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7月03日 星期六

    古人的“躺平”

    《 文摘报 》( 2021年07月03日   05 版)

        最近网络上流行起了一个叫“躺平”的新词,大概意思是指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职场上打拼数年后,深感心累,不再有刚入职时那样的工作热情。于是他们选择了随遇而安,降低生活欲望,按自己的想法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这个说法在网上引起了热议,有人认为年轻人应该努力奋斗,也有人认为活出自我才是真理。其实,“躺平”这个概念自古以来就有,才不是现代人的发明呢!

        说起躺平的鼻祖,那非竹林七贤莫属。在魏晋时期,他们可是著名的偶像天团。这个偶像天团总共有七个人,分别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其中站在C位(中心位置)的是嵇康,所以这个偶像天团还可以叫“嵇康和他的朋友们”。

        魏晋时期是典型的乱世,朝堂之上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所以很多想走仕途实现人生抱负的年轻人,就丧失了对工作的热情,从而选择了躺平。比如竹林七贤的C位嵇康,他刚入职的时候,那可真是春风得意。那时的嵇康才华样貌都十分出众,还迎娶了魏武帝曹操的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拜官郎中,授中散大夫,当时世称“嵇中散”。后来,司马氏掌权了,嵇康坚决不做司马氏的臣子,于是选择了躺平,坚决不出仕。

        一个人干躺着岂不是有点无聊?嵇康躺平了几天后,找到了竹林七贤里的老大哥山涛,他先是聊了下自己躺平的人生态度,随后就开始哭诉躺平后的孤苦。山涛当时大腿一拍:“老弟啊,一个人躺平是躺,一群人躺平也是躺!”山涛让嵇康先和阮籍一起躺,过了些日子,山涛又把向秀介绍给了他们。渐渐地,躺平的队伍日益壮大,乃至一起躺的人增加到了七人。

        这七个选择一起躺平的人,好歹都是有身价的,个个都拥有顶级流量,并且他们的流量热度一直都没降低。到了唐代,有个名叫孙位的大画家还专门给他们画了一个海报,名为《高逸图》,又被称作《竹林七贤图》。

        关于“躺平”这个话题,孔老夫子曾经非常认真地进行过讨论,并把这讨论的结果记在了《论语注疏·述而》中:“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孔老夫子认为:生活嘛,无非就是吃饭、喝水、睡觉,当然也不用吃得太奢侈,粗茶淡饭即可。至于睡觉,哪里都能睡,枕着手臂睡就行。那些用不正当手段获得的富贵,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浮云。

        这段话很好地安慰了那些仕途不顺的文人们。毕竟天下的文人们大多数都是经历了寒窗苦读,但并不是每一个文人都能获得赏识与重视,所以在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日子里,文人们只有躺平才能疏解内心的苦闷。

        作为一个躺平者,明朝的袁宏道是最有个性的一位,就连他的文学主张都是“独抒性灵”。这种人的躺平生活,自然也是非常独特。

        袁宏道出身官宦家庭,少年时期是个富家子弟。在他16岁那年,就已经在城南组织了一个文学社,他给自己封了个社长的头衔。这个文学社,除了攻读八股制义以外,还会研讨诗歌古文。很快,袁宏道这位社长就出圈了,文学社30岁以下的社员,都将袁宏道尊为老师,居然还没有人敢冒犯他。袁宏道很厉害,21岁就中了举人,然而没有落榜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他在赴京会试的时候,名落孙山。

        一般人落第后,肯定会伤心失落,随后就准备再考吧?这袁宏道一伤心,他的大哥袁宗道就把他带入了躺平的世界,让他在禅宗中寻找精神寄托。又过了些日子,躺平中的袁宏道以禅释儒,还把自己的心得写成了《金屑》。

        躺平归躺平,袁宏道没忘记学习,到了24岁那年,他总算中了进士。虽说这中了进士后,袁宏道并没有立即被朝廷委派官职,但此时的他心情大好,毕竟了却了多年的心愿嘛。于是袁宏道开始四处旅游,他游山玩水,到处搞文化工作,压根就忘了自己还没被选官。一直到了三年后,袁宏道才被选为了吴县(在今江苏)的县令。走马上任后,袁宏道不再躺平了,而是选择了当个好官。他判案果断,对老百姓也很照顾,在当地颇受拥戴。然而这也招致了当道者的不满,加上这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事情又多又杂,袁宏道想清闲一会儿都难,这可是压抑了他的个性。到了第二年,袁宏道就辞职不干了。

        这下子算是彻底躺平了。躺平后的袁宏道并不觉得孤苦,他压根不需要“最佳躺友”,而是选择了继续搞文化工作。除此之外,他还培养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插花。毕竟是富家子弟,又读过许多诗书,袁宏道的审美非常独特,无论是在选择花材,还是选择插花的器具,他都很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后来,袁宏道还把自己插花的经验写成了一本书《瓶史》,在躺平期间把插花这件事做到了极致。

        (《北京青年报》6.23 金陵小岱)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