,因而不需要什么真的“学问”功底……如果业外人士的某些偏见或误解,我们还可以理解或包容,那么对于我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而言则必须认真追“问”:我们的学生最渴望从我们的课堂上听到什么和得到什么?我们教师自己究竟懂得什么和信仰什么?难道在人类知识海洋中,只有“西方知识”是学问,只有自如地运用“西方话语”才是有学问,而能够解决“中国问题”的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不是真学问?!如果我们对这些“问”给不出正确回答,那我们“学”什么和如何“学”的问题就难以解决,我们就可能让“西方学问”遮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真学问”“大学问”,就可能丧失我们时代的良心,就弱化了我们的“政治意识、责任意识、阵地意识和底线意识”,就丢掉了做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根本。

        由是观之,我们必须理性思考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职业(事业)的神圣性、战略性、基础性和未来性等问题,切实把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一门科学来对待,按照这门科学的要求,不断强化“政治意识、责任意识、阵地意识和底线意识”,坚定我们的信仰,坚持我们的学术追求,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一定能够讲出底蕴、讲出精彩。

        (作者单位:东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