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8月21日 星期六

    师范专业正在升温

    《 文摘报 》( 2021年08月21日   01 版)

        今年高考志愿填报什么最热门?答案是师范专业。优秀高中毕业生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正在走高。高分师范生的涌现,与以往师范院校生源较差的现状,形成巨大反差。

        一

        随着高招录取工作渐次落幕,今年师范专业可谓火出了圈。在天津、浙江、云南等省市,部属师范院校的专业组投档线飘红,非部属师范院校也出人意料。

        以天津市高考提前批录取情况为例,北师大、华东师大、华中师大、陕西师大、东北师大、西南大学6所部属师范高校的录取分数线引发围观。

        其中,211高校华中师范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高达692分,只比北大的705分低13分,这分数足以“碾压”一众985高校。东北师范大学分数线也高达687分,与北京大学相差仅18分。

        根据浙江提前批录取情况,640分以上的考生,不少人弃选985、211高校,转而报考既非985也非211的浙江师范大学。

        再看西部地区,据云南省招生考试院发布的录取日报,在提前批次投档的教育部6所直属师范类院校中,文史类录取最低分是西南大学的629分,理工类最低录取分是陕西师范大学的619分。其最高录取分数,直逼全国排名前10的985高校。

        这让不少准备报考师范院校的学生感到纳闷。往年录取分数线已经没啥参考价值了,如果不超过历年分数线20分以上,几乎都没啥把握。

        华南师范大学招生办方面表示,今年该校师范类专业录取分数与去年相比有所提高,尤其是英语、汉语言文学、历史学等传统师范专业,录取分数显著提高。

        其实在去年,高分考生报考师范专业的现象,就曾引发注意。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各地高考成绩排在本省前30%的毕业生,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平均是18.3%,2019年则提高到33.4%,翻了近乎一倍。

        二

        高校专业的冷热,背后有就业的考量,师范专业概莫能外。近几年毕业生数量有增无减,又叠加疫情影响,让不少人关注到教师职业的优势。

        有网友表示,大家都想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免得到了四十几岁就出现生存的危机感,出现被逼着辞职的风险。

        即使是北大毕业生,也越来越向“稳定”靠拢。《2019年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当年北大超过75%的毕业生进入体制内,2015年这个比例才约为50%。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师范热的主要原因,是与现在的就业状况直接相关的。

        目前各个行业都有一些不稳定因素,相对来讲师范专业还是比较稳定的,这是在过去几十年都反复出现的现象。一旦就业出现波动,那么师范院校、教师行业就会凸显出优势;而在经济快速发展阶段,就不太受公众关注。

        储朝晖指出,教师职业现在进入到波动的一个点了。教师职业相对稳定是其特性决定的,也与现有的教师管理制度直接相关,基本上如果是公立学校的教师,那就是一个铁饭碗。

        另外,高校专业未来的就业形势具有不确定性,眼下的热门专业毕业后也有可能变成冷门。与之相比,师范专业近乎恒温。

        前些年软件工程炙手可热,然而近四五年来,全国高校撤销了近1600个学位点,软件工程学位点撤销数量最多,几乎年年霸居撤销榜第一位。

        以前财经类高校经常引发关注,特别是以“两财一贸”为代表的211财经类高校,投档线飘红的盛况,像极了今年的211师范类院校。如今财经高校的热度,正随着毕业生的就业状况有所下滑。

        师范专业还有一点与众不同之处,为促进师资力量发展,师范院校还有定向培养专项计划。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免除学费、免缴住宿费并补助生活费,毕业后就业定向保障。根据华中师范大学2020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公费师范生的就业率(100.00%)比非师范生就业率(60.45%)高39.55%。

        三

        师范专业的变化,透过时间纵深看颇为有趣。数十年前,师范专业还和“农地矿油”等冷门专业放在一起,不少地方师范院校需要降分录取。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大学师范生录取成绩相对较低。有学者对9所211师范大学新生生源质量的变化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2006年到2016年10年间,9所师范大学新生高考加权分数分值从86.7(当年北京大学为100)下降到了68.6(当年清华大学为100),降幅为20.9%。

        此前多位专家指出,师范院校的主要问题并非数量不足,而是生源差。师资呈现质的短缺,师范院校培养的人才质量不太高。

        对此现状,河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赵国祥在2020年全国两会上表示,目前我国教师教育体系存在师范专业吸引力不强、师范生培养质量不高等问题,建议在师范院校中开展“双一流”建设。

        而今,中小学越发凸显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在深圳等经济发达地方,清北毕业生、硕博士甚至大学副教授,相继登上中小学的三尺讲台。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聚焦高质量教师队伍建设,加大对师范院校的支持力度,教育硕士、教育博士授予单位及授权点向师范院校倾斜。

        储朝晖表示,教师这个行业本身,应该是社会同年龄人中比较优秀的人来从事,这是必要的。如果不是这样,教育行业就不会发展得很好,参与者的职业生涯也未必会做得好。

        同时,作为一项筛选机制,师范院校的入口和毕业环节应该把好关;非师范院校非师范生的教师资格考试,也应该把好质量关。

        储朝晖给当下师范热参与者的一个忠告,是参与者首先要做一个自我评价,如果在同龄人当中不算中等偏上,就不要去追师范。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 29期 俞杨)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