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李普曼:局中人里的旁观者

    余叶子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9月04日   19 版)
    《公共舆论》英文版书影

        著有《美国外交政策》《冷战》《政治序论》《公共舆论》《孤立与联盟》《新闻与自由》等的沃尔特·李普曼,在美国政界和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曾担任过12位美国总统的顾问,获得两次普利策新闻奖、总统自由勋章和纽约市授予的最高荣誉青铜奖。作为20世纪美国著名的新闻评论家、政治学家、报刊专栏作家、传播学史上最具影响的学者之一,李普曼的真正伟大之处在于,他努力突破其所处环境的影响,始终保持清醒独立,不轻易依附于任何人甚至政府,敢于就任何事情发表批判意见,竭力还原真相,致力于社会进步。在其三十余部著作中,1922年出版的《公共舆论》最具影响力,标志着舆论学的诞生,推动了现代传播学的建立与发展。

     

        《公共舆论》涉及的主题宏大深刻,援引例证富厚驳杂;而李普曼从人和社会的切实经验出发,将看似枝蔓牵连、实则密切相关的种种领域和行业穿引于全书中,其态度多维开放,文思跳跃跌宕,语言清醒练达。李普曼远瞩高瞻,从外部世界和内在机理的不同维度抽丝剥茧,逐渐展现了公共舆论的真实面貌。外部世界广阔精密,我们想单凭亲身经历去求索真相无疑是异想天开,而完全倒向他人经验又难免囿于成见、失之偏颇。于是终其一生,人们都在局促与空旷、事实与假象之间徘徊游离,寻觅探索。

     

        李普曼在《公共舆论》开首就援引了柏拉图《理想国》中的一段话,描绘了以下情境:人们居住在一处地穴里,唯有洞口透进一线天光;他们自小生活在此,手脚和颈项都被链条牢牢拴住,无法动弹,不能转头,连眼睛也只能看向前方。他们身后稍远处,悬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火把与囚徒之间隆起一条路,定睛细看,路边还竖着一道矮墙,就像木偶戏演员面前遮挡的幕布,仅露出木偶在后面表演。在墙的另一边,人们头顶器物走来走去,器物的影子被火光投射到囚徒面前的墙壁上,人们的嘈杂声也回响到墙壁内囚徒们的耳朵里。这样一来,囚徒们一生的经历或感受便只有这些影子和回声。在这种情况下,囚徒把影子当成现实,他们能够谈论的,就是这种“现实”以及对这种“现实”的体验。

     

        李普曼引经据典、旁搜博采,生动贴切地阐释了外部客观世界与人类脑海影像关联的本质。其实人们一直是囚徒,不同程度地被外部或内在的因素所制约。在生生不息、广袤博大的世界上,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时期的狭小空间里:马不停蹄地劳作、反复单调的家务、劳力费心的孩子、味同嚼蜡的食物、摩肩擦踵的拥挤、不绝于耳的噪音……,多数人忙于应付目不暇接的琐碎,鲜有时间和精力跳脱压力去接近真相。而一些养尊处优的人虽免于生存的焦虑,却拒绝走出熟悉的舒适区,对宽广的外部世界和复杂的事实真相既没野心也无兴趣。剩下清醒的少数人又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势单力薄地认识世界的全貌。同时,劳动分工、经济收入、精神面貌把个体分门别类地自动划入不同的圈子。同一社会群体里,相似的人生态度与生活诉求拉近彼此的距离,人们的观点受到家庭传统的影响并潜移默化地灌输给子孙后代;而不同的社会群体之间有着微妙朦胧的陌生疏离,有着难以轻易突破的界限壁垒。人们的活动范围和交流互动往往决定了人们更关注什么、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体验什么。另外,对外部世界的了解依托于各种媒介信息,人们可获取的事实真相是不全面的,因为不同时期、不同目的的保密标准和审查制度下,决策者与媒体人出于特定意图会对信息进行审查与筛选。最后,原本已备受减损的真相再经过远远滞后于人们思想本身的言语表达与分析理解,不同个体对此形成的认知难免千差万别。

     

        外部世界清晰或混沌地反映于人们的主观世界,人们选择性地与外部世界产生连接。只有特定的事件才足以引起不同群体的关注并令其做出反应,从而使人们自动扮演事件的评判者,充当公共舆论的生产者,由此也就成为公共舆论的局中人。无论是M.让·德·皮埃尔弗笔下众人眼里的霞飞将军,还是参议员们热烈讨论的报纸上美国海军登陆达尔马提亚海岸的新闻,不同的角色在舆论传播的过程里产生了不同的影响。舆论既建构也毁灭,被舆论的洪流截获的就不会被放过,不管是个体境况还是大型事件。1994年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的获得者让凯文·卡特,因1993年拍摄的照片《饥饿的苏丹》而成名,也因照片公布以后的舆论讨伐和道德审判而诀别人世。照片引起的舆论将他推至风口浪尖,多数人责怪他当时选择按下快门而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施救,放任饥不择食的秃鹰靠近瘦骨嶙峋得奄奄一息的女童,斥责他“以别人的苦难谋生,还以别人的苦难获得荣誉”。

     

        当然,刚果的战争,乌干达的难民,或亚洲经济震荡都不是问题,直到这些问题越过边界,绵延到欧美境内以及更加广泛的地区,它们才成为了世界的问题和危机。同一事物可以呈现出无数的形态,很多时候,人们常常麻木不仁、漫不经心,因为事无巨细地追根刨底会让人筋疲力尽。人们可以触及或亲身检验的东西非常有限,接受来自外界的信息,依赖舆论与想象来虚构头脑中的世界便成了自然选择。人们之所以不愿意摒弃固定成见去更客观地观察世界,除了省力亦另有其因,固定成见与人们惯常的能力、品位、喜好和期待一致,像旧鞋子一样舒适妥帖,是个人习性的核心,不仅为混乱的世界带来秩序,也为人们认知世界带来捷径,它保护着个人的自尊、捍卫着个人的社会地位。因此,在科技发达、媒介多元的今天,人们毫不费力便可成为公共舆论的制造者、传播者、跟风者,就着原有的固定成见和虚拟构想讲是说非、不求真相、不计后果,轻而易举混迹在公共舆论的声浪中,理所当然地成为公共舆论的参与者。正是因为虚构的范围无所不至,公共舆论的盲点也为更多不同意图留下了空间,而囿于个人成见、乐于道听途说、散播传言的参与者便成了各种目标的局中人。

     

        人以何种方式去想象世界,影响着他在某个特定时刻产生怎样的感受,决定何种努力方向,怀揣什么样的希望,即使并不能保障最终的成功。虚构之见模糊真理与谬误、事实和虚构、报道和幻想的界限,并误认为其具备相当的可信度。有些线索常常有助于人们察觉固定成见中虚假的绝对主义,比如空间、时间。如果人们能亲历事件的现场,或许霞飞将军并不是M.让·德·皮埃尔弗笔下众人眼中那样英勇善战、魅力无比;或许美国海军登陆达尔马提亚海岸的新闻另有其因;或许凯文·卡特本可定格更多让人震撼的影像画面……

     

        遗憾的是,即使时间公允平静,我们也不能挽回在公共舆论里失去的一切。只有认识到现实的复杂性和人类自身的局限性,我们才能了解自己的无知,觉察固定成见的桎梏,然后以一种谦卑的心态去重新审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调整真实的世界与头脑中的世界之间的距离。深入了解周围事物,主动弱化价值判断,突破原有的立场与潜在的偏见,清醒独立地旁观并谨慎负责地思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接近真相。毕竟真正构筑社会的不是对外部世界视而不见的人,也不是没有任何立场的人,而是同世界建立了各种联系、积极参与社会互动的理性且智慧的个体、群体。李普曼的高超之处在于,他对公共舆论的探讨摆脱了阶级局限,而是从人类的普遍性出发。只有当我们习惯于把自己的观点看作由成见而得的局部经验时,我们才能真正宽容不同的呼声,成为公共舆论里清醒独立的旁观者。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李普曼对战争中公共舆论问题的关注,他指出,公众信息匮乏、个人成见狭隘导致了公众舆论的模糊与脆弱,政府宣传机器遮蔽真相误导了公众,报纸无法展现事物的真正面目,等等。但他并未放弃解救之道:“如果我们既没有胆怯,又没有狂热到终于满腔怨气举手告降这种令人刻骨铭心的程度,没有因为对人类未来丧失信心而放弃长期打算,我们就有可能会做得更好。”

     

        舆论究竟让世界变得更清晰还是更复杂?我们似乎一时难以辨析。“每个人都幽禁在自己的意识里。”无论你是总统还是杂货部店员,不论你在决定关乎世界格局的大事,还是仅仅在选择晚餐需要用到的食材,你都带着你的固定成见去做决定,去生活。“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在这个幻象丛生的世界,我们或许只能谦卑冷静地观察分析,尽可能耐心宽容地去审视、修订我们的认识。我们承认在浩瀚的时空里,期待人们在社会活动中总是揭示真相无疑困难重重。但我们也会发现,精密复杂但又条理井然的社会生活模式既不是设计,也不是发明的结果,而是诸多推测与实践相互作用、优胜劣汰、逐渐积累后形成的“精妙平衡”。

     

        即使无法绝对剔除固定成见对舆论源头的牵制,也不能彻底改变切身利益对舆论流向的影响,但至少李普曼与《公共舆论》唤醒了公共舆论场里局中人与旁观者的深层认知,指出了公共舆论传播过程中人们应该秉承的姿态。在他的时空里,他试图突破所有混沌、竭力跳脱可能的限制,始终保持内心的清醒独立,深刻探究舆论的本质,为人们系统关注“舆论”提供了理论依据,为后世深化对“舆论”的认知奠定了重要基础。人们心服首肯地赞誉他,也断章取义地抨击他。若公允地为他挂上勋章,那上面应该是:李普曼,舆论场内芸芸众生间的局中人,舆论场外超群绝伦的旁观者。(作者单位: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