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0年09月15日 星期三

    有关李建成鸩毒事件的种种

    倪冰 《 中华读书报 》( 2010年09月15日   15 版)

        《资治通鉴》在讲到隋末唐初的选文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记载,说的是太子李建成鸩毒秦王李世民的事情,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原文中是如何记载的。

        “建成夜召世民,饮酒而鸩之,世民暴心痛,吐血数升,淮安王神通扶之还西宫。上幸西宫,问世民疾。 后又与元吉谋行鸩毒,引太宗入宫夜宴,既而太宗心中暴痛,吐血数升,淮安王神通狼狈扶还西宫。建成等召秦王夜宴,毒酒而进之,王暴疾,吐血数升,淮安王扶掖还宫。帝问疾,因敕建成: ‘秦王不能酒,毋夜聚’。” (《资治通鉴》卷191,高祖武德七年甲申,第2312页)

        大致意思是说兄弟三人一起喝酒,建成下了毒药,世民忽然心中暴痛,吐了几大口血,他们的叔叔李神通连忙把他扶回西宫去了。这件事惊动了李渊,李渊不轻不重的说了李建成两句。

        此事普遍被考证为贞观群臣作假。原因如下:

        1)李世民与李建成矛盾已然激化到无可收拾,两大阵营剑拔弩张,频频发生冲突,如何又有聚宴之理?

        2)即便聚宴,李世民又如何敢饮鸿门之酒?

        3)更滑稽的是,喝了鸩酒又居然不死,难道李世民内功深厚到“吐血数升”即可的地步?又或李建成一时糊涂,从黑市上买来了伪劣产品?

        4)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吐血数斗”的李世民,两三天后在玄武门前生龙活虎,力挽强弓射杀了长兄李建成!(玄武门事变为6月4日)

        以上文字引自方连辛《史官杰作》一文,但普遍被人接受,似无异议。

        然而再让我们仔细来看看这件事情,就会发现还存在不少疑点。笔者相信李世民喝毒酒后吐血这件事情一定发生过,因为李神通就是见证,并且惊动了李渊,他亲自跑来探问儿子的病,周围太医围了一大堆,这是不可能装假的。我们就来看看认为群臣作假的原因的破绽。

        对于方老师给出的第一点,李世民与李建成、李元吉怎么说也是亲兄弟,虽然两大阵营对峙,但是表面上的和气还是必不可少的聚宴作为应酬,自然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第二点:李世民与建成的聚宴怎能和鸿门宴相提并论呢?李世民在喝酒的时候并不会知道酒里有毒。

        对于第三点:笔者闻,人中毒是否会有生命危险跟毒药的性质、剂量有很大关系。如果李世民毒药吃得不多,医治及时,也许问题就不大了。 

        对于第四点:资治通鉴里面说鸩毒事件发生在丙辰六月,在突厥寇兰州之后一年,离宣武门之变仅天把之隔。新唐书里面鸩毒事件记载发生在突厥寇边之前“俄而突厥寇边,太子荐元吉北讨,欲因其兵作乱”。而据资治通鉴记载,离宣武门之变最近的一次是在丙午年“丙午,吐谷浑、党项寇河州。突厥寇兰州”。也就是说鸩毒事件发生在丙午年或者更早,这与资治通鉴里面记载的鸩毒时间矛盾。因此第四点也就无法成立。

        让我们再来看看鸩毒事件。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破绽重重的事件,也难怪会引起众人的质疑。      

        笔者也觉得李建成不大可能会下毒。因为他们兄弟三人一起在东宫喝酒,如果李世民出了意外,那么责任很明显要他来承担。李渊虽然这时对李世民已经不如当初了,但毕竟“反迹未明”,又是亲骨肉,若此时真出了这样的事李渊应该不会善罢干休,必会追究李建成责任。而对于李建成来说,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走这一步,除非他已有反心,完全不顾忌李渊,企图篡权夺位。但是这个可能性就更加微乎其微了,李建成与李世民玄武门之变时所处的形势是完全不同的。李建成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李渊也无换太子迹象,他有必要这么做吗?

        那么,既然鸩毒事件确实存在,而李建成又非主谋,那么只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李元吉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不知道的情况下下了毒。多好的一石二鸟之计呀!一来可以威慑李世民这个眼中钉,二来自己可以不担责任,因为是在东宫,首先受怀疑的当是李建成,这样可以开罪于李建成。若李世民真的死了,那么李元吉不仅少了一个最有力的对手,另一方面李渊痛心李建成狠毒,有可能考虑重立太子,那么元吉就可以从中牟利。而且要让李世民喝下这杯毒酒也绝非易事,李世民是何等聪明的人,若端酒给他的人脸色稍微有点不自然,那么就很容易被李世民发觉。完全不知情的李建成正好成了李元吉的一枚棋子,因为不知情,李建成可以很从容的将毒酒递给李世民,而不使他起任何疑心。从事后李渊的态度来看,也没有责怪李建成,想来他也是觉得李建成不至于蠢到做出这样明显的傻事。而由于没有证据,自然也不能说李元吉什么。而就李世民来说,他则一定会认为这件事是李建成和李元吉两人商量好一起干的,而且建成是罪魁祸首,李渊是有意不为他主持公道,偏袒李建成。这件事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促使了李世民下定决心发动玄武门政变吧。

        《资治通鉴》中对李建成鸩毒李世民的这件事情的记载可谓破绽百出。司马光在写《资治通鉴》的时候应该也参考过新旧唐书等史料的记载。以司马光看史料的眼力,他必然也产生过疑虑。可他最终还是选择按最有利于李世民的方向记载这段历史,此中必然有种种原因。笔者在这里猜测,这是因为司马光从内心对李世民是极度认可的,从司马光对李世民评价的“臣光曰”中就可以看出。

        历史的真相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被改写了,然而我们却可以从各种史料的对比记载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从而还原历史中人物真实的博弈场景,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