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6年06月29日 星期三

    像心理学家一样思考

    彭呈军 《 中华读书报 》( 2016年06月29日   10 版)
    《心理学》(第三版),[美]丹尼尔·夏克特等著,傅小兰等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5月第一版,168.00元

        下面哪些说法是错误的?

     

        1.我们只用了大脑的10%。

     

        2.丰富的环境刺激有利于学前儿童的大脑发育。

     

        3.不论是听觉式学习、视觉式学习还是动觉式学习,只要个体采用自己偏爱的学习方式来接受信息时,学习效果就会更好。

     

        如果你选择了第一个,恭喜你!我们只用了大脑的10%的想法明显是错误的。尽管它充斥在大众文化中,甚至在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之间也有流传,以至于被人们看做是“10%神话”。你赞同另外两个说法吗?如果赞同,你就掉入了陷阱。这三个说法都是错误的——至少没有科学证据证实。更不幸的是,你并不是唯一答错的。

     

        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你以为是这样的,而新的心理学研究表明其实是那样的。比如:“观看暴力电影会增加社区暴力。”“一朝是骗子,永生是骗子。”

     

        面对生活中纷繁复杂的情景,我们该如何思考?科学会不断带来新的证据,发展出新的理论,心理学的知识体系非常庞杂,什么是最重要的?心理学是这个世界里最让人感兴趣的一门学科,那么,为什么心理学教科书不能成为学生背包里最有趣的东西呢?

     

        哈佛大学四位知名心理学家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传统上我们过于关注事实性知识,而疏于学习如何对这些事实加以思考——如何去检验它们、质疑他们,如何去权衡科学研究提供的各种证据。

     

        所以,他们认为在写书的时候应该引导人们形成一种“像心理学家一样思考”的思维,同时他们还考虑:既然心理学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感兴趣的学科,那么,心理学教科书为什么不能成为学生背包里最有趣的东西呢?

     

        这四位让人肃然起敬的学者——丹尼尔·夏克特,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心理学系前主任,哈佛心理学系历史上少有的“讲座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全球知名的“快乐教授”,他的著作《撞上快乐》被译成25种语言,开设的“哈佛幸福课”,是受欢迎的哈佛课程;丹尼尔·韦格纳,对于思维抑制与意识控制的研究享誉心理学界,“白熊实验”已经成为心理学最经典的实验之一;马修·诺克,麦克阿瑟奖获得者,是自我伤害行为研究领域的世界领先学者——重新“把自己当作读书的学生”,以写一本读者喜欢的书为目标,成就了这本书:哈佛大学版《心理学》。

     

        这是四位处在现代心理学金字塔塔尖的人物,他们在书中致力于去讲述心理学的故事——去整合内容而不是单纯地罗列,去展示想法而不是单纯地描述。关注心理学的最新科研进展,希望学生们能够意识到,心理学不是博物馆里的一件展品——心理学并不只是对过去事件的收集,同时也包含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件。

     

        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作者们明确提出,书中除了给读者提供心理学经典内容与最前沿地带的完整画面,最重要的便是“批判性思考”。心理学研究有两个主要部分:发现人们做什么(观察),发现人们行为表现背后的原因(解释)。在哈佛大学版《心理学》(第三版)开篇,作者们提出了批判性思维/解释过程中两个最常见的敌人——看到我们所期望的或者想看到的,以及忽略我们没有看到的——从进化的角度看,这两个思维习惯是有助于人类生存至今的。虽然这两个思维习惯最早是由天才哲学家培根所提出,但作者们在整本书中,不断用心理学的研究印证并提醒着读者。

     

        当给两个人呈现相同的证据,他们经常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都被介绍一个名字叫做汉娜的小女孩。一组参与者被告知,汉娜来自于一个富裕的家庭,另一组被告知汉娜来自于一个贫穷的家庭。所有参与者随后都被呈现一些表明汉娜学习能力的证据(尤其是,他们观看一段汉娜参加阅读测验的视频),然后请他们给汉娜打分。尽管给所有参与者观看的视频是完全一样的,相对于那些相信汉娜来自贫穷家庭的参与者,那些相信汉娜来自富裕家庭的参与者给她的成绩的评分更加正性。而且,两组参与者都通过引用视频中的证据来捍卫他们的结论!类似的实验表明,当我们仔细考虑证据时,我们看到什么取决于我们期待看到什么。

     

        并不仅仅只是我们的信念给我们看到的证据染上它的色彩。我们的偏好和偏见、我们的自负和憎恨,我们的愿望、需要、渴望和梦想也会如此。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呈现给参与者一些关于死刑效力的科学证据。一些证据表明死刑可以对犯罪起到震慑作用,一些表明不会。参与者会如何利用这些混合在一起的证据?那些原先支持死刑的参与者变得更加支持死刑,那些原先反对死刑的参与者变得更加反对。换句话说,当呈现给他们完全相同的证据时,参与者看到了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结果更加确信他们起初的观点。后续的研究表明,当请科学家评价一些科学研究的品质,这些科学研究要么证实这些科学家相信的观点,要么推翻他们相信的观点,这时也发现了相同的模式。

     

        我们的信念和愿望也影响我们优先考虑哪些证据。大多数人都会和那些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人在一起,这就是说我们的朋友和家人非常可能更加肯定了我们的信念和愿望,而不是挑战它们。研究也表明,当有机会搜寻证据时,人们偏向于搜寻那些证实他们信念、满足他们愿望的证据。更重要的是,当人们发现了证实他们的信念、满足他们的愿望的证据,他们一般就停止搜寻,但是当他们发现那些反对的证据,他们会继续搜寻更多证据。

     

        我们对我们看到的证据深思熟虑,却忘了那些我们没有看到的证据。弗朗西斯·培根曾宣称“对看不见的事情,我们根本不注意或者只给予一点儿注意”,并且他辩论道这个自然的倾向是“人类认识的最大障碍和偏差”。

     

        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玩一种游戏,游戏里呈现给他们一套三字铭,也就是三个字母的组合,例如SXY、GTR、BCG和EVX。在每个试次里,实验者指向一套三字铭中的一个,然后告诉参与者这个三字铭是特殊的一个。参与者的任务是弄清楚这个特殊的三字铭的特殊之处是什么。参与者需要经过多少个试次才能弄清楚?这取决于这个三字铭的特殊特征。对于其中一半参与者,如果这个特殊的三字铭总是包含字母T,这些参与者需要看大约34套三字铭才能弄清楚三字铭的特殊之处。但是,对于另一半参与者,特殊的三字铭总是不出现字母T。这些参与者需要多少个试次才能弄清清楚?他们永远也弄不清楚。永远。这个研究告诉我们的是,我们很自然地考虑那些我们看到的证据,但是从不,即使有的话,也是极少考虑我们看不见的证据。

     

        忽略缺失证据的倾向会导致我们得出各种各样错误的结论。归根结底,如果批判性思维或者解释过程的第一步是质疑你所看到,那么第二步就是仔细考虑你所没有看到的。科学并不是认识世界的绝对可靠的方式;它只是比其他方法更不容易犯错。科学是人类的事业,而人类容易犯错误。

     

        为了写这本《心理学》,作者对讲授心理学导论课程的784位教师做了调查(这很了不起哦),请他们列出学生们关于心理学最常见的误解有哪些。结果是,当学生们第一次来到心理学课堂时,他们通常都带着一些关于心理学的想法,然而,这些想法绝大多数都是错误的。人们看到他们期望看到的,极少考虑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的事情——来源于进化的这两个思维习惯,造就了很多朴素但是错误的心理学想法。以此为基础,书中特设了一系列“转变观念”问题,读者会在每一章的最后看到这些。这些问题首先会设定一个误解可能出现的日常情境,然后要求读者使用本章刚刚学到的科学知识来纠正这些谬误。比如这个:

     

        你所在国家的一名参议员正在支持一项议案。如果该项议案通过,将会对闯红灯的攻击性驾驶员处以数额巨大的罚款。你的一个同学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教科书已经教给了我们很多关于惩罚和奖励的知识。这很简单。如果我们惩罚了攻击性驾驶员,开车闯红灯的数量将会下降。”你同学的观点是正确的吗?新的法规会适得其反吗?有没有另外一种促进安全驾驶的行之有效的措施?

     

        基本上任何一本心理学入门书里都会有关于惩罚和奖励的知识,但鲜有如此机会让读者直面现实问题,挑战自己的心理学思维,像心理学家一样思考。正所谓“知识不是力量,思考才是”。我觉得这是哈佛大学版《心理学》的独特之处,也是作者们的高明之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