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5月15日 星期日

    南太岛国不是美澳“后院”

    作者:陈晓晨 《光明日报》( 2022年05月15日 08版)

      近日来,美国和澳大利亚持续对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国——所罗门群岛施加外交胁迫,企图迫使该国废止已经与中国签订的安全合作协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率美军政代表团赴所,向其总理索加瓦雷当面施压;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公然宣称澳必须“为战争做好准备”,更有堪培拉决策圈人士撰文威胁要派兵入侵所罗门群岛。美澳如此公然胁迫一个小岛国,背后动机是在南太平洋地区推行“印太战略”,根本症结是把南太岛国当作自家势力范围。

      然而,南太地区不是美澳的“后院”,南太岛国也不再是西方殖民地。随着近年来南太岛国独立自主意识上升,开展多元外交,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合作积极推进,将继续支持南太岛国自主发展。

    极力推行“印太战略”

      美澳对所罗门群岛这样一个南太小岛国公然实施外交胁迫,是为了在南太地区推行其所谓“印太战略”,维护地区霸权。

      美国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对南太岛国毫不关心。坎贝尔5月2日的表态在这一点上所言不虚:“南太岛国已经几十年没见过美国大使了。”在坎贝尔此次访问前,美国高级别官员已经37年没有到访过位于南太中心的斐济,美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大使馆已经关闭了29年。正如所罗门群岛主流英文日报《所罗门星报》所言,“华盛顿自从二战后实际上就彻底遗忘了所罗门群岛,现在它终于‘想起来了’,然后逼着索加瓦雷总理放弃和中国的协议。”

      美国此时“想起来”南太岛国,是出于施行其所谓“印太战略”的地缘政治需要。“印太战略”明确将南太岛国纳入其“战略”范围。美国的主要目标是遏制乃至“推回”中国在南太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而南太岛国成为美国大搞地缘政治的受害者。

      澳大利亚之所以对中所安全合作协议抱敌视态度,除了追随美国、炒作议题配合国内大选等因素外,还为了加强对其周边地区的控制。澳大利亚《2020年国防战略更新》提出,从印度洋东北部穿过东南亚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西南太平洋的“紧邻区”直接关系到澳安全利益,宣示澳必须有能力在此区域内行使影响力。澳大利亚为此加快实施“太平洋升级”战略,企图全面加强对上述区域的控制,从南线配合美国的所谓“印太战略”。可以说,美澳对所罗门群岛的胁迫完全出于地缘政治动机。

      所罗门群岛成为美澳地缘政治观念在南太首当其冲的受害者。美前驻所大使艾伯特-格雷直言不讳地表示,所罗门群岛的重要性是因为它所处的战略位置。2019年9月,所罗门群岛克服重重阻力,与台湾当局“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美国对此恼羞成怒,对所罗门群岛施加全方位报复,报复手段之一就是在所谓“印太战略”框架下拿出重金扶持所罗门群岛国内的分离主义势力。在反华势力的唆使和“印太战略”资金的直接支持下,2021年11月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爆发了“11·24”骚乱,一伙有组织的分离主义暴徒针对中资企业和华人华侨商铺实施打砸抢烧,造成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可以说,“11·24”骚乱完全是所谓“印太战略”直接导致的。

      所罗门群岛政府在“11·24”骚乱平定后开展安全合作多元化,邀请其他南太岛国和中国赴所开展警务合作,目的是提升本国警务人员的执法能力,维护社会安定。在此基础上,中所签订安全合作协议,旨在保障中所警务合作的开展,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骚乱,确保在所中方人员生命财产安全。这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正常正当、合法合理的合作。美澳对中所安全合作协议的诋毁不仅完全站不住脚,而且是对其地缘政治操弄造成恶果的漠视。

    美澳势力范围思维是症结

      更深层次剖析,美澳对所罗门群岛施加外交胁迫的背后,是美澳根深蒂固的势力范围思维。在他们眼里,所罗门群岛等南太岛国只不过是自家“后院”,美澳才是“管理者”。澳总理莫里森就宣称,“这是我们的小土地。”在澳大利亚,“小土地”意为自家牧场中的一小片空地。澳内政部长安德鲁斯更是直指南太地区就是澳大利亚的“后院”,妄称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的合作是“堵了家门口的台阶”。换句话说,美澳自认为在南太地区可以为所欲为,而中国与南太岛国开展合作就是进入自家“后院”。这是美澳插手中所安全合作以及对所胁迫的深层次原因。

      美澳以势力范围思维看待南太地区由来已久。1949年,时任美军远东司令部司令麦克阿瑟宣称该地区已成为“美国湖”的一部分。更早前的巴黎和会上,时任澳大利亚总理休斯提出澳版“门罗主义”,称“太平洋岛屿之于澳,似护城河之于城”。美澳1951年签订的《拉德福德—柯林斯协定》直接划定了美澳各自在南太地区的势力范围,该协定理论上至今仍具效力。更重要的是,这种势力范围思维已经根深蒂固,在“印太战略”背景下显性化,以至于美澳决策者根本不考虑这种对主权原则的公然违背有何问题。

      与势力范围思维相伴的是美澳对南太岛国的“家长心态”。正如索加瓦雷总理5月3日在所议会上控诉的,“我们被(美澳)视为幼儿园学生……需要受到监督。”尽管南太岛国已经在法理上摆脱了殖民地地位,但美澳仍以“家长”自居,以“太平洋家庭”之名,行“门罗主义”之实,根源是美澳直到21世纪的今天还恋恋不舍的殖民迷思。

    南太岛国独立自主意识上升

      然而,南太岛国越来越不愿意当别人的“后院”,独立自主意识正在上升,不少南太岛国与美澳之间的矛盾因此加深。第一,美澳的“势力范围思维”和“家长心态”早已引发诸多南太岛国的不满,它们不再愿意被当作美澳的“后院”。不少南太岛国领导人和有识之士表明,他们不是美澳的附属物,而是独立的主权国家;他们不是“幼儿园学生”,而是有权决定自己命运的“大海洋国家”。第二,南太岛国不希望被卷入大国地缘政治,而是希望解决困扰该地区的诸多棘手问题,包括气候变化、海洋治理与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南太岛国重视气候变化问题的呼声日益提高,但美澳应对气候变化态度消极,这成为南太岛国与美澳之间矛盾的焦点。第三,南太岛国重视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地区治理,关注地区合作与地区认同,主张“蓝色太平洋”发展计划,希望减少过度的地缘政治给这个地区带来的负面影响。但美澳专注于传统安全领域的地缘政治竞争,漠视南太岛国的切身利益。最后,多数南太岛国希望对外开展自主的多元外交,加强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合作,反对二元对立的冷战思维。

      南太岛国独立性的上升是该地区正在经历的重大变局之一。正如索加瓦雷总理所说:“奉劝那些把我们称作‘后院’的人不要再给我们贴此标签,我们是在联合国拥有平等投票权的主权独立国家。”这一表态得到了所罗门群岛议会多数、国内主流舆论和不少其他南太岛国人士的支持。美澳操弄地缘政治、将南太岛国视为“后院”的做法注定不得人心。

    中国与南太岛国持续深化务实合作

      中国和南太岛国同属太平洋国家,人民交往历史悠久。当前,中国同南太岛国联系越发密切,已经是南太地区发展与安全的直接利益攸关方。澳大利亚称,中国不是南太地区国家,所以不能在该地区与具体国家开展特定领域合作,这种说法完全不合正常逻辑,澳大利亚要为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合作画红线更是荒谬之极。中国同南太岛国将克服地缘政治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影响,继续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

      第一,继续推进中国与南太岛国共建“一带一路”,将全球发展倡议与南太岛国的“蓝色太平洋”发展计划相衔接,重点支持南太岛国做好抗疫和防灾减灾、发展蓝色经济并应对气候变化,提升南太岛国自主发展的能力。第二,用好中国与南太岛国在2021年10月建立的一系列合作机制,包括中国-太平洋岛国应急物资储备库、中国-太平洋岛国减贫与发展合作中心、中国-太平洋岛国渔业合作发展论坛和中国-太平洋岛国应对气候变化合作中心。今年4月底,就在美澳炒作中所安全合作协议的同时,中国-太平洋岛国应对气候变化合作中心正式启用。谁在促进、谁在阻碍南太岛国发展,一目了然。第三,统筹发展和安全,一手促发展,一手保安全。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这同样适用于南太地区。以所罗门群岛为例,一方面深化中所安全合作,保障社会稳定;另一方面结合所罗门群岛的优势禀赋与近期需求,重点支持所方发展蓝色经济,共建海洋命运共同体,近期支持所方办好太平洋运动会,建设“健康丝绸之路”。

      行胜于言。这些举措将证明,中国为南太地区和平与发展提供着建设性力量。

      (作者:陈晓晨,系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国别与区域研究所副所长、华东师范大学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