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0年06月10日 星期三

    本期导读

    《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06月10日   01 版)

        读书报6月图书推荐榜

        (详见9版)

        喝酒时的汉语半醉半醒

        古人今人都会说到喝酒时的豪情与快意。确实,原本豪爽的人,会因酒更豪爽;原本沉闷的人,会因酒而豪爽。这都是借酒消愁或助欢的例子,压抑会在瞬间释放,痛苦会在瞬间消失,欢乐会在瞬间极致,但在酒醒之后甚至在未醒之前,许多东西渐渐还原了。我自己也特别会被酒席上欢乐的景象感染,所谓酒疯子,其实都是正常的人。这世界有许多找乐的方式,喝酒是最简单的,喝酒形成了一个实在而虚幻的世界。但我一直不敢多想的问题是,我们有多少压抑是被酒释放出来的?我们有多少快乐是被酒刺激出来的?我们有多少友情是被酒浇灌的?甚至我们有多少错误是酒后犯下的?如果没有酒,我们的压抑是多少,快乐是多少,友情是多少,错误是多少?这应该不是哲学问题。如果不是哲学问题,喝酒可能只是生活的一种修辞方式。

        (详见3版)

        “我坐在厦门的坟中间”印入《坟》了吗?

        鲁迅离开厦门大学去广州之前,曾于1927年1月2日到位于南普陀的公共坟场拍下一组照片。当天日记记有:“下午照相”。当时鲁迅拍了两张单人照,一张合影。单人照片里的鲁迅,坐在洋灰的坟的祭桌上,前面是丛生的龙舌兰,即芦荟。他给许广平写信说自己“像一个皇帝”,因为龙舌兰在北京只有皇宫御苑里才有;在赠给章廷谦的同版照片上,鲁迅题写了“我坐在厦门的坟中间”;合影则是与林语堂以及泱泱社成员一起拍的,鲁迅明显处于C位,被文学青年簇拥,还靠在一个有“许”字的墓碑旁,留给后人无限遐想。这一组相片因为以坟为背景,一直为世人所瞩目,并被认为是鲁迅为杂文集《坟》的出版而摄。史实果真如此吗?

        (详见5版)

        冲突、对抗和混乱塑造了纽约

        2020年3月纽约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沦陷,昔日的世界经济中心成为美国疫情重灾区。如果考虑到纽约在美国公共卫生史上的独特地位,着实令人唏嘘。历史上,这座城市在全国最早建立了永久性公共卫生机构;最早运用细菌致病理论创设医学诊断试验室;众多新型卫生措施曾在这里最早实践;它在美国的天花、白喉、肺结核等传染病战役中长期居于领头羊地位……当前随着纽约疫情消息铺天盖地传来,人们不禁感叹,这座承载美国人骄傲的首位大都市何以面对危机如此不堪。学界对纽约历史总是兴致盎然。美国著名城市史家杰克逊?肯尼思曾言,目前关于纽约史的研究著作已超1万部,自20世纪90年代起,平均每年有近百部相关成果问世。

        (详见10版)

        郭湛波《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版本考证及遗著整理

        1949年郭湛波先生去台湾后,虽然担任公职,但仍不忘著述,完成了《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补编》等著作。到了1966年12月,经美国芝加哥大学远东图书馆推荐,香港龙门书店在印行《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补编》时,与正编合梓一同出版。香港龙门书店印行的“正补合梓”版,我收藏有两种版本:一本更名为《近代中国思想史》;另一本是新近从孔夫子旧书网购得的,封面仍用原名《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不过,两种版本的版权页完全相同,印的书名都是《近代中国思想史正补合梓》,出版日期也相同,都是“一九六六年六月印刷,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发行,一九七三年元月再版”。以上两种版本,只有封面和书脊所印书名不同,内容和版权则完全相同。1973年3月,龙门书店又出版了郭湛波先生的一部同名著作。只要认真对勘就会发现,1973年3月初版的《近代中国思想史》与1973年1月再版的《近代中国思想史》“正补合梓”版,无论体例还是内容都有很大差别。

        (详见18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