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11月02日 星期二

    用数字技术克服“鲍莫尔病”

    《 文摘报 》( 2021年11月02日   07 版)

        最近,刘鹤副总理在向2021世界互联网大会所做的致辞中提出,数字技术深刻改造生产函数并不断创造新业态,要克服“鲍莫尔病”。这是一个学理深厚、意义重大的命题,涉及中国在进入服务经济时代后能否继续保持稳定增长问题,有必要做深入分析和讨论。

        何谓“鲍莫尔病”

        威廉·鲍莫尔是一位美国学者,主要研究经济增长特别是服务业增长问题。他在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发表了几篇著名的服务业文献,研究为什么进入服务业为主体发展阶段的国家,经济增长速度会降低。

        鲍莫尔的研究从技术进步的角度划分产业,将经济活动分为两个主要部门:一个是技术影响强的“进步部门”,在这个部门,“创新、资本积累和规模经济带来人均产出的累积增长”;另一个是技术影响弱的“非进步部门”,这个部门由于新技术应用甚少,劳动生产率保持在一个不变水平。

        所谓技术影响强的“进步部门”是指那些可以应用先进技术设备、能大规模生产、发挥规模经济效应和范围经济效应的制造业部门。而非进步部门,则主要指一些服务业。到了以服务业为主的发展阶段,劳动力不断从进步部门向非进步部门转移,整个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将逐渐变为零,这就是著名的鲍莫尔成本病与增长病,简称“鲍莫尔病”。鲍莫尔的研究对后续服务经济问题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为了服务业研究的一个主流标准模型。

        传统服务业有几个特点:一是“结果无形”,即服务过程不产生有形结果。二是“生产消费同步”,即服务生产和服务消费同时同地发生,生产完成时服务已经提供给了消费者。三是“不可储存”,由于必须同步,服务过程也就是服务结果,过程结束服务结束,无法储存。四是“个性差异”,每位学生、每位病患的情况都不同,无法使用自动化单一模式重复提供服务。

        上述性质使这些服务业具有以下经济学意义上的重要特征:一是没有规模经济,二是技术含量低。由于这两个原因,促使工业革命以来劳动生产率提高的主要因素都体现不到服务业上。虽然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提高缓慢,但劳动收入在部门之间趋向平均的规律却仍然发挥作用。由于公共服务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服务业,单位服务成本长期呈现上升趋势,提供同样服务需要愈来愈多的财政支出。财政支出尤其受到很大压力。

        “鲍莫尔病”对进入服务业为主阶段的中国产生影响

        2012年,服务业在中国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超过制造业,2015年,服务业在我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首次超过50%,服务业的比重持续上升,中国进入了服务经济时代。

        最近10年,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了一个稳定缓慢下行的通道,虽然影响这个下行趋势的因素很多,但服务业比重上升和服务业生产效率相对较低,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从国际上看,进入服务业为主的时期后,增长速度下降也是相对稳定的趋势。这是经济发展史上较为少见的规律性表现。

        由于中国在信息技术时代进入了服务经济为主的发展阶段,已经有一些服务业部分改变性质,具有了新的产业特点。例如远程教育可以大大提高教育的生师比从而提高教育服务供给的劳动生产率,电子安保系统可以以先进的技术设备替代日益上升的保安人力成本等。

        数字技术助力中国服务业效率的全面提升

        最近几年,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使服务业发生重要改变,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服务业生产效率低这个基本性质。现在,许多服务业高密度地使用数字技术,从消费、生产和传播各个方面都产生了极为显著的规模经济。这源于许多网络服务的初始成本很高而边际成本很低,特别是可复制的文化类、信息类服务更是如此。总体看,服务业全行业生产率显著提高,有些甚至超出了现代制造业的水平,例如网络上的教育节目和文字信息可以无限次观看,边际成本极低,规模经济极为显著,效益递增几乎没有边界,任何制造业都无法与之相比。

        利用数字技术克服“鲍莫尔病”还需要服务消费理念的与时俱进。我国曾经较长时期受苏联核算体系的影响,这种理论只将所谓的物质财富视为财富,将实物产品的生产视为生产性劳动。服务不能够创造物质财富因而不能成为生产性劳动。这种观点到现在仍然有影响。

        如果认为“商品”与“服务”在经济发展中同等重要,就要理解物质消费与精神、心理消费两种行为同样重要。人类精神需求中也有一些不健康的内容,如炫富、猎奇、攀比甚至嫉妒等,会诱导窥探他人隐私、制造传播谣言、嘲讽诋毁他人等信息的制造和传播。内容不当问题应该成为政府和社会监管产业的重点,这也是数字时代服务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

        (本文作者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北京日报》10.26 江小涓)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