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日

    以雨为令,打好防汛“主动仗”

    作者:本报记者 陈晨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03日 07版)

        福建水口水电站持续多日开闸泄洪。新华社发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组织力量积极防汛抗灾。新华社发

        在广东韶关市曲江区樟市镇铁厂村,消防救援人员转移被困群众。新华社发

      【经济界面】

      预警!预警!日前,南方强降雨不断。6月20日,广东水文局升级发布洪水橙色预警,影响范围包括韶关和清远,彼时的广西也遭受暴雨袭击。20日当天,河池金城江区、南丹县中小学因暴雨停课。21日,江西连发三次洪水红色预警、一次蓝色预警。

      升级!升级!6月21日19时,广东省防指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当天22时,珠江防总、珠江委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

      当北方的人们还在高温中盼着降雨带来一丝凉意时,南方尤其珠江流域已经与洪水展开了多个回合的较量,也将又一年的汛期带入大众视野。还未进入“七下八上”的防汛关键期,暴雨和洪水已密集登场。到目前为止,雨水情有何特点?抵御珠江流域洪水已采取哪些措施?接下来全国汛情如何发展?记者进行了采访。

    1.洪水来势汹汹,汛情为何如此严峻?

      “极端暴雨、洪水来势汹汹”,说起最近珠江流域的汛情,水利部珠江委水文局副局长钱燕这样形容。

      多个人们不想看到的“第一”“最高”“最大”印证了钱燕的表述。5月21日至6月20日,珠江流域北江、西江中游累积降雨量分别为常年同期的2.3倍、1.8倍,均列1961年有完整资料以来第一位;西江、北江先后出现6次编号洪水,其中西江4次、北江2次,与1994年并列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珠江发生2次流域性较大洪水,北江发生特大洪水,英德站洪峰水位35.97米,超过1951年有实测资料以来最高水位1.46米,飞来峡水库入库洪峰流量19900立方米每秒,为1915年后最大。

      为何珠江汛情如此严峻?钱燕首先向记者科普了“龙舟水”的概念。“‘龙舟水’一般指每年端午节前后,也就是5月下旬至6月中旬,广东、广西、福建一带出现的持续性大范围强降水。”钱燕介绍,今年珠江流域“龙舟水”比往年更“凶”,为近15年以来最强“龙舟水”,原因在于今年南海夏季风爆发较常年同期早了5天,南海夏季风爆发后,西南暖湿气流显著增强,同期,北方冷涡活动较为活跃,促使冷空气不断南下,而副热带高压位置偏南偏西且较为稳定,致使冷暖空气在珠江流域上空频繁交汇,形成持续性的强降雨天气。

      “冷暖空气在华南至江南南部东部上空持续交绥,导致珠江流域连续出现7次强降雨过程,雨区高度重叠,主要集中在西江中游支流柳江、桂江及北江上中游,且暴雨强度大、累积降雨量大,连续引发流域内主要河流频繁出现编号洪水。”水利部信息中心副主任刘志雨告诉记者,受强降雨影响,珠江流域累计有227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以上洪水,其中11条河流发生超保证水位洪水、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实测纪录洪水。

      西江发生4次编号洪水、北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珠江流域频繁出现编号洪水,构成了到目前为止我国汛情的一大特点——主要江河编号洪水偏多,分布集中。截至6月28日,全国主要江河共发生8次编号洪水,列1998年有统计以来同期最多,主要集中在珠江流域。

      刘志雨分析,汛情还呈现以下特点:入汛时间偏早,较常年早15天;降雨总体偏多,入汛以来全国面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多12%,其中华南东部北部、江南西南部、西南中部、东北中西部等地偏多3~7成;共发生19次强降雨过程,比1998年以来同期多6次。极端暴雨洪水量级大,除了珠江流域的暴雨洪水,江西鄱阳湖水系乐安河上游香屯站和中游虎山站水位、流量分别列1956年和1953年有实测资料以来第1位。江河洪水多发频发,入汛以来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有417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较1998年以来同期均值偏多8成,其中13条河流发生有实测资料以来最大洪水。

    2.科学调度水库,“水龙头”何时拧开、开多大?

      “收到!”6月21日17时,接到水利部珠江委最新调度指令后,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水调科科长黄光胆立即组织科室人员会商。值班员李颖飞快地敲着键盘,随后,屏幕上出现一组数据。这份根据最新调度指令及当时来水预报情况做出的调度演算结果,包含了水库水位控制、出库流量、闸门抬起高度等信息。在李颖向受影响单位和个人发送经审核的防洪调度报告及泄流预警短信时,值班员谢燕平已填好闸门运行调度通知单,提交审核后随即发出,水库出库流量随之调整。紧张的氛围中,关于水库调度的一切有序展开。

      科学调度水库是抵御洪水的重要手段。一座座水库就像江河上自带“水龙头”的“大水缸”,阀门拧得紧一点,下泄流量少一点,缸里存水多一点,就能为下游防洪化解更多压力、争取更多主动权。说来容易,实际调度时,既要提前腾出库容,又要减轻下游压力、保证下游安全,还要确保水库自身安全,“大水缸”预留多少空间合适?“水龙头”何时需要拧开、开多大?这些都需要科学考量。

      “要细算水账、精细调度。”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介绍,水利部门综合考虑洪水总量、洪峰、过程等要素,聚焦流域防洪控制性断面,精细精准调度水工程,充分发挥水库拦洪削峰错峰作用。

      记者了解到,针对北江特大洪水的水情、工情、灾情,水利部珠江委及时向广东省水利厅提出北江蓄洪、滞洪、分洪调度建议方案,指导飞来峡水库、潖江蓄滞洪区运用。在应对西江洪水过程中,西江干支流24座重点水库发挥作用,上游天生桥一级、龙滩等水库群拦洪20亿立方米,支流郁江百色、柳江落久等水库拦洪9亿立方米,在建的大藤峡水库提前腾出7亿立方米库容,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精准削峰。水库群联合调度,降低梧州段水位约1.8米,保证了西江沿线防洪安全,避免了西江、北江洪水恶劣遭遇。

      截至6月28日,长江、淮河、珠江、松辽、太湖流域调度运用2160座(次)大中型水库拦蓄洪水537亿立方米,初步统计减淹城镇910个(次)、减淹耕地面积808万亩、避免人员转移506万人。

      与洪水过招,除了科学精准调度水工程,预测预报、堤防巡守等手段一个也不能少。

      以防御珠江洪水为例,王章立说,水利部及时启动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组织各级水文部门实时分析演算降雨—产流—汇流—演进过程,发布洪水预警473次;联合气象局发布山洪灾害气象预警,指导流域内相关省区利用山洪灾害监测预警平台向25万名防汛责任人发送预警短信42.5万条,向社会公众发送预警短信1.2亿条;每天抽查100座小型水库“三个责任人”履责情况,对流域内强降雨区覆盖的660座病险水库,预警短信直达相关责任人;派出工作组、专家组赴一线督促指导,广东、广西累计巡堤巡坝51万人次。

    3.北方或面临大汛考验,存在哪些薄弱环节?

      最近几天,“青岛即墨城区短短一小时内降雨量迅速累积至90毫米”“山东济宁出现特大暴雨”“武汉出现今年以来最强降雨”等新闻登上热搜。而此前被暴雨轮番侵袭的珠江流域,目前西江、北江水位已全线退至警戒水位以下。接下来,全国汛情将如何发展?

      刘志雨回应,据预测,汛期7-8月,我国极端天气事件偏多,区域性洪旱较常年偏重。汛期以北方多雨为主,黄河中下游、海河、淮河、辽河、长江流域汉江等可能发生较大洪水,长江、珠江、松花江、太湖流域可能发生区域性暴雨洪水,上述流域需要重点关注。预测今年海河流域北三河、大清河、子牙河、漳卫南运河均有可能发生较大洪水,防汛形势不容乐观。华中南部、西南东南部、西北西部北部等地可能出现阶段性旱情。

      刘志雨提到的海河流域,地处华北平原,山区坡陡、源短流急,洪水呈现洪峰高、洪量集中、陡涨陡落等特点。由于洪水预见期短、突发性强、致灾风险高,防御难度很大。

      “我们将强化监测预报预警,滚动分析演算洪水情况,根据洪水演进和水工程蓄泄预演结果,系统考虑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科学调控江河干流重点断面洪水,在重点地区、重要工程预置巡查人员、技术专家、抢险力量,把握洪水防御主动权。”王章立说。

      未雨绸缪,方能在洪水到来时抢占先机。早在今年年初,水利部就指导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珠江、松花江、太湖七大流域防总有针对性地落实本流域水旱灾害防御措施、开展防御实战演练,对水库安全度汛、山洪灾害防御等重点工作进行安排。

      尽管防汛这根弦始终绷得很紧,但客观来看,目前防汛仍存在薄弱环节。王章立坦言,主要表现为一些江河缺乏防洪控制性工程,部分河流堤防未达设计标准;病险水库安全度汛压力大,部分中小水库泄洪能力不足;局地短历时极端暴雨预报准确率不高,一些北方河流洪水预报难度大。部分基层干部群众对暴雨洪水的突发性和致灾性认识不足、警惕性不够。

      对此,水利部将继续提升水旱灾害防御能力,推进病险水库、淤地坝除险加固,加快小型水库雨水情测报和大坝安全监测设施建设。加快蓄滞洪区布局优化调整和建设,持续开展风险隐患排查整治,确保河道行洪和水库泄洪通道畅通。加强流域水工程联合调度,减轻江河防洪压力。加强堤防巡查防守,发现险情及时有效处置,做到抢早抢小抢住。

      此外,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灾害防御各项措施也备受关注。王章立说,要加强雨水情信息监测,及时向低洼地带和山洪灾害危险区相关防汛责任人和群众发布预警,确保预警信息直达一线、到户到人,及时果断组织危险区人员转移避险,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本报记者 陈晨)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