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10日 星期日

    【中国好手艺㊳】十年磨一“笺”

    讲述人: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郑名川

    作者:本报记者 颜维琦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10日 01版)

      【中国好手艺㊳】

      小说《金锁记》开篇,把上海的月亮比作“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

      “朵云”是旧时书信的雅称。朵云轩从南京路附近一家小笺扇庄起家,120多年来,木版水印制笺没有断过。朵云轩的信笺,确可作为近代上海的一种文化符号。

      说十年磨一“笺”,不是夸词。每件作品,都是时间“堆”出来的,靠的是简单的工具、精妙的技艺——所用工具不过毛笔、拳刀、棕刷、棕耙这些,工序则极考究。

      首先是勾描,要根据原作用笔的干湿浓淡和设色的微妙变化,分组分版勾摹在雁皮纸上。色彩和笔墨简单的,要分十几套版,大幅的甚至分到几千套之多。

      接着是刻版。拳刀就是一种画笔,顿挫之中,看得见轻重缓急。刻制成大大小小的饾版后,就可以水印了。要选用原画所用的颜料,掸刷在饾版上,再按次序把所有的分版套印在宣纸或画绢上。

      有人说,木版水印是个“深坑”。的确,工艺之繁复,工本之浩大,难以计量。浅深浓淡之间,一丝一叶之微,全靠自己把握。哪怕重复一道工序,每天的状态也不一样。因此,从事这项技艺的人会觉得,永远在学习,没有终点。

      这也是它的魅力,一旦“入坑”,你就会深深爱上它。我生活在一个手艺人家庭,从小跟着做木雕的父亲干活。从中国美院国画系毕业时,我放弃成为画家的梦想,加入木版水印的事业。

      这几年,我们从大量的尺牍信札中寻找线索,新雕印了60多套笺作。每一张小小的笺纸背后,都凝聚着数不清的“繁烦”,但我们乐此不疲。

      (本报记者颜维琦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