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1年04月28日 星期三

    与爱丽丝一起走进量子物理世界

    李轻舟 《 中华读书报 》( 2021年04月28日   16 版)

        《爱丽丝漫游量子奇境》,[美]罗伯特·吉尔莫著,程心如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20年7月第一版,69.00元

        在谈“精神”多于论“知识”的时代,“掉书袋”未见得是一个贬义词。即便是对文艺作品而言,炫耀知识也未必不如讽喻世相。李汝珍《镜花缘》、钱锺书《围城》、贾德《苏菲的世界》乃至筒井康隆的《文学部唯野教授》,行文中各类知识典故的援引是理趣的保证,形成了别树一帜的叙事风格。

        幸运的是,数理背景的作者没有文艺家的负担,无论是否通俗,不谈具体知识的数理作品就是“耍流氓”,而故事情节或场景渲染是对表现力的加持,于是便有了道奇森(以“刘易斯·卡罗尔”为笔名)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及其姊妹篇《爱丽丝镜中奇遇记》、伽莫夫的《物理世界奇遇记》。——数学或物理的相关知识典故在他们的笔下自然而然地流溢出来。

        这本《爱丽丝漫游量子奇境》显然是在向道奇森的名著致敬。在作者笔下,“爱丽丝”从道奇森营造的数学与逻辑学世界跨界到了量子物理学的国度,展开了一场全新的奇妙旅程。在物理科普作品(相对论、量子论和宇宙论相关的“物理科普老三篇”为主)中,“奇妙”是一个高频词,表达的是一种异境感(对应于英文wonderland),它往往被表述或理解成相对于我们日常经验的定性。然而,并不存在脱离理念认知的单纯日常经验。奇妙与否,其实还是相对于受众固有知识储备而言。换而言之,世界本身无所谓是“经典的”(经典物理学规律支配的)还是“量子的”(量子物理学规律支配的),如作者在《前言》中说“量子世界就是我们身处的世界”,把这句话里的“量子”替换为“经典”,亦然。以今日你我普遍之数理知识储备,阅读开普勒、伽利略、牛顿、拉普拉斯、拉格朗日、哈密顿等人著作(或者相应的严肃普及作品),未必不会叹一声“奇妙”。而当你我潜心啃完那些被贴上“经典”标签的“老古董”时,再看普朗克、爱因斯坦、海森堡、薛定谔、狄拉克等等之所谓“量子物理”时,又未必会感觉有那么“奇妙”了——量子物理学不过是经典物理学在学理上的自然延续。

        当然,《爱丽丝漫游量子奇境》这样的普及性作品,或者用作者自己的话说是“一部关于量子物理学的寓言”,其第一义是激励起读者求知兴趣,为将来可能的系统学习或深入探索预留线索,故而不得不在知识的表述上做一些妥协,如作者自己所言:“我们能用生活中熟悉的情况打比方……即使这些类比可能并不准确。”而“寓言是一个加长版的类比,或者说是一系列类比”,这正是传播专门知识的方便法门。在这一点上,本书作者无疑是尽展其才(也得益于译者的译笔),将量子物理学相关的基础概念到延伸进展(早期量子论、量子力学及其诠释、量子统计、量子场论、粒子物理等等)一网打尽,类比迭出且情境丰富,娓娓道来又生动活泼。惟愿读者在求知的旅途上畅快自得,在合上本书时,能像故事结尾处的爱丽丝这般“朝着屋外绚烂的阳光欣然走去”——欣然重新审视“我们身处的世界”。

        与爱丽丝相伴的漫游是惬意的,这一路风光之美,美在一座座高耸的知识山峰。有心的读者不当止步于远观。你若不畏艰难,矢志攀登,便有望与山巅的牛顿、爱因斯坦诸君会合,与真正的知识为友,领略更壮丽的天地大美。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