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14日 星期三

    红色题材音乐剧唱响中国革命赞歌

    作者:李晖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14日 16版)

        音乐剧《我的两万个兄弟》剧照 资料图片

        音乐剧《新华报童》剧照 资料图片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 资料图片

      近年来,音乐剧成为讲述红色故事、赓续红色精神的新载体。融音乐、戏剧、舞蹈等于一体的音乐剧,其载歌载舞、灵活多变的艺术形式风靡世界,极易引起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共鸣。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展现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红色故事,满溢革命激情、洋溢青春活力的红色题材音乐剧,令观众在感受艺术魅力的同时得到精神洗礼,对于传播红色文化,讴歌革命先烈,为青年一代培根铸魂,有其独特作用和审美价值。

    1 刻画个性鲜明、感人至深的英雄形象

      个性鲜明、事迹独特的英雄人物常常成为文艺作品中的主人公。在我国近年新创的音乐剧中,有很多被刻画得活灵活现,感人至深的英雄人物,如《敬礼》中的排爆英雄张保国、《追光者》中的革命烈士李云生、《闪闪的红星》中的潘冬子等。也有表现英雄群体的,如聚焦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者的《忠诚》《有一天》等。

      不同于其他的音乐形式,音乐剧的叙事属性更加突出,这也使得它比其他的音乐形式有了更多的可看性。角色的台词、情感、心理活动借由大段的唱词配以精心设计的音乐得以展现,音乐剧在戏剧张力,人物刻画的情感深度、形象的鲜明性上,也展现出了与其他的舞台艺术形式截然不同的优势与魅力。当音乐剧在塑造人物、展现剧情上的独特优势遇到了需要塑造典型英雄人物形象的红色题材,则迸发出了更加奇妙的化学反应。

      音乐剧《瞿秋白》气势恢宏,富有诗意,表现的是早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瞿秋白短暂而辉煌的人生。瞿秋白有革命者的赤诚与信仰,有知识分子的儒雅和诗性,有为人父为人夫的真挚情感,对爱忠贞,对党忠诚,信仰坚定。全剧一共六幕,每一幕都穿插剧情闪回,创作者安排全剧的戏剧结构与音乐结构相重叠,其灵动的时空转换与情感的层层递进,使瞿秋白这一人物更加丰满,情感线更加清晰,塑造出有着炽热爱情又义无反顾投身革命、献出生命的鲜活英雄形象。当瞿秋白不顾一切冲破封建枷锁追求爱情时,通过瞿秋白与妻子杨之华深情的二重唱,展现出了情感的炽热动人;当瞿秋白投身革命,为了革命为了信仰宁愿牺牲自由与爱情,最后英勇就义时,高亢激昂的《国际歌》成为将全剧推向高潮的唱段,革命先烈的人物形象也因此在音乐的咏叹中得以升华。

      音乐剧《新华报童》是一部面向少年、滋养心灵、淬炼思想的音乐剧。该剧讲述一群街头少年成为《新华日报》报童,与国民党斗智斗勇,揭露皖南事变真相的故事。通过各种不同的音乐表现形式,塑造了性格各异的报童、小摊主和新华日报社的员工等诸多角色。生逢乱世的少年儿童,本是最容易被欺压的弱势群体,但在共产党人的精神感召下,变得勇敢、有斗志、有担当。“卖报、卖报,《新华日报》”似乎是成长起来的少年们战斗的号角。当台上台下齐唱《卖报歌》时,人人熟知的儿歌瞬间燃爆全场。剧中,一首难度极高的咏叹三重唱《你是我的梦》将全剧推向高潮,音乐编排与观众的互动感,舞台呈现与观众的沉浸感,令整部音乐剧充满了追求梦想的力量,洋溢着青春的朝气。

    2 呈现具有地域特色的红色文化

      每个地方都有各自不同的红色文化,流传着不同的红色故事,而各地的民族民间音乐和舞蹈又丰富多彩,极富地域特色,恰可于音乐剧的舞台上集中呈现,为音乐剧的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红色题材音乐剧充分挖掘独特的地方元素,展现独特的地域风情,兼收并蓄,异彩纷呈。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讲述的是宁夏六盘山区的红色故事。长征途中,红军的小号手李瑞金负伤,被宁夏当地少女花儿一家收留,在疗伤期间李瑞金与花儿产生了爱情,后来红军小号手被国民党发现,花儿为保护李瑞金与敌人周旋,最终与李瑞金双双献出生命。这出音乐剧从舞美设计到音乐、舞蹈,充分展示了宁夏地域文化的独特性。如“教唱”一场中展示了流行在宁夏泾源地区的“踏脚舞”,舞与武结合,富有原始古朴的生命力量;又如使用宁夏的民歌形式“花儿”作为音乐创作素材,运用西方歌剧、古典音乐、流行音乐等的写作手法,使得全剧呈现不同类型“花儿”风格的单声部旋律、多声部旋律、配器与转调等。在音乐剧舞台上,既秉持了民族民间音乐与舞蹈的传统,表达其原生力量,又注入音乐剧特有的节奏感、现代感。

      音乐剧《我的两万个兄弟》取材于四川省通江县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守墓人的故事。一个普通百姓用一生守护田垄旁座座无名红军坟冢,以此回报红军救命之恩。该剧视角独特,情感朴素真挚。唱段中结合了四川方言,具有地方特色。如战士们在墓地埋葬牺牲的战友时合唱的唱段,歌词朴素直白,在悲凉的唢呐声中,用四川特色音韵曲调喊着战友的名字,在乡音的亲切中感怀与悼念逝去的英雄,感人肺腑。音乐剧《江山多娇》的故事来源于“石别女子驳壳枪队”的真实人物和事件,讲述女子驳壳枪队深入虎穴,侦察敌情,为救治红军伤员作出巨大贡献的巾帼英雄故事。这是发生在福州市罗源县的红色故事,剧中展现了具有年代感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音乐旋律,并特意保留福州地域音乐特色,使得全剧韵味别致,意趣独特。

    3 奋斗精神焕发新的时代光彩

      红色题材音乐剧以时代风尚、现代理念讲述红色故事,传承红色文化,让红色故事里的革命奋斗精神焕发新的时代光彩。音乐剧具有音乐性、舞蹈性、戏剧性等特性,可以“歌”“舞”并用,其包容性和多样性,为红色题材提供了充足的展示空间。“歌”可以美声、民族、流行三种唱法同台,原生态的唱法也可呈现;“舞”亦是兼收并蓄,各种节奏、风格的舞蹈皆可同台。

      音乐剧《烽火家书》,讲述的是有关“家书”的红色故事。“九一八”事变时期,中共地下党员林书雄牺牲,他的战友、战友的战友为了让林书雄的妻女能够一直怀着希望生活下去,模仿他的口吻,如唤“竹君丫头”等,书写家书,向林书雄妻女报平安。战友们相继牺牲,却始终不曾让家书中断。

      家书是令人感动的载体,烽火中的家书更是弥足珍贵,每一封家书背后都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该剧唱段表现了抗战时期震撼人心的战友情、父女情、爱国情。全剧歌曲风格多样,不仅有十二首新创歌曲,还将上世纪反映抗战时期的红色歌曲进行了现代编创,传递了时代记忆,又体现了现代印记。如观众耳熟能详的《松花江上》,从原来的男声独唱,编配为林书雄、林妻的领唱与众人的合唱,有钢琴的点缀,小提琴的支声复调,弦乐组的铺陈,呈现出音乐剧中现代的多声部音乐思维。《烽火家书》叠置的舞台空间是全剧的亮点,剧情频繁穿梭在两个高度不一的旋转舞台,灯光配合营造富有时代感的造型,令整部音乐剧富有新意。舞美灯光设计的现代感使红色故事更富视觉冲击力。

      音乐剧《新华报童》同样也展现了红色主题与现代流行艺术形式的碰撞。全剧的艺术表现形式多样化,音乐有说唱、有重金属摇滚、有阿卡贝拉;舞蹈创作融合了街舞;而杂技、武术的融入又恰当辅助了充满悬念、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整部音乐剧以现代的艺术语言来诠释红色故事,使得舞台呈现、音乐制作富有现代气息。

      音乐剧与红色文化相辅相成。从红色文化当中提炼出适合音乐剧来展现的核心内容和普遍情感,再将叙述故事的手法与音乐剧的表现形式相契合,主旋律题材音乐剧佳作得成。无论是《烽火家书》《新华报童》或者是《闪闪的红星》《瞿秋白》,皆有“老歌新传”,意在与观众共情,勾勒起以往的记忆,又赋予时代的新意;表现英雄人物的主要唱段虽有不同的唱法,但都旋律优美,情感真切,易于传唱。在诸多红色题材音乐剧的结构中,开头、高潮、结尾三个重点的歌舞场面,适于表现战斗的场面、欢庆的场景等,也常用于展示革命者的群体形象。开头、高潮和结尾的音乐,也常采用舞蹈韵律更强、现代气息更浓的摇滚、街舞等。红色题材音乐剧用青春样式致敬红色历史,给当代的年轻观众讲述过去的红色故事,让红色精神在青年一代中赓续传扬。

      (作者:李晖,系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