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这些文化遗存现今的模样15】“三关”闯“三关”

    作者:本报记者 杨 珏 本报通讯员 王 婕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11日 01版)

        宁武关北城门堡楼。杨峻峰摄/光明图片

        偏头关护城楼。杨峻峰摄/光明图片

        雁门关。杨峻峰摄/光明图片

        扫码看视频领略“外三关”的“闯关”豪情

      【这些文化遗存现今的模样15】

      万里长城自东向西逶迤而来,至山西忻州,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一线排开、巍然而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外三关”。它的东边,还有三道关隘——倒马关、紫荆关、居庸关,被称为“内三关”。无论“外三关”还是“内三关”,在古代,都是防御前哨,见证着民族的碰撞融合。

      可不嘛,从唐诗“羊马群中觅人道,雁门关外绝人家”,到清诗“三关平列势逶迤,日落连城鼓角多。帐外深烟迷众堡,营前孤月坠长河”,千百年来,文学家笔下的“三关”,无不透着苍凉和兵燹。

      最让人熟知的,当数北宋杨家将守“三关”的历史演义故事。千百年来,这个经过戏曲舞台一次次演绎的故事,已深入人心:北宋初期,雁门关一带是宋辽激烈争夺的主战场。一代名将杨继业及其子孙,在这里曾多次以少胜多,大败辽兵。金沙滩“双龙会”,杨六郎“威震三关口”,“一箭三百里,直插金锁关”等故事脍炙人口。“杨家将”因为受到奸臣潘仁美的迫害,家破人亡,这种悲情遭遇更是激起了人们无限的同情。

      历史的烽烟早已散尽,如今的“三关”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记者从忻州市区出发,一探究竟。汽车贴着高耸的山岭盘旋而上。“一、二、三……十六、十七、十八!”足足转过十八道弯,终于进入雁门关地界。雄关之险,可见一斑。

      而当我们来到雁门关瓮城,亲手触摸古朴的砖石,目睹“三边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联句的那一刻,仿佛窥见了历史的烽火狼烟,耳畔也响起了急促的鼙鼓。

      “过去的雁门关不独烽烟不断,也以苦寒著称。这里沟壑纵横、土地贫瘠、干旱少雨。用明人诗句来说,是‘雁门关外野人家,不养桑蚕不种麻。百里并无梨枣树,三春那得桃杏花’。”仰望关口,山西省忻州市长城学会副会长杨峻峰感慨万端,“千百年来,这里的百姓守得住要塞关,却始终越不过贫困关!”

      不过,如今展现在记者眼前的雁门关,却是另一幅景象:葱茏的林木,俨然的屋舍,路上奔驰的轿车,以及来来往往农人的笑脸,昭示着这里早已不再穷苦凄凉。

      相反,这里给记者最强烈的感受是:闹忙!

      瞧,通往雁门的道路两侧,一个个“农家乐”的招牌不绝如缕;呼朋引伴进出“农家乐”的游客喧哗着、欢笑着,为旷野平添了多少生趣;而背着行囊、穿着靓丽衣着在关口拍照的“背包客”,则让这里的热闹有了“外来”元素!

      “春天花香扑鼻、夏日草木葱茏,秋有硕果盈枝、冬则银装素裹。这里有历史典故,又有山村风情,一年四季,游客不断。当地因势利导,探索出了一条‘名胜景区+乡村客栈’的发展之路,年接待游客200多万人次。老百姓由此闯过‘脱贫攻坚’这道关!”杨峻峰这个义务导游当得很称职。

      从雁门关一路西行,抵达宁武县。杨峻峰遥指远处河谷说道:“以前,长城从恢河上经过,宁武关就成了万里明长城上大关中唯一的水关。因其地处‘外三关’中路,因此具有‘北屏大同,南扼太原,西应偏关,东援雁门’的重要战略作用。”

      由于岁月侵蚀,如今,宁武关唯留一座重檐翘角的鼓楼巍然屹立,诉说着昔日的鼓角争鸣。

      “从发展这个角度讲,宁武曾经走过一段弯路——粗放无度的矿产开采,让这片土地遍布‘创口’。也正因为教训深刻,今天的宁武,在生态治理、绿色发展上,用力最深。”一路前行,杨峻峰不时指着车窗外向记者介绍,“你看,那就是处废弃的矿山,植被正在逐渐修复……你看,这里的坡地、荒地、滩地里,老乡们都利用起来种了中草药、各种杂粮……这是莜麦地,长得多好!宁武可是‘中国高原莜麦之乡’……”

      车行至一片开阔处。放眼望去,成排的光伏发电板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颇有“甲光向日金鳞开”之感。“这里光照时间长,光热资源丰富,全年有效光照时间可达1480小时。和‘绿色’农产品一道,‘绿色’光伏电站,也是这个曾经的深度贫困县稳定增收的支柱。”杨峻峰说。

      告别宁武,记者一行沿着长城一号旅游公路继续西行。这里的景色又有不同。放眼望去,层峦山脊处不时冒出一个烽火台。以黄河为天险、以长城为策应的偏头关水陆防线、山河关堡尽收眼底。

      “以前这里贫困,主要是靠天吃饭,农业生产水平低。现在依靠科技,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农民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走,咱们去看看……”

      在杨峻峰带领下,记者来到“中国杂粮之都”产业融合园区。在杂粮产业大数据中心,“区块链溯源系统”令记者叹为观止。这里,记录着忻州杂粮“产、购、储、加、销”的每一个细节。打开大数据可视化平台,各种植区的种植面积是多少、产量有多少、产值达到多少、生产资源消耗了多少……全链条各种数据一目了然。

      而在不远处的忻州半导体产业园,记者发现,另一个链条也在快速形成。“从2018年至今,短短4年时间里,忻州半导体四条产业链已各具雏形,补链、延链项目还在陆续落地。一个‘半导体产业生态系统’已经呼之欲出。”园区负责人朱瑶告诉记者。

      记者踏访雁门、宁武、偏头三关,那刻满沧桑的巍巍关隘,见证了千百年的战火烽烟,也见证了新时代当地群众勇闯“脱贫关”“生态关”“科技关”的壮志豪情!感慨,不觉油然而生:

      凝望“三关”却依旧,天地如今已不同!

      (本报记者 杨 珏 本报通讯员 王 婕)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