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6日 星期三

    书写一代人的成长史

    ——读俞胜长篇小说《蓝鸟》

    作者:陈宗俊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6日 14版)

      作家俞胜的长篇小说《蓝鸟》(春风文艺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讲述了一个70后少年毕壮志的成长故事。作家也是70后,从书末标明的写作时间来看,这部长篇小说写作前后长达十余年。因此可以说,《蓝鸟》也是作家自己成长的一个见证。作为作家的同龄人,我在阅读小说过程中也不时被故事感染感动。读《蓝鸟》的过程,也是检阅与检讨70后这代人成长的过程。小说的意义就在于,作品真实而艺术地书写了70后一代人的成长史、精神史和心灵史,是一代人的精神证词。

      小说表现了一代人成长时空的个人化与历史化。作品的故事时间从1990年到2004年,这一时段正是中国社会走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期,社会各方面也随之发生深刻的变化,像小说中毕文章顶替父亲在县内燃机厂上班、BP机、大哥大、下海、金融理财等都是这个阶段代表性的符号或现象。另外,小说中涉及的空间,如东北的乡村、县城、哈尔滨、大连、深圳等,也随着上述时间的变化而变化。这样,小说将70后这代人成长中的关键时期,放置在上述中国社会特定时空下加以展开,就将一代人的成长史与时代的巨变史紧密勾连起来,表现了作为“历史中间物”的70后一代人成长的个人化与历史化,从而让小说有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与沧桑感。

      小说再现了一代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小说命名为“蓝鸟”就是这一象征。“蓝鸟”,即西方的知更鸟,据说看到这种鸟的人会得到幸福。小说中“蓝鸟”意象,代表着爱情,是“我”渴望爱情的一种标志。所以作品中“蓝鸟”的每次出现都与爱情有关。可以说,毕壮志爱的征途一路艰辛一路坎坷,但最终与初恋宋燕秋结婚。这样小说就给读者一种美好的期许与温暖的鼓励:只要不断寻求,那个真爱你的人最终就会到来。同时,“蓝鸟”更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象征。小说中主人公毕壮志的故事,从17岁一直到31岁。这是毕壮志奋斗拼搏的十余年,养兔、自学建筑设计、搬家小工、水果商贩……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相信我的明天会好起来,后天会更好”,最终毕壮志通过自己的奋斗成为远近闻名的“水果大王”。人物身上锲而不舍的精神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蓝鸟》围绕爱情与事业展开故事,艺术地再现了70后一代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不懈追求。

      小说刻画了一代人走向精神强健的历程。与其他一些70后作家的同类小说相比,《蓝鸟》的故事情节、叙事模式等方面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如毕壮志在成长过程中,也经历了主人公离家出走、人生磨砺、引路人的指引、成年仪式等几个重要的成长环节。当然,这种叙事模式不仅是70后作家此类作品的某种共性,而且是中外这类成长小说的某种共性。但与70后作家成长小说的一个显著不同之处在于,《蓝鸟》突破了同代作家笔下主人公大都主体性孱弱的不足,毕壮志是一个果敢的行动派,对外有自己较强的决策能力,对内有一定的理智控制能力。这样,《蓝鸟》就真实地描写了70后一代人的精神是如何走向丰盈的过程,一定程度丰富了同代作家同类题材的创作。

      成长,不仅是个体的身体成长,而且更是个体的精神成长,并最终实现成长主体的主体生成。遗憾的是,虽然《蓝鸟》中的主人公毕壮志,有着较强健的主体性,但是这种主体性只是一种表层自尊的外显,缺乏一种内在的持久的精神立场与人生哲学,因而这一人物最终并没有完成自我认知与自我定位。尤其是在与宋燕秋结婚后,“我”逐渐沦为一具沉重的肉身在世间游走,其精神主体已由“毕壮志”沦为“毕大毛”。另外,小说结尾故事的处理显得无力,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小说的思想深度。假如小说在宋燕秋提出离婚后,“我”搬出家门并在某个雪夜梦见一只蓝鸟而结束故事,或许其意味要比现在这样结尾要好得多。

      (作者:陈宗俊,系安庆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