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2020年度布克奖评选中的身份政治

    芮小河 《 中华读书报 》( 2021年01月06日   17 版)

        道格拉斯·斯图尔特及其作品《舒吉·贝恩》

        2020年布克奖的两位黑人评委玛格丽特·巴斯比与莱姆·西塞

        2020年决选名单作家及其作品

        2020年11月,英语世界最具声望的文学奖布克奖由44岁的苏格兰裔美国作家道格拉斯·斯图尔特(DouglasStuart)凭借其处女作《舒吉·贝恩》(ShuggieBain)一举夺得,进入决选的作品还有美国女作家黛安娜·库克(DianeCook)的处女作《新荒野》(TheNewWilder⁃ness),美国黑人作家布兰登·泰勒(BrandonTaylor)的处女作《现实生活》(RealLife),印度裔美国女作家阿夫尼·多希(AvniDoshi)的处女作《焦糖》(BurntSugar),以及两位非洲女作家——埃塞俄比亚出生的美国作家马扎·蒙吉斯特(Maaza Mengiste)的《影子王》(TheShadowKing)、津巴布韦作家兹齐·丹加雷姆加(TsitsiDan⁃garembga)的《哀悼之躯》(ThisMournableBody)。决选作品探讨了种族、同性恋、恐同症、性别和性别认同、贫困、阶级、无家可归以及气候变化等当下社会关注的问题。

        在2019年经历更换赞助商和遭遇布克奖基金会主席离任丑闻等事件之后,布克奖基金会试图在2020年翻开新的篇章,呈现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面貌。本年度,布克奖基金会组建了迄今为止最多样化的评委会。历史上,布克奖评委大多来自以伦敦为中心的英国文化圈,如英国高等教育机构、媒体、书评界、政界和影视文化界等行业内的卓有成就者,多数评委毕业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并且具有与英美文学相关的工作背景,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英国大学和文化机构精英们的文化价值观。直到2015年,才出现了第一位黑人布克奖评委埃拉·奥尔弗里(EllahAll⁃frey)。2020年,出生于加纳的前出版商、文学编辑兼评论人、黑人女性玛格丽特·巴斯比(MargaretBusby)受命担任评委会主席,惊险小说家李·柴尔德(LeeChild),埃塞俄比亚裔黑人诗人莱姆·西塞(LemnSissay)、古典文学学者和翻译家艾米丽·威尔逊(EmilyWil⁃son)以及族裔作家、评论家萨迈尔·拉希姆(SameerRahim)等担任了评委。评委会中破天荒出现了三位有色人种评委。这一身份多样化的评委会宣称,以推出“不为人知的、来自少数群体的声音,新鲜、大胆、引人入胜的故事”为荣。发掘非主流文学新声音、庆祝文学多样性成为本年度评选的主旋律。

        2020年,共有162部作品参评布克奖,在初选名单上的13部小说中,有8部是处女作,其中4部进入决选,连布克奖基金会的文学总监盖比·伍德(GabyWood)都承认这是一个“异常高的比例”。自1969年启动至今,今年是第一次布克奖决选名单上没有知名作家的作品,而且初选名单上的13部小说有一半以上为有色人种作家的作品。入选作家的民族、种族身份的多样性与评委会人员组成的多样化相关,正如一位文学奖管理人所言,“就族裔、种族而言,评委身份与其评选倾向有着一致性”。此外,初选名单上有9部为女作家的作品,其中4部冲入了决选,女作家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可谓一个奇迹,一改多年来国际文学奖一直存在的性别不平衡、男作家入选比例通常高于女作家的局面。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欧美出版业务量大幅度下降,新书发行大量延期,通常的新书巡展、文学节和作家到书店签售等促销活动被搁置甚至取消。在此情况下,布克奖格外受到关注,初选及决选名单轰动了英语文学界,其在推广文学作品方面的作用凸显,成为入选作家尤其文学新人最好的广告,甚至一些落选和未进入名单的作品也借评选制造的话题而扩大了传播范围。近年来围绕布克奖评选涉及的种族、民族和性别等身份政治的话题,如有色人种作家、美国作家、女性作家参评等,在今年讨论得尤为激烈。评委会推出的许多作品涉及当前西方社会的政治运动和社会矛盾话题,尤其在欧美国家此起彼伏的“黑人生命重要”(BlackLivesMatter)运动、反性骚扰(MeToo)运动影响下,文化界也发出了反种族主义、反性骚扰的呼吁,英美出版商和代理商积极出版由有色人种作家、女性作家等创作的反映时下问题的作品,抵制出版界中存在的种族和性别歧视,促进书籍出版的多样性。因此,2020年的布克奖名单反映了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文学生产导向,评审主席巴斯比指出,这些入选作品“代表了文化变革的时刻”。

        布克奖在历史上鲜少授予黑人作家,继1991尼日利亚的本·奥克雷(BenOkri)、2015年牙买加的马龙·詹姆斯(MarlonJames)、2017年美国的保罗·比蒂(PaulBeatty)等三位黑人作家获奖之后,2019年,英国的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Evaristo)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黑人女作家。有关黑人作家的认可问题再次引发了争议,评论者批评道,作为一位广受赞誉的作家,埃瓦里斯托早该得到认可,但她却不得不与前布克奖得主、白人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Atwood)去分享该奖项,这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种族歧视,降低了埃瓦里斯托获奖的含金量。在2020年评选中,久负盛名的英国本土女作家希拉里·曼特尔(HilaryMantel)止步于决选,而两位非洲女作家则破天荒同时升级进入决选,这在某种程度上既是布克奖对2019年颁发双奖造成混乱的矫正,也显示出其评选过程受到了身份政治的影响。

        在本年度布克奖初选名单上的13位作家中,有9位在美国出生或为美国公民,其中4位进入决选。布克奖名单再度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小说家主导地位的广泛关注。自2014年起,根据新的布克奖评选规则,美国作家获得参评资格,这在当时受到了一些英国作家和出版商的严厉批评,有关美国作家参评的争议多年来一直不绝于耳。2018年,英国30家出版商曾联名给布克奖基金会写了一封信,要求收回美国作家的参评资格,恢复布克奖的英联邦特色。虽然2020年度入选名单因包含了各种不同的文学新声音而受到称赞,但也遇到了相当多的质疑声,人们对英国作家的缺失表示担忧,例如,英国《电讯报》就哀叹道:“布克奖已经抛弃了英国。”

        获奖作家斯图尔特是决选名单中唯一与英国有渊源的作家,他成长于苏格兰,后移居美国。斯图尔特指出,自己的获奖意味着人们“开始听到并能够尊重不同的声音”。《舒吉·贝恩》的叙事包含了来自格拉斯哥、工人阶级、同性恋这些代表边缘地区和少数群体的声音,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一个工人家庭长大的同性恋男孩舒吉的故事:他的母亲因生活艰难借酒浇愁,不幸沦为酒鬼,舒吉在试图解救母亲的同时还得应对青春期因个人性取向而遭遇的困境。这部小说具有一定的自传性质,斯图尔特解释道,酗酒是困扰他整个童年的幽灵:“我差不多从八岁起就照顾我母亲,我也经常是她唯一的朋友。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有点像她的配偶或伙伴的人,因为酒精中毒或成瘾的人可能会令人难以置信地孤立。”在英国媒体上,《舒吉·贝恩》在六部决选作品中夺冠呼声最高,其获奖可谓众望所归,这对试图保持布克奖的英国特色的人来说可算是莫大的安慰了。

        布克奖设置的目标是发掘年度“最佳”英文小说,但是布克奖管理规则没有明确规定评选“最佳”小说的标准,这给评委们留下了发挥个人权威的空间。每一年布克奖评委会的成员都会发生变动,因此评比标准就可能因评委的评选角度不同而变化。从2020年度的评选来看,与之前评委会主要基于文学审美的标准、意在遴选传世的文学经典之作的追求不同,本届评委会将文学品质与作家探索话题的时效性以及作家的非主流身份等关联起来,将文学新视角和多样性作为文学品质的标志,意在将有关文学奖的文学话题引入当下文化政治讨论的日程中,以扩大文学作品的影响范围。身份政治极大影响了评价标准,邀请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线出席颁奖晚会也强化了这一点,奥巴马称:“小说的力量让我们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理解他们的斗争,想象解决复杂问题和影响变化的新方法。”他对布克奖的赞扬肯定了评委会在评选中突出文学的社会功能、文化功能的努力。然而,布克奖对身份政治的关注会不会因此淡化了基于作品的文学性的文学审美标准而导致获奖作品文学品质的下降?这个问题目前暂时还无解,可以预见的是,有关有色人种作家、美国作家、女性作家参评等话题将在今后一段时间继续成为热议的焦点,为布克奖制造话题,引发公众关注。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