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4月03日 星期日

    让英烈魂归故里

    ——志愿军烈士安葬及遗骸归国纪事

    作者:潘宏 杨涓 《光明日报》( 2022年04月03日 05版)

        2020年10月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残历碑广场上,抗美援朝老英雄李维波与战友们交流。张维平摄/光明图片

        这是位于辽宁省丹东市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里的英烈墙。新华社发

        2021年9月2日,志愿军烈士的遗骸抵达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新华社发

      清明又至,慎终追远之际,人们不禁想起70多年前那些保家卫国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志愿军烈士。今日之山河,他们曾用生命捍卫;今日之美好,他们曾用热血换来。他们建立的不朽功勋祖国和人民始终没有忘记,他们的安葬及遗骸归国也一直被祖国和人民牵挂着。随着国家“忠骨计划”的展开和DNA检测方法等的运用,将会有更多的志愿军烈士魂归故里。

    为志愿军烈士修建陵墓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迅速组成所谓“联合国军”出兵朝鲜进行武装干涉,不顾中国政府一再警告,悍然越过三八线,把战火烧到中朝边境。危急关头,应朝鲜党和政府请求,中国党和政府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有290余万将士奔赴朝鲜作战,历经两年零9个月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10多万志愿军烈士血洒疆场,他们用巨大的牺牲,抵御了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捍卫了新中国安全,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彰显了志愿军敢打必胜的血性铁骨和顽强品格。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因战场环境紧张复杂,阵亡的志愿军烈士,除少数运回国内安葬外,大多在阵地附近就地掩埋。1951年7月战争转入阵地防御作战后,战线相对稳定,志愿军政治部专门下发文件,对战时烈士工作做出详细具体的规定。为了安葬从朝鲜战场上运送回国的烈士和因负伤回国医治无效而牺牲的烈士,原东北人民政府决定在安东(今丹东)、沈阳等地修建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按照有关规定,团以上干部及特等功臣、一级英模,安葬于沈阳市烈士陵园;营级干部及一等功臣、二级英模,安葬于丹东、集安、长甸河口等地。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后,为妥善安置分散在朝鲜各地的志愿军烈士,1954年4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发出关于修建烈士陵园的指示,并成立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修建委员会专门指导这项工作。朝鲜党和政府及朝鲜人民也对陵园建设给予了最大的帮助和支持。经过几年努力,在朝鲜境内共建起8处中心烈士陵园,分别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云山志愿军烈士陵园、价川志愿军烈士陵园、长津湖志愿军烈士陵园、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上甘岭志愿军烈士陵园、金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新安州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朝鲜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是朝鲜境内志愿军烈士陵园中规模最大、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毛岸英等134名烈士长眠于此。1970年,根据金日成的指示,经中国政府同意,朝鲜党和政府拨出专款为志愿军修建合葬墓。在其后的几年中,共修建了62处志愿军墓地和243个烈士合葬墓,将分散在各地的大部分抗美援朝烈士集中安葬。此后,陆续有新发现的抗美援朝烈士遗骸被安葬在这些合葬墓。

      与此同时,寻找和挖掘志愿军遗骸工作一直在进行。1954年9月,根据停战协定相关规定,朝中方面与“联合国军”进行了双方阵亡人员遗体交换,对方共送还志愿军遗体1万余具。1958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一批部队撤离朝鲜,志愿军在板门店的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仍有一个代表团,除负责停战协议后的善后事务,还负责协调接收在韩国境内发现、转交的疑似志愿军失踪人员遗骸。据统计,1981年至1997年,共有43具在韩国境内发现的志愿军遗骸被交还给中国,这些遗骸都被安葬在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并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20世纪90年代初,国际关系和朝鲜半岛形势发生重大变化。1994年,中国政府鉴于朝鲜方面已召回军事停战委员会中的朝方代表团以及该机构事实上已停止运转的现状,决定撤回军事停战委员会中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寻找、挖掘和掩埋志愿军失踪人员遗骨的工作也随之结束。

      曾参与安葬烈士的志愿军老战士,70多年后对那段往事都还记忆犹新。原志愿军第26军后勤部第三医院文化教员张书义,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担任过烈士安葬组组长,负责安葬烈士和转运重伤员。他回忆说:“安葬组的工兵班查看地形、挖好墓穴。护士用酒精擦净烈士身上的泥污和血迹,为他们整理衣物。组长清点烈士遗物,登记信息,在简易地图上标注安葬地点。大家一起用白布把烈士遗体包裹整齐进行安葬。”当年负责志愿军烈士陵墓建设的原志愿军政治部助理员刘秀峰回忆,按照志愿军政治部要求所属部队均建立了完整的烈士陵园墓地档案,每个陵园墓地均印制了《陵园墓地埋葬情况登记表》,内容包括陵园位置图、烈士墓地安葬分布图、安葬顺序、编号和烈士名册,包括姓名、功模、部别、职务和原安葬地;以师为单位绘制了烈士陵园墓地位置分布图,每座陵园墓地位置、编号、烈士数和无名烈士数均标在地图上。当时还请朝鲜同志帮助拍摄了一部纪录片。

    让更多志愿军烈士能够“回家”

      2000年4月,为了搜寻美、韩在朝鲜战争中的阵亡者遗骸,韩国国防部开始启动朝鲜战争战死者遗骸发掘工作,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再次受到关注。2013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时主动提出准备送还坡州墓地的志愿军遗骸,中韩双方达成共识,建立交接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的合作机制,每年协商在韩国发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事务。

      2014年3月28日,首批437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从韩国仁川机场踏上归国之路,祖国用最高礼遇迎接英雄回家。2015年3月20日,第二批68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16年3月31日,第三批36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17年3月22日,第四批28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18年3月28日,第五批20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19年4月3日,第六批10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20年9月27日,第七批117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2021年9月2日,第八批109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至今,中国已经迎回825位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他们都被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今后,我国还将进一步加强与韩方务实友好合作,积极推进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联合搜寻工作,让更多志愿军烈士英魂早日回到祖国。国家有关部门协调多个单位推动展开志愿军烈士遗物鉴定和DNA信息采集,对已发掘的烈士遗物进行清点整理,建立电子化档案,为无名英雄开展寻亲活动,迄今为止已有多位烈士寻亲成功。2015年国家启动“忠骨计划”,通过志愿军烈士遗骸DNA对比,找到他们的亲人。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团队接受了任务,建立“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将借助DNA检测方式,确定烈士身份,这将帮助更多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能够早日“回家”。

    以“水门礼”为志愿军烈士接风洗尘

      山因脊而雄,屋因梁而固。烈士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对烈士的褒扬是继承和发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最高体现。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造就了志愿军中诸如黄继光、杨根思、邱少云等无数英雄和无名烈士,他们都应该受到国家的褒扬和人民的缅怀。

      去时少年,归来一生。祖国以最高礼节迎接英魂归来。2021年9月2日下午,运送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专机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缓缓驶向停靠地点时,消防车同时喷射出水柱形成一道壮观的“水门”,民航界以最高级别的“水门礼”,为志愿军烈士接风洗尘,迎接祖国的英雄儿女回家!

      无论走多远不忘来时路,无论有多强大不能忘记民族自己的英雄。我国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革命烈士褒扬纪念工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法规,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革命烈士的褒扬和烈属的抚恤工作,包括修建公墓和烈士陵园等纪念设施、举行烈士纪念仪式、宣传烈士事迹、收集烈士遗物、慰问和优待烈士遗属等。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从设立烈士纪念日、建立功勋荣誉表彰制度,到制定英雄烈士保护法、修订烈士褒扬条例……一系列强有力的国家举措,在全社会大力营造了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的浓厚氛围和良好风尚。日前,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烈士褒扬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烈士褒扬工作的意见》,为推动新时代烈士褒扬工作创新发展提供了根本遵循。

      近些年来,国家持续推进境内外烈士纪念设施的管理保护工作,构建了以《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烈士纪念工作的意见》等政策法规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建立了分级管理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体系。实施全国重点烈士纪念设施保护改造工程,对部分全国重点烈士纪念设施进行了重点改造;组织开展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对散葬烈士墓和零散烈士纪念碑亭、塔祠等纪念设施进行了抢救性保护。深入推进境外烈士纪念设施修缮保护工程,据摸排,我国在27个国家约有180处烈士纪念设施,目前已实现对15个国家近百处境外烈士纪念设施的实地勘察,先后完成了对朝鲜桧仓、开城、安州、江东、顺安志愿军烈士陵园等境外烈士纪念设施的修缮保护,还将继续积极推进与相关国家磋商,有序实施境外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在此基础上,注重发挥烈士纪念设施的作用,通过广泛开展烈士公祭、组织志愿军老战士和烈士家属赴朝祭扫、为烈士寻亲、网上祭英烈等祭扫纪念活动,告慰烈士英灵,慰藉烈士亲人,大力弘扬英烈精神。

      铭记是最好的怀念,传承是最好的祭奠。今日之中国,壮美山河,轮到我辈来守护。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已历史性地落在我们肩上。新的使命担当需要我们从英雄身上汲取奋进力量,唱响新时代英雄赞歌,书写新时代壮美华章。

      (作者:潘宏、杨涓,分别系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研究员、助理研究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