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0年11月04日 星期三

    成人存在于物质现实中,儿童却自在游历于精神现实中。

    “幻野故事簿”:当童年进入童话原野

    李利芳 《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11月04日   16 版)

        汤汤

        《汤汤幻野故事簿》(3册),汤汤/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年4月第一版,24.00元/册

        十余年来汤汤及其童话的出场,为我们思考儿童文学的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提供了较好的启示与借鉴。汤汤受到特别瞩目的是其2009年发表的《到你心里躲一躲》,该作以儿童能接受的方式生成人与其他生灵共存的世界,为儿童尽可能创造出情感对话的审美空间,同时在其中智慧地渗入人类赖以生存与绵延不息的基本精神资源,这是汤汤童话写作的艺术旨归。汤汤在早期童话中引入了“鬼”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概念,写了灵气十足的“鬼童话”系列,实际上这是她在自觉打开一片特异性的想象空间。儿童文学写“实”易,写“虚”难;贴着地面行进自如,插上翅膀飞翔费力。汤汤是一位对想象力意识很自觉的作家,无论是具体作品还是创作谈,都能感觉到她是一位始终把满足并引领儿童想象力作为中心任务的作家。而且随着对创作探索的愈加深入,她在想象力空间把握的自由度与儿童主体性意识凸显层面也愈加游刃有余。

        早在成名之前,汤汤的创作也经历了较为艰苦的探索,她是在反复的艺术磨炼中获得自我超越的。她找到的是一条始终立足自己的母体文化而创作的童话道路。2015年,汤汤完成了“南霞”村庄中一个叫作“土豆”的乡村小女孩的奇幻童年系列童话。这个系列深植于中国乡土的童年经验、传统文化、民间文化,在孩子与辽阔自然的对话中张扬童话的想象力,努力照亮儿童广阔的内宇宙世界。

        汤汤不会按照“现实”本来的面目去临摹与复制一种文学给孩子,或说她不满足于对既有自然与人文资源的直接拷贝,她喜欢的是遵循着人的生命能量与精神宇宙中最富跳跃性与创造性的那一脉络,去为孩子们写出世界的“另一面”。而在这另外的世界中,与儿童每天在一起的是整个大自然,是有生命或没生命的物在,以及很多在想象视域中存在的生命。汤汤让一切不可见的、创造的想象物具象化了,而使得这一切富有生气的终极力量就是儿童的能动性,他们不竭的好奇心与行动力,以及作家对于世界的一些核心价值命题的持续思考与表达。

        “土豆”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乡村小女孩儿,但汤汤却为她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想象力王国,她是主宰那个世界的主人,那是属于她的梦想天地。童话以懵懂的原始思维、非凡的想象力为儿童赋权,呵护滋养他们初生的情感与精神的翅膀。汤汤知道,“成长”不可能只在南霞村完成,“土豆们”迟早要汇入的是整个世界,在象征层面上看那是广阔无际的幻野大地。幻野之大,大在童话的野心,汤汤显然在一直突围其创作空间,而内生的根本动力是拓宽中国儿童的精神成长空间,在无限的不可能中创造可能。于是,汤汤又开始了一个新系列的书写,总题为“幻野故事簿”,主人公换成了小女孩儿“青豆”,再加一只山羊,一只母鸡,他们将会在流浪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进入幻野世界是童年的特权,因为成人的想象力已然被世俗磨损而缺失离开现实的激情与能量。成人存在于物质现实中,儿童却自在游历于精神现实中。儿童文学作家要做的,就是以卓越的审美智慧为孩子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想象资源。“幻野故事簿”创造出童话的新原野,在其中,女孩青豆与她的好伙伴们自由地随性行走。他们路遇千姿百态的生命世界,目睹各种主体被“压迫”“捆绑”的存在困境,自己也会经常性地被“恶”势力控制,或迷失自我。但他们自始至终是精神独立的,他们高唱着自己的《流浪的豆菜花之歌》,永远满怀希望寻找家的方向。

        汤汤长于在童话中作“具身化”的审美表达,因为儿童的心智和认知总是与其具体的身体密切相关,因此文本中人物的“身体之真”与“身体感受之真”是赢得儿童读者共感的物质基础。幻野是一个完全陌生化的世界,其中出现的生命形态需要作家以想象力去塑形,需要通过汤汤的文字被“具身化”。汤汤具备创造一种新世界与新生命的能力。“眼泪鱼”“空空空”“小青瞳”,首次推出的三本童话中的这些童话人物,都是从日常生活细节中生长出来的奇趣人物,其瑰丽斑斓的生命色彩让人震惊。加上插画作者以浓丽的民族画风所作的艺术诠释,令这些人物与他们的生活世界充满了幻野的质性魅力。

        生活的感受全在于“我”必在其中,读者从文学的阅读中获得的体验是替代性的满足,即通过主人公的具身体验,读者“我”以同情、共感的路径同时获得满足。这是一个知、情、意、行高度融合的过程,也是文学艺术影响人的精神世界的玄妙之处。汤汤的文字能力就在于她能生成一个虚幻世界,并把它写实、写真,幻想文学的本质魅力即在于此。

        但汤汤并不认为故事是被她“写”出来的,因为青豆的故事早已被写入“幻野故事簿”,青豆闯入幻野只是去还原自己的故事。智慧的汤汤设置了一个书中书的结构,其中充满了她对于生命主体性与人类存在境遇的隐喻表达。个体在世进程原就是“文本”的,“故事”的。就像幻野中的各种存在,虽经历与命运千差万别,但一旦让汤汤抽取了他们的主体性,我们惊讶地发现,所有的小故事其实都在讲一个人类的大故事,那就是对“我是谁”的反复发问与回答。因此,“幻野故事簿”书写的是全人类的故事。

        幻野内深藏着无数的生命与可能,汤汤以想象的力量带领孩子游历人生,体验宇宙,启迪他们对生之奥妙作出自己完美的答卷。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