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23日 星期五

    巴山剪影

    (长诗)

    作者:徐刚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23日 14版)

        插图:郭红松

      【中国故事】

    柠檬叶子和李商隐

      柠檬叶子和李商隐

      我曾在缙云山上

      听巴山夜雨飘落山林间的

      声音,以及涌进溪流时的欢乐,

      还有果园诗人傅天琳

      抚摸柠檬叶子时留下的目光,

      她像抚摸一个婴儿的脸庞

      抚摸充满了母性、高贵与神圣

      她首先是母亲又是种柠檬的人,

      她俯身在叶子旁叮咛:

      你们是重庆的柠檬,如同

      芳香浓郁精气神饱满,外表粗犷

      而肉鲜汁多重情重义的重庆人……

      在秋风秋雨如期而至的一个清晨,

      曙色与晨雾在缙云山缠绵

      交织成一个果园的梦

      在果园里飘忽行走的诗人之魂

      如梦如幻地听见,天上有声音追问:

      假如柠檬叶子可以飞舞喜悦,

      假如秋风秋雨可以点滴成诗,

      重庆儿女,我的中国同胞

      还记得“巴山夜雨涨秋池”吗?

      傅天琳:诗人是时代的歌手和弄潮儿,

      有苦吟者,佳构传世成为历史的存在,

      诗歌是存在的家,曾经在这里经过

      你携走了夜雨,我栽种着叶子

      现在让我和你一起

      “沿着叶脉走一条浅显的路

      反复咏叹,反复咀嚼月光和忧伤;”

      “果园,请为我打开芬芳的城门

      为我胸前佩戴簇新的风景,

      我要继续蘸着露水为你写诗

      让花朵们因为我的诗加紧恋爱

      让落叶因我的诗得到安慰。”

      多么好啊!抓紧恋爱!

      一条浅显的路,通向岁月的幽深:

      “巴山,请你为我打开山门

      或者一扇窗户,

      我是果园诗人的云中朋友,天地旅人

      我来自唐朝,性好漂泊,喜爱风景

      我要重访巴山,看望沧桑

      还有为我煮茶,至今口颊留香的重庆人”

      遂即飘然,诗与梦魂。

    大火与背篓

      八月,重庆连续高温,夜晚

      巴山传来了森林大火的警讯

      山火群发,点多面广,从8月17日起

      一周内十余起大火发飙:

      长江漂来了重庆,漂来了山脉丘陵

      城在山间山在城中道路曲折高低不平,

      我曾被挤在马路中间,跌宕着想象:

      重庆怎么变成一座城?

      城里住着一群什么样的人?

      我亲见,巴山夜雨能落到市井深处

      再流进朝天门,嘉陵江孕育着

      一座山城,一片峰峦,一群乐天的人

      孕育着它们的性格和命运:

      前行时只能向前,说话要大声

      有啥说啥,不要拐弯,不要假斯文。

      不吃麻辣烫?你干吗来重庆?

      不喝点烧酒?你咋个做男人?

      重庆的人举重若轻

      重庆小面筋道耐品

      重庆的路高低曲折

      重庆的摩托穿梭横行

      重庆的柠檬酸甜鲜嫩

      重庆的妹子漂亮超群……

      一切都是天生

      一切都是重庆人的命运:

      背篓摩托还有棒棒妹子只能砥砺前行。

      缙云山一山都是火啊!

      火舌兴奋地颤动着,逼近山城

      在号令之后,或者还没有听到号令

      人们赶往缙云山:我能做些什么?

      消防队员大声喝令:后退!后退!

      那你们呢?你们为什么偏向火山行?

      于是,就有了不需要动员的重庆人

      还有背篓里的矿泉水、豆干、面包……

      那背篓上有外婆的汗迹和温馨

      它被宁静地安置在阳台一角

      曾经的风霜雨雪也在背篓里存放

      还有一年四季,花开花落,闪电雷鸣,

      现在,是外婆最高兴的时刻

      她的背篓,她们的背篓,重庆的背篓

      正成为重庆男人和女人的盛装

      正成为志愿者,向着缙云山集结

      背篓里的那份心忧,如火如焚

      背篓们联结的队伍,负重前行

      此刻,永不退缩的是灭火人和背篓群……

      入夜,天上的星星依旧安静地闪烁

      月亮挂在火光吞没中的山林

      对于人间的灾难

      夜空看似冷眼相向,其实忧心万分:

      白云和乌云不甘地来回穿越

      星月高悬,不肯离去,它们要为

      那一条崎岖的背篓之路

      多送去一点光明,多送去一片

      星光月色洒落时的温情。

      火焰中的消防队员需要水,

      火灼烤他们的皮肉,皮肉中的水分

      他们渴,他们扑火挖沟,筋疲力尽,

      背篓里有水,背篓在艰难行进

      通往山顶火场的路崎岖、陡峭

      他们手脚并用爬过七十度高坡的山顶

      他们甚至只见火光看不清灭火人

      顺风卷来的火焰把山烧灼成熔炉

      人渴、消防服渴、灭火器也渴

      志愿者送上水,救命的水

      大口喝水,血管里重新浪涛滚滚,

      泼到身上,一瞬间成了水气烟云……

      为人与山降温,需要更多的水

      只有越野摩托车才能更快冲到山顶:

      火情就是命令,刹那间

      重庆车灯闪烁,重庆马达轰鸣。

    骑士之歌

      来了!来了!重庆的骑士

      从大街小巷里飞驰而出的爱车

      满载着飞驰的爱心

      不要问我冲向火场昼夜无眠的理由

      那是我的家乡,我心中永远的风景

      不到第一线,不向火山行,

      我们就是不肖子孙!

      谁也不认识谁,谁都争抢着风险

      谁都叮嘱旁人:山路弯折,小心!

      当西方的骑士和长矛早已成为历史

      21世纪的骑士,今在何处?

      答曰:在世界东方,在日出之地

      一个文明古国的大江之滨

      他们的名字叫:中国重庆人。

      他叫龙麻子?还是龙骑兵?

      他是个外卖员,自称是跑腿的

      他二十出头,有青春年华的梦想

      攒了三个月的跑腿钱

      买得一辆心爱的二手越野摩托,

      山上一着火,龙麻子便越野而至:

      “我能做点什么?我有摩托。”

      龙麻子背起装满水和食品的大背篓,

      冲向山顶,摩托车颤抖着轰鸣声

      临时开出的小路,残留着颠簸嶙峋土坑

      龙麻子摔倒了,眼冒金星,爬起

      他和他的车嘶叫着继续向上,向着

      热焰腾腾处,火势顺风扑面处

      向着消防战士们凤凰涅槃处;

      那里没有胆怯,只有豪情

      那里没有利益,只有使命

      那里没有自己,只有他人,

      那是灾难之地,甚或是牺牲之地

      那里又是美好之地,圣洁之地

      那里充满着友爱,互助

      那里找不见半点私心

      在没有路的路上,连接着呼啸着

      一辆又一辆摩托车,他们都是龙麻子

      他们攀登在一种说不清的境界中;

      愈接近火场,愈接近扑火人

      那感觉愈分明:灼痛,钻心的灼痛

      走近从火场扑出来的勇士身边

      递过矿泉水,一瓶又一瓶的矿泉水

      “兄弟,你是从云南过来的吗?你叫啥?”

      “谢谢你,谢谢重庆人,我叫中国武警!”

      龙麻子们把山上的火光、灭火者的神勇

      连同缙云山岩石的呻吟,在刹那间

      传送到山城摩托越野群

      顿时,更多的摩托车队,风驰电掣

      从重庆的四面八方冲到山下集结点:

      “装起!再加!”他们的背篓满满当当

      他们背着油锯、灭火器和生活用品

      上山下山,摔倒了爬起,爬起再前行,

      因为责任的担当,也仿佛是林火的诱惑

      诱惑你和它“掰手腕”

      诱惑你发动从未有过的速度与激情

      诱惑你践行踔厉奋发的大无畏精神

      诱惑你用血肉之躯与山火对话:

      不是我退你进,就是你退我进

      你必须退我必须进!

      把一分一秒都用双手攥紧,在骑士眼里

      时间不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

      山的生命城的生命父母和娃娃的生命!

      雄起!雄起!他们如英雄一般

      在火的边缘,在悬崖边缘,在生死边缘

      来回驰骋,势不可挡,威风凛凛。

      魏松涛是汽修店主,“还修什么车?”

      关门!四天往返火场,妻子一路陪伴

      陪他说话,陪他提神,陪他摔倒;

      四十度高温,车乏人困

      龙麻子想打个盹,“不行!”

      他自己命令自己。喝半瓶水

      再用半瓶水浇在头顶,

      挖掘机正等着他们车上的钢筋

      他们把自己也熬成了“钢筋”

      这些“爆参子”——重庆百姓眼中

      闯劲满满却也莽撞的年轻人

      在没有路的路上,一点一点爬升

      它们的攀登是别一种攀登

      是轰轰烈烈,也是清澈宁静;

      他们和灭火战士一起

      筑起了我们新的长城。

      当山顶火光熄灭残烟四散

      如凤凰湼槃,它是重庆的光明顶。

      摩托车破烂了,摩托车手回家了

      明天去修车,该干啥干啥

      让背篓也稍事消停,它们不是物品

      它们是活着的生命,

      龙麻子大吼一声,震惊山城

      “重庆赢了!回家睡觉!”

    油锯手说

      我1989年出生于安徽,叫黄佳琦,

      我不是重庆人,连重庆话也说不利索

      我在缙云山下生活了十二年

      十二年花开花落,十二年巴山夜雨

      缙云山已经是我的山

      重庆已经是我的重庆。

      我开车疾驰一路狂奔到山下

      第一回做志愿者

      不知道怎样报名?

      这时有一个高个儿在大喇叭里喊话:

      “会用油锯的集合,上山砍树

      紧急修建防火隔离带”

      我冲向前去:“我是油锯手!”

      我领得一把油锯,一份荣誉和神圣

      我记得那种摄氏44度高温下的期待

      每当一组摩托出发

      便有一阵欢呼声为壮士送行;

      直到我也跨上了一辆摩托车

      坐在一个陌生人的背后,他让我抱紧

      我在欢呼声中冲向浓烟,

      我分在七组,有一个老外,共十三人

      都是陌生人,生死与共的陌生人

      此时此刻,用不着定义陌生和亲近

      感受到的是人心火热,相爱相亲,

      我们把燃烧的树枝搬走

      再扛着油锯,爬过一个又一个阶梯

      爬向更高的山顶,

      爬山耗尽了我所有的体力

      我会用电锯,面对油锯束手无策

      我为了扑火而做了冒牌的油锯手

      两天没有锯断过一棵树

      我在羞愧中一声不吭

      扛起断木树干,推向悬崖

      我用尽全力,仍然羞愤难当

      周围的油锯手们都在锯树都在拼命

      “根本没有人管我在干什么”。

      但,“生平第一次我真正感受到了

      身在集体中的快乐”!

      都是灰头土脸的云南甘肃重庆人

      还有拍马而来的一个陕西娃

      现在他们都是重庆人

      我锯不了树便用尽剩的力气干杂活,

      还拍下了火与灭火者的身影——

      那些解放军那些油锯手那些陌生人,

      我又在电脑上袒露心声:

      “山火中,一个不怎么光彩的油锯手”,

      叙述了生与死,叙述了火与人

      叙述了一个人面对灾难,

      怎样找到确切的位置:与奋勇者一起

      站在大火的对立面,阻挡它的前进!

      一面是火墙,一面是人墙

      两天没有锯断一棵树,但

      “我也是人墙里的一块砖”,

      砌在一起,垒在一起,连同背篓摩托车

      刀斧灭火器和油锯

      “个体,在这堵墙里消失了”

      从此成为永恒!

      我用大火中拍下的火光烟雾人影

      追寻生死与共的战友:

      哪怕在评论区留下一言半语

      “把你的故事说出来

      让更多人看见这堵人墙里的一块砖”

      我首先想起拿大喇叭喊叫的大高个:

      “我们要安全上山,安全下山”!

      周围的志愿者一片吼声:“好!”

      大高个看到文章,现身了:

      “我就是你说的拿着喇叭喊的大高个”

      他也是志愿者,嗓门大个子高

      天塌高个儿顶,他便顶上了。

      他聚拢三四百名志愿者和背篓

      摩托车,井井有条发号施令

      像一个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将军。

      我收到了1400多条留言

      所有的开头千篇一律:

      “我是”“我也是”直白且毫无韵味

      却是巴山上或已消失的脚印,以及

      永不消逝的与山火搏斗的场景

      是战士的集合自发的豪情生命的咏叹:

      “我也是油锯手”

      “我是你们七组多出来到八组的”

      “油锯七队小组长是我先生”

      “我是摩托车队的一员”

      “我是医疗点的那个医生”

      “我是不收钱的出租车司机”

      “我是女生,不许上山非典型搬运人员”

      “我是专门送水的”

      “我送去了重庆妈妈做的冰糖冷饮”

      “我是做盒饭回锅肉的厨子”

      “我是在山下面帮忙的小姑娘”

      “我是农民工”

      “我是刚考上大学的学生”……

      我还期待着一个威猛的大叔

      爬大树用双手扑灭树梢火势的军人

      希望得到他一个最简短的回应,

      爬树大叔说:“一朝从军,终身为兵

      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我是”

      “我是”

      “我是”

      “我是”……

      环境使语言改变了执拗的特征

      接踵而来的“我是”成为诗行

      成为直击污浊与虚无的强音

      他直白而诗意地告诉人们:

      哪里有危险,那里便有拯救

      便有自助自救的重庆人

      便有不需相识的陌生人

      便有八方来援的中国人!

      我要把大火与油锯手的信息

      “提供一份存在过的佐证”

      把相关消息检索一尽,打印裁剪,

      把所有回复的纸条装裱成一幅画

      “语言是存在的家”,我陶醉于

      每一张纸条的言说,和它们的主人

      我会想象关于他们的一切

      工作爱情与家庭……

      你的摩托修好了吗?

      你的骨折接上了吗?

      你的太太临盆了吗?

      你的老妈出院了吗?

      你的大学开学了吗?

      你的茶馆开门了吗?

      当宁静的夜晚

      新月如钩,挂着我的思念

      满月似镜,映出我的亲朋

      “寂静并非单纯的无声”

      我们对话,我们回忆

      在月下,在江滨,人相望,声相闻:

      我们是万里长城一块砖

      我们是重庆人!我们是中国人!

    送别

      一段航拍的重庆山火与灭火人群

      在中国、在世界传布

      上千名志愿者的头灯

      连结成一条蓝色的光带

      与火海坦然相对。

      山上是森林,没有灯光

      战士们用铁锨、斧头,在志愿者

      头灯的光照下,挖出一条隔离带

      挡住了火势;

      无人机拍下了黑的夜空,红的火焰

      奋斗在第一线的扑火人,以及

      闪烁光明无所畏惧的头灯,

      两次转发这些图片的华春莹

      让世界为之惊叹:

      这就是中国!这就是重庆!

      山火熄灭了,山城安全了

      飞车1500公里的驰援者们

      要回家了

      战士们说:“这是一次最艰难的撤离”。

      重庆不舍我们,我们不舍重庆

      想多看一眼和我们并肩的志愿者

      摩托车手油锯手背篓客

      他们的可爱使人吃惊:

      从来都是看见大火往后跑

      生生往火里冲,拉也拉不住的

      是重庆人,重庆崽,重庆的年轻人;

      给山顶送水,送冰水的背篓和摩托

      它们肩负着一个城的使命

      当大火要烤干灭火者最后一滴水分时

      背篓来了,摩托车来了,冰水来了,

      “我们和重庆人一起救火

      重庆人送的水延续了我们的生命”……

      “啥子话?没得你们救火

      连重庆都没有命”!

      万人空巷,扶老携幼,涌到马路上,

      提着鸡蛋水果食品各种小吃

      所有重庆好吃的

      除了火锅都搬到了大街上

      围住了撤离的车队:

      重庆人说:要不收下,收下重庆的心;

      要不留下,做重庆金龟婿……

      汽车被困在别样热潮中,寸步难行

      本想悄悄离开的车队停下了

      握手,话别,再摆下“龙门阵”

      此情此景,倾国倾城。

      泪水涌出来了,泪水发出声了

      眼泪落满山城路

      一滴一片云,一滴一阵雨

      一滴一声雷,一滴一个坑。

      世界说:“这是中国独有的场景”,

      重庆人说:“浪个办嘛!焦人啊!

      他们要走了”。

      山城街道上铺陈着十指连心

      铺陈着骨肉情深。

      是夜江滨,秋风朗月,月下有歌吟:

      短长亭,古今情,

      楼外凉蟾一晕生,

      雨余秋更清。

      暮云平,暮山横,

      几叶秋声和雁声,

      行人不要听。

    重庆人

      重庆人是吃麻辣长大的人

      重庆人是火暴脾气的人

      重庆人不会转弯抹角

      重庆人喝嘉陵江水长大

      重庆人有点儿自由散漫

      重庆人不好说空话

      重庆人爱耍,好打麻将

      重庆人习惯自封为“老子”

      却从不认为老子天下第一

      重庆人不缺理性,又多了点野性

      重庆像巴山、嘉陵江一样

      友爱亲善,接纳着远方游子;

      重庆人从不自卑,也从不自大

      重庆人只是格外自信

      重庆人知足常乐

      重庆的娃儿能开摩托能做“棒棒”

      重庆的妹子用不着浓妆艳抹

      重庆人能把焦虑变成幽默——

      幽幽地说,默默地笑

      重庆人在自嘲与自豪之间

      游刃有余地漫步

      重庆人不会抑郁

      他们瞧不起羡慕嫉妒恨

      善于在自己的方言中溯源寻根

      在有声调的、乐曲般的旋律中言说

      古典与现代并存

      他们的语言是从地里冒出来的

      鲜活的生命,

      是“对着天空开放的花朵”。

      重庆是人间烟火气格外浓重的城

      重庆人是富有趣味的人。

      只是在这一场森林大火中

      中国和世界看见了不一样的重庆城

      不一样的重庆人,

      他们使哲学家和思想家们

      感到困惑:改变一座城和一群人

      需要读多少书?用多少时间

      修身养性?需要多高的学历?

      做多少回“拓展”和理论培训?

      怎样才能教会人们为了栖居的城

      为了素不相识的人

      为了一座山的风景

      奋不顾身,自我牺牲?重庆的勇士们

      大多没有高学历,也来不及培训

      当灾难不发预告,在突然之间发生

      它也是一种检验:这座城,城里的人,

      怎样面对他人?怎样面对奉献?

      怎样面对生死?

      怎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重庆人不需要说教

      重庆人有一种热血天性

      重庆人不是在口头上,而是

      在行动上有保家卫国的精神,

      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风流人物,

      也有雪浪花撞击礁石粉碎自己的豪情

      是长江前仆后继、劈山裂石的无畏无惧,

      还有江姐红梅的红色基因!

      重庆人有共度时艰的传统,

      重庆人为家国所付出的热血

      成为长江的别样支流,

      红色水分子源源不断地

      流淌在重庆人的血脉中:

      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至高无上!

      重庆人是平常人,重庆人同样有烦恼

      重庆的平民百姓,平民百姓中的穷人

      谁不在挣钱养家、油盐酱醋中操心?

      但他们不会在烦恼中沉沦

      一壶茶,一桌麻将,哗啦哗啦

      谈笑间,顷刻云淡风轻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日子不都是这样过去的吗?

      重庆人珍惜太平日子

      把平常日子过得有麻辣的滋味

      重庆人总觉得自己普通而平凡

      殊不知,这个年代的平凡就是楷模

      这个年代的普通就是高贵;

      然后,以火焰作背景,用背篓摩托

      和人墙,砌筑出一行大字——

      重庆精神!

    待明年秋风起

      今年,秋天的时光已迈过一半

      白露之后是中秋

      月亮像冰轮,洒下清凉的月色

      抚摩着受伤的巴山和崎岖小道

      以及骑着摩托,赏月的“爆参子”们,

      缙云山上,重庆人正在拾荒捡枯

      清理战场,有时候却不得不停下,

      面对着那些陌生而又亲切的脚印……

      用不着说重庆变得伟大

      重庆人过着和以往一样的日子

      买点小菜,喝点小酒,泡一壶茶,

      泡出一大堆“龙门阵”;

      他们心里总是牵挂着一座山

      被大火焚烧,就连岩石也呻吟的山

      重庆人要为它重栽满山绿荫

      重庆人要为它呼唤荒野生灵。

      我在今年中秋的明月下

      遥想明年秋天的重庆

      月亮不会变成新的月亮

      朝天门拍击着相类的浪花与涛声

      只是在云端之上

      声音和场景会重新集结,仿佛重见

      牺牲的战士万惠文,一个不朽的灵魂

      因为清纯的爱冲进烈焰时分……

      然后是宁静,宁静就是涅槃

      是一个生命离去时

      天和地的默悼,成为巴山的一部分

      我在望月,重庆人也在望月

      我们的目光会在月亮上邂逅

      目光的叠加,使月亮变得更圆?

      目光的偶遇,会不会触碰出火花?

      目光与目光不会客套和寒暄

      只有透澈和晶莹的爱

      我的目光告诉重庆:

      徐刚老矣,已经步履蹒跚

      但,待明年秋风起,我会重上巴山

      为新绿祝祷,为重庆献上赞美诗

      挽巴山夜雨,拾柠檬叶子

      滋润我枯瘦的心情;

      我还会在云里雾里寻觅

      骑驴的李商隐,种花的傅天琳

      我们讨论着一个几是永恒的话题:

      任一时代,诗人何为?

      古往今来,诗性的流传随同汉字

      生死与共,表里相亲,从未断续

      如同大江东去,淘去了千古风流人物

      却淘不尽,人间天籁,风雅音韵……

      诗人啊——假如你是真的诗人

      你的命运只有一种可能:

      关心山上的树有没有自己的天空

      关心地上的江河能不能自由流动

      关心小草野花和普通人的命运

      关心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于是我听见天上和地上

      古今诗人的聚集与吟诵

      成为一种悠长绵远的和声:

      我们在巴山之顶

      我们在英雄之巅

      我们在秋风秋雨中出发

      举起柠檬叶子

      走遍大地森林。

      壬寅中秋于北京

      (作者:徐刚,系作家、诗人,曾获鲁迅文学奖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