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4月10日 星期六

    追春

    《 文摘报 》( 2021年04月10日   03 版)

        ■李大伟

        我家后窗外有条泄洪河道,很宽,视野很广,饭后我喜欢在岸堤上走走看看。

        立春前一天,我突然发现溜光的柳枝上点点绿、米粒卧、缀于枝,爆芽了!对岸的柳条,因为远而由疏趋密,染得空气有些绿,很嫩很薄,雾一般。忽然醒悟:立春了,一时兴起,向北追春,观赏春之嫩。

        皖南在上海之北,那里的乡间,满街的石板,满墙的白,春燕掠过,衬出白墙的黑点,如镜池水,浸着鱼鳞瓦的斜坡,一幅好画:燕串柳、柳戏春,春入燕子人家,春天来了!江南:水是青的,瓦是灰的,天是白的,却被垂柳点点染绿于堤畔桥下,一池腌不烂的春之嫩。

        到了京郊,湖面覆着冰,裂开的豁口里的河水是青黑色的,岸上残留的雪白已不刺眼了。放眼四野,满目枝杈,显得空疏。只有岸边的垂柳,缀满枝条的囊,萌萌欲蕾,柳枝沉甸甸地垂落湖面,风吹微动。北京的初春,还在难产。

        折西,到了青海。春寒料峭,路旁的树,皮色光溜,万木萧瑟。青海湖畔,天边斜下的坡,越过路,陷落成无边的洼,积满了水,那是青海湖。草,缘着坡,着风变色,渐远渐绿,草色遥看近却无。羊群躲得远远的,聚成朵朵云,似动非动。这是青海湖的初春,一片空寂。

        折返,应该坐绿皮火车。春天隔着窗,慢镜头一闪一闪。远处,千树万树梨花开,一撮撮屋顶红瓦,低于梨树胯下。只有北方,有那么高的树干,除了杨树就是梨树,像旗杆一样,耸立在天安门广场,粉白花朵高高地飘扬,怒放,朵朵龟裂,合拢的手掌,捧不住。

        转到扬州,已是环堤垂柳,漫天飞絮的烟花三月,路人褪去冬天厚厚的棉衣,露出春衫,不必顾及寒的逆袭。

        回到上海,漫天的樱花开了,一枝枝一串串,分不清雪如花、花似雪。一早坐在树下,可以穿单裤了。露天里,坐着看书,四面都是鸟声,分不清是布谷鸟催耕还是乌鸫求偶。

        梅花残落,水仙花开;柳枝绿了,樱花开了;樱花谢了,万紫千红,无名花莫名其妙地开了,且争奇斗艳。四周什么花都开了,贴着檐下、墙角、篱前,蔓延着。春天就是这么厚道,让万物绚烂于一瞬,不分彼此,青春就是美丽。

        此时户外,可以坐下喝茶了,顿时陷于鸟语花香丛中,读怀旧的故事,写青春的文章,内心寂静,一片花开花落。

        (《潇湘晨报》3.6)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