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5月12日 星期四

    野生动物,它们也在守护人类

    作者:赵序茅 《光明日报》( 2022年05月12日 16版)

        新华社发

        新华社发

        新华社发

        新华社发

        新华社发

      人们对野生动物的感情总是有些矛盾——一方面,觉得它们弱小、无助,需要人类的保护,同时,人们也认识到野生动物在地球生态系统中的重要作用,近年来的保护力度逐渐加强;另一方面,又觉得有点恐惧,毕竟,无论是非典型肺炎,还是近几年肆虐的新冠肺炎,病毒的原始宿主都是野生动物。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野生动物其实也在守护着人类,是抵御病毒侵袭人类的一道屏障。

    野生动物是病毒的“潘多拉魔盒”?

    只要减少和野生动物的接触,病毒跨物种传播的概率并不大。

      人类演化史就是一部与疫情打交道的历史,特别是近百年来,人类因病毒而死去的人口远超过因战争死去的人口。肆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流感病毒,感染了10亿人,保守估计死亡人数超2000万。2003年春季,非典型肺炎(SARS)暴发。世界卫生组织2003年8月发布数据显示,非典疫情波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累计病例共8422例,死亡人数919人。2014年寨卡病毒暴发,感染了巴西百余万人,造成几千例新生儿小头畸形症。进入21世纪以来,仅因冠状病毒就引发三次全球瘟疫:一是SARS病毒;二是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三是新冠病毒,它们的传播、扩散均和野生动物身上携带的病毒密切相关。

      据统计,人类传染病60%来源于动物,50%的动物传染病可传染给人类。1970年至今,新发和再发传染病中超过75%为人兽共患。以冠状病毒家族为例,科学家已在近200种蝙蝠身上发现超过500多种。蝙蝠也是许多病毒的原始宿主,比如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狂犬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

      那么,这些野生动物是病毒的“潘多拉魔盒”吗?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下,野生动物体内的病毒为何会在人类社会中传播?

      近些年的研究表明,根源主要在于人类和野生动物接触增多,导致野生动物体内的病毒和人类密切接触,增加变异和在人群中传播的风险。例如,全球非法和合法野生动物的贸易估算在每年3000亿美元,意味着每年数以万计的野生动物流入人类社会。人类活动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也是导致人兽共患病增加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在亚马孙流域,森林覆盖率下降4%,疟疾的发病率会提高50%。

      只要没有打开这个“魔盒”,人类就是安全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病毒的跨物种传播,并不是野生动物的“错”,根源还在于人类。

      我们经常说要保护野生动物,在很多人眼里:它们弱小、无助、可怜,需要人类的保护。其实,我们之所以要保护野生动物,是因为野生动物也在保护我们人类。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类开始重新思考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从流行病传播的角度来说,只有真正找到病毒的中间宿主,才可能彻底切断疫情的传播链。同样,只有真正意识到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才能杜绝类似悲剧的发生。

    野生动物只能被保护或利用?

    长期以来,野生动物在守护人类健康上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现在我们不能和野生动物多接触,等将来科技发达了,疫苗水平和治疗水平进一步提高,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了?答案是否定的。长期以来,我们对野生动物的认知,还停留在保护或利用上,忽略了野生动物在守护人类健康上的重要作用。笔者仅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简要介绍:

      首先,野生动物可以通过生物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控制疾病的传播。

      坦桑尼亚的塔拉吉利国家公园中大象和犀牛被偷猎严重。但人们惊奇地发现,伴随着大象和犀牛的减少,保护区附近人家饲养的牛羊等牲畜也出现大量死亡。专家发现,造成家畜大量死亡的,是一种生活在灌木丛中的舌蝇,其叮咬致使动物患病——在自然状态下,大象和犀牛有踩踏灌木的习惯,会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灌木的数量。由于大象和犀牛被偷猎严重,灌木的数量大量增加,为舌蝇的繁殖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条件,导致牲畜受到传染病的严重侵害而死亡。

      莱姆病的暴发也与野生动物的减少有关。研究者发现,人类砍伐森林破坏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使得森林中的顶级捕食者如狼、狐狸、鸮等数量下降,导致莱姆病菌的重要宿主——白足鼠数量增长,进而增加了莱姆病通过蜱虫传播到人的可能性。

      其次,野生动物可以通过“稀释效应”来减少人兽共患病的传播。

      生态学中有“稀释效应假说”:物种多样性越高,人类感染疾病的风险就越低。也就是说,物种多样性越丰富,生态系统就越稳定,生态系统的稳定和安全关系到人类自身的健康。

      虽然生物多样性高的地方病原体数量也多,但单一的病原体数量多并不代表风险大——疾病传播过程高度依赖于接触频率,生物多样性可以通过宿主竞争和调节功能降低接触的可能性。换句话说,物种多样性高的地方,接触病毒的频率就会降低,从而减少暴发人兽共患病的机会。此外,研究表明,随着人类活动的加剧,不仅物种多样性减少,物种的群落结构也在发生变化。通俗地讲,在人类活动越密集的地方更容易和那些携带人兽共患病的物种共存,比如我们可以在城市中看到刺猬、鼠类等,增加了病毒传播的概率。

      再次,野生动物是保护生态系统稳定的重要一环。

      野生动物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生态系统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要知道,病毒先于人类存在于地球上,而人类之所以没有被很多病毒感染,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野生动物在病毒与人类之间竖起了一道屏障。

      同时,生物多样性也通过与环境之间的管理间接影响到人类的健康。曾经有人提出“老朋友假说”,认为人类的免疫系统和生存于人类消化系统的微生物协同进化,因此这些微生物是人类免疫系统的一部分。而人体的内微生物会受到环境微生物的影响,生活在生物多样性高、生态系统稳定的环境,环境中的微生物可以补充人体内微生物的多样性,帮助人体更好地适应新的食物和环境。

      现实生活中,在人类活动的影响下,野生动物正在面临种群、栖息地等巨大变化。这些变化会给人类带来什么影响,目前还未可知。以亚马孙雨林为例。棕榈树是热带雨林的主要树种之一,经过长期的协同进化,高大的棕榈树结出硕大的果实,吸引一些大嘴(喙)鸟类的传播,完成森林更新。然而,随着人类狩猎的加剧,大嘴鸟类种群急速下降,从而影响棕榈树种子的传播,那些高大的、结出大果实的棕榈树面临灭顶之灾,而结小果实的棕榈树转而依靠小嘴鸟类的传播,受到了自然选择的青睐。这一结果影响了整个热带雨林的群落结构。我们知道,热带雨林是地球之肺,对地球生态环境的影响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这样的改变会给地球带来怎样的影响?或许,只有历史能给我们答案。

    一两种动物灭绝无所谓?

    一种生物的丧失,会直接或间接导致10~30种其他生物的丧失。

      今天的物种灭绝速率是人类还没有主宰地球以前的100~1000倍。人类对野生动物最大的危害,是对其栖息地的破坏——目前全球2/3的野生动物栖息地遭到人类的干扰和破坏,使得大批野生动物面临灭绝的风险。

      国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中国受威胁的脊椎动物有932种,已经占到了所有动物的21.4%;生活在中国境内的六种大型动物,包括三种犀牛、普氏野马、高鼻羚羊、新疆虎,在近百年左右的时间全部灭绝,永远从地球上消失。

      改革开放后,我国加大了野生动物保护力度。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新理念深入人心,从立法到保护区的建立,再到国家公园等的建设,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跃上新台阶。

      可能有些人觉得,地球上几千万个物种,灭绝一两个无伤大雅。这种想法,实在大错特错。著名的生态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先生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大概的意思是:人类需要蚂蚁,但蚂蚁不需要人类。蚂蚁虽然不起眼,但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分解者之一,对地球上的物质循环和能量循环起到重要作用。作为生态系统金字塔基座的重要一部分,蚂蚁的灭绝或将导致地球生态系统的崩塌。

      每种生物都生活在一定的生态系统中,并与其他生物种类相联系、相互作用。一种生物的丧失,会直接或间接导致10~30种其他生物的丧失,10~30种生物的丧失又会导致上百种、上千种甚至上万种生物的丧失。

      这对人类健康也将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某些生物的数量减少或灭绝,必然会影响它所在的生态系统。若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的破坏,野生动物体内的病毒就需要寻找新的宿主,人类被感染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对野生动物保护而言,“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还远远不够。我们应有更高的追求:人、动植物、微生物的和谐共存。大家共同生活在地球,融合于生态多样性之中,彼此相互依存。

      如前所述,病毒先于人类存在于地球上,它们既威胁着人类,也同整个生态系统协同进化。灭绝病毒是不现实的。而从某种程度上说,野生动物是人类抵抗病毒的一道生态长城,维持生物多样性,确保生态安全才能确保人类健康!

      (作者:赵序茅,系兰州大学青年研究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