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3月03日 星期四

    远程心理治疗有效吗

    作者:克劳迪娅·沃利斯(Claudia Wallis) 贾明月 《光明日报》( 2022年03月03日 14版)

      【环球视野】 

      疫情暴发前,临床心理学家莱斯莉·贝克尔-费尔普斯(Leslie Becker-Phelps)会在私人办公室接待来访者。她会密切观察来访者的举止和身体语言,如果是伴侣咨询,她还会观察二人相处的气氛。而新冠肺炎疫情迫使人们保持社交距离,改变了原来的咨询模式。现在,她的治疗有时通过视频会面进行,有时是通过电话。“我惊讶地发现这样也有用。”

      贝克尔-费尔普斯并不是在疫情期间唯一转换执业方式的人。美国心理学会(APA)于2020年10月发表了一项囊括1141名临床心理学家的调查,其中96%说自己为患者提供远程服务,也有同样多比例的人判断这种方式有效。而仅仅是在两年以前的2019年,还只有21%的心理学家报告会将视频会面作为一种服务选项,APA负责执业方式转变与质量的资深主管林恩·布夫卡(Lynn Bufka)说。不过,患者依然会怀疑:在视频里和心理治疗师见面,真的和面对面疗法一样有效吗?那起初的诊断过程呢?会不会有些类型的疗法比其他疗法更适合远程进行?对于有些问题,我们有肯定的答案;但对另一些问题,答案还不确定。

      新冠肺炎疫情前很久,研究者就开始探究远程心理疗法的作用。大部分研究关注的是用认知行为疗法(CBT)来治疗的抑郁症患者。这种疗法的目的是改变消极的思考和行为模式,“它非常适合研究,因为它有着清晰的结构和程序”,布夫卡说。2018年,一项包含20项研究、涉及超过1400名患者的荟萃分析发现,不管是面对面进行还是远程进行,CBT对于抑郁以及一系列焦虑障碍都同样有效。“它可以单人做也可以小组做,可以用电话也可以做线上干预,效果都没什么不同。”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皮姆·盖珀斯(Pim Cuijpers)说,他是这项荟萃分析的共同作者。

      研究者也研究了CBT的替代疗法,不过不如CBT研究得透彻。盖珀斯和荷兰、澳大利亚的同事一道发现,人际心理治疗(另一种高度结构化的疗法)在线进行时,对于抑郁症状的疗效大体与CBT相当;一项2020年的荟萃分析发现,即使是相比外在行为更关注问题根源的心理动力学治疗,也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有效实施。2017年有一篇综述囊括了远程治疗退伍军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41个研究,发现治疗PTSD的疗法中也有同样的结论。

      远程技术同样可以用来做诊断。不过,很多关于远程疗法的研究中,初始的诊断筛查是面对面进行的。“有人顾虑,远程诊断可能无法确认患者的严重程度。”布夫卡解释道。不过现在保险公司放宽了远程诊断和治疗的规则,临床医生也开始在初次评估中使用远程工具。“我在想,这样会缺失微妙的、非语言的沟通——在摄像头里不会像坐在房间里那样能捕捉到这些东西。”马萨诸塞州北安普顿库利·迪金森卫生保健系统(Cooley Dickinson Health Care system)的精神科医生彼得·霍尔珀林(Peter Halperin)说。不过他反而看到了其中的优点:“对某些人来讲,第一次谈论高情感浓度的话题时,就要走进一个新地方、见一个陌生人,是很困难的。我发现,如果是在自己家里跟我交谈,人们会更容易表达。”

      当然,远程治疗也存在问题。APA的调查发现,最常出现的问题是技术和联网问题,以及患者很难为谈话找到私密空间。“在车里接受咨询很常见。”贝克尔-费尔普斯说。有些患者怀念面对面咨询的亲密感,她自己也是。共处一室时,她可以利用身体做出动作,患者烦躁时可以富有同情地前倾,或者在有人过于激动时她也能掌控局势。

      和远程办公一样,远程治疗似乎也注定会持续下去。布弗卡说,很多地方还值得商榷,不过考虑到新冠时代心理健康服务需求的上升,让人们有更多获得治疗的选项不仅仅是为了方便,而是必须。

      撰文:克劳迪娅·沃利斯(Claudia Wallis) 翻译:贾明月

      (本版图文由《环球科学》杂志社供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