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16日 星期五

    本报记者对话“炭火教授”奉献精神接棒者——

    爱心助学的“炭火”如何长燃不息

    作者:本报记者 邓晖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16日 07版)

      一片炭火熄灭了,火焰却在大地上无尽燃烧。今年,清华大学教授赵家和离开我们已有整整10年,但他留下的爱心助学事业没有停滞。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累计资助高中生7786人,其中5426人已完成高中学业,约80%进入高等院校学习;还有720名大学生获得延伸资助,得以完成本科阶段学业。

      这捧爱心助学的“炭火”,为何能长燃不息?它的成长能为今天的教育慈善事业带来哪些启示?本报记者对话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前理事长陈章武。

    资助教育,激励学子以奋斗战胜苦难

      记者:兴华助学基金会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成立的?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陈章武:2011年3月,我的老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家和叫我去他家里,告诉我退休后他一直在发挥余热,所以手里有一些钱,希望能用这些钱帮助寒门学子完成高中学业。我劝他给自己和家人留一点,可他认为不应把钱留给孩子,还提起了林则徐的一副对联:“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后来,在众人协助下,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成立了。

      当时,正处于我国实施脱贫攻坚战略的前夜。从1986年我国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以来,义务教育阶段学子的教育得到了制度性保障,但非义务教育阶段,特别是高中阶段,还有很多孩子因家贫而失学。兴华成立之初,把目标锁定在资助中西部贫困地区的贫困家庭学生完成高中学业。后来,对部分特别困难的学子,资助延伸到大学本科阶段。

      记者:今天,脱贫攻坚战已全面胜利,教育事业取得长足进步。爱心助学的时代价值又该如何体现?

      陈章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要切实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各项工作,让脱贫基础更加稳固、成效更可持续”。乡村振兴,教育先行。目前我国仍有少量一、二类低保户,特殊困难家庭,脱贫不稳定和边缘易致贫家庭等,还需要大家伸出捐助之手。

      爱心助学不但为受施之人带来幸福,也同样福泽施予之人。十年来,基金会的爱心队伍一直在稳定增长。我们也逐渐意识到:发展慈善事业,培养慈善组织,意义重大。党的十九届四中、五中全会都提出要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目前我国的初次分配机制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会产生一定的收入差距;再分配是政府主导,提供具体的制度安排;第三次分配则是依靠道德、精神的力量,用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促进社会和谐、共同富裕。兴华愿成为慈善事业百花丛中的一朵小花,发挥应有作用。

    有限资源如何发挥最大作用

      记者:当前,我国教育公益慈善组织数量不断增长,但一些助学行为存在短板、缺乏规范。如何真正做好这份爱心事业,您对此有何心得?

      陈章武:“选择雪中送炭就是选择了困难,也意味着一路艰辛。”赵家和老师“雪中送炭”的嘱托,我们一直牢记着。而受助学校张贴的一条标语,是支撑兴华走下去的强大动力——“培养一个学生,改变一个家庭,带动一个村庄”。

      基金会成立之初,管理团队曾向赵家和老师当面作了三点承诺:一是保证将赵老师委托的每一分爱心捐款用到寒门学子身上;二是努力在保障基金会正常运作的前提下,保住本金;三是争取做到在基金会有所发展的前提下,本金也有所增长。回顾这十年,三点承诺基本实现了。

      始终雪中送炭,坚持“钱到、人到、心到”,授人以鱼,也授人以渔。爱心助学,“钱到”是基本前提。兴华助学金按秋春两个学期发放,每学期开学之初,在各受助中学兴华助学办公室老师们的保障下,组织学子申请,经过调查、审核、公示,确认受助名单,第一时间将爱心款如数送到学子手中。“人到”,是指组织爱心人士和受助学生面对面交流、交情、交心,提高爱心助学的温度,拉近受助学生和爱心人士之间的距离。“心到”,则是指真心付出,用真心触及学子心灵,引导形成正确价值观。

      基金会运作中,我们最大限度节约成本,把爱心捐赠的每分钱都送到最需要的学子手中,让有限资源发挥更大作用。国家对各种规模基金会管理费用有明确规定,兴华属于非公募基金会,年度管理费用不得高于当年总支出的13%。但兴华成立以来,管理费用平均每年只占总支出的1.19%。之所以能如此低,是因为大量的运作成本由爱心人士、志愿者主动承担了。十年来,有爱心企业一直为基金会无偿提供办公地点、办公费用和办公人员;各受助中学的志愿者队伍为把爱心款落实到位,付出了很多人力、物力、财力,却从不要求基金会从爱心款中支出;基金会成立以来,没有一名理事从基金会领取报酬;在开展助学活动时,各地政府相关部门和校友都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

      坚持做纯洁、透明的慈善组织。我们一直坚持助学活动的纯洁性,坚持助学活动与捐赠者、爱心人士、志愿者的个人私利隔离。捐赠者不要求回报,但希望知道爱心款的去向,兴华助学基金会每年都接受登记机关指定的会计事务所严格审计,审计结果以年报形式向社会公布;对每位捐赠者,无论捐赠金额多少,均开具公益事业捐赠票据,呈送感谢信作为捐赠证书。同时,为捐赠数额达千元或以上的捐赠者落实资助对象,受助学生每学期都会给捐赠者写信汇报学习、生活、思想情况,很多爱心人士都会回信,受助者与捐赠者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

    教育慈善事业怎样健康可持续发展

      记者:对于教育慈善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您有哪些思考?

      陈章武:一是在基金会的专业化发展上。过去十年,兴华助学基金会多次遇到的质疑是:为何不使用职业经理人?确实,目前基金会的所有理事都是志愿者,没有职业经理人。这样既可节省成本,也不会发生“奉献”和“谋生”两种身份的冲突。但这样只能招募人员,无法招聘人手,对于把基金会做大做强有一定制约。是否应使用职业的管理人员?需要认真考虑、慎重行事。

      二是在公益慈善活动的延续深化上。兴华助学基金会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帮助学子完成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后来,资助延伸到部分特殊困难学子的大学本科阶段。除此以外的公益活动,兴华助学基金会都未参与。未来,要不要在受助人群中继续延伸公益慈善活动,例如帮助受助学子就业、帮助爱心企业找到优秀员工?要不要开拓新领域的公益慈善活动?都需要认真考虑。

      (本报记者 邓晖)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