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04日 星期五

    文学灯火照亮世道人心

    作者:本报记者 刘江伟 《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04日 03版)

      【新春走基层】 

      除夕夜,湖北省文联主席刘醒龙和家人吃过年夜饭,一起聊天。他喜欢这样的时刻,家人闲坐,灯火可亲。2022年的春节,卸下重负的武汉,重回烟火人间。此时的街道张灯结彩,人影匆匆。

      但有时看到疫情报道,刘醒龙的心依然会悬起来。现在无论写什么,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提及疫情:“疫情没有彻底过去,做什么都不踏实。”2021年6月,他跟一支水上考古队到中国南海采风。即便在人迹罕至的大海上,刘醒龙也无法摆脱疫情给他带来的阴影。“身子只要有点不适应,我就会想自己是否感染了。”他说。

      回想起2020年春天,刘醒龙不禁慨叹:“当时1000多万武汉人,留守家中,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进行抗争。武汉之美,美就美在即使天下之险迫在眉睫,人们还能凭着对一碗热干面的热爱,陈述这座城市的坚强。”

      疫情防控期间,刘醒龙零散写了些文字,有访谈,有随笔,还有歌词《如果来日方长》,被谱成曲后,反响还不错。随后,他将一些断断续续的文字,重新构思写成一部20万字的长篇散文。“写的过程很顺畅,在那样的环境中也没办法刻意做什么,无非是想万一没有‘如果’,这些文字能告诉别人,那时武汉人对‘来日方长’的渴盼。”他说。

      2021年1月,长篇纪实散文《如果来日方长》如约而至。这部书从刘醒龙的母亲在疫情严峻时患重病写起,讲到二叔因为疫情次生灾害病故,尽可能从细微处入手,表现疫情之下武汉家庭、男女老少所思所想的生活情愫及以细流通江海的襟怀。

      “前后近一年时间,我写这部《如果来日方长》,最重要的体会就是两个字:陪伴!科学上的难题一般人解决不了,经济上的问题一般人解决不起,心理与精神上的伤痛,所需要的总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陪伴!”他希望用文学的灯火,点亮市井街巷,照亮世道人心。

      2021年,还有件事令刘醒龙振奋。刘醒龙黄冈老家的两个村子合并,几百户乡亲经投票决定,将他在1992年创作的中篇小说《凤凰琴》的名称作为村名,叫作凤凰琴村。

      “一部作品,能为生养自己的大地所铭记,能与这片大地真正做到血脉相通,是无比高尚的。”刘醒龙至今仍感慨万千,“作家有两种,一种用作品影响作家,一种用作品影响人民。写作之初,我就相信这样的判断,时间久了,对这种判断的体会更深刻。”

      2021年年底,他来北京参加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现场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感悟颇深:“之前,我正好读了从春秋到明清的一系列历史书,与当下时世综合起来,深感写作者不能太任性,不能分明是在大时代,偏偏要玩些小时代花样,不管史诗不史诗,自顾自地搞出一地鸡毛。在文学面前,不管有没有崇高感,至少都要知敬畏。”

      日子仍在继续。过去两年,刘醒龙天天想动手写长篇小说《青铜三部曲》的第二部,但总也无法静下心来。“2022年,无论如何都要动手写了。”他笑着说。

      (本报记者 刘江伟)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