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6日 星期三

    传统在生长 意韵且绵长

    ——观几部苏州出品舞台剧有所得

    作者:本报记者 王国平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6日 13版)

        苏剧现代戏《国鼎魂》剧照 王玲玲摄/光明图片

      【热点观察】

      1月,“相约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暨第22届“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在京启幕。其中,“相约北京·遇见江南”苏州文化艺术展示周是艺术节整体活动的一个重头戏。苏州近来推出的系列重要舞台作品,得以在这个平台上集束式亮相,展现出“苏州创造”文艺篇章的特色与风格,给人留下“好作品、苏州造”的直观印象。统观这些作品,可以看出文艺领域的“苏州创造”善于礼敬传统、发掘传统、升华传统,尽显“江南风雅,姑苏风华”,又富有鲜活的时代气息,在舞台上奉献了一首首悦人耳目、动人心弦、意韵绵长的抒情诗,为当下文艺创作如何实现“中国风范”与“时代风潮”的融通提供了有益启示。

    传统不是点缀与装饰,而是主角和主体

      当下文艺创作的一个风向是到传统文化宝库中寻找适用的资源和灵感,但有时只是把传统作为一种点缀与噱头,浅尝辄止,只顾及了“有”,而不追求“好”,从而使得传统的价值似是而非,甚至面目全非。这些苏州出品的舞台剧则全身心地拥抱传统、沉入传统,体现出对传统的真正尊重,表达出对传统的深刻理解。它们是江南文化这棵大树在当下结出的果实,味道纯正,有传统的本味,又新鲜喜人。同时这些作品并非泥于传统、拘于传统、困于传统,而是进行着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推出的昆剧青春版《牡丹亭》已经是“苏风雅韵”的一张王牌。这次晋京采用的是精华本,原计划只安排一场,应观众强烈要求临时加演一场。沈丰英饰演的杜丽娘,身姿婀娜、步履轻盈,扎实的艺术功力尽在一招一式之中;俞玖林饰演的柳梦梅,一声声“姐姐”,一句句“我那嫡嫡亲亲的姐姐呀”,清越、婉转,富有穿透力。整部作品,曲调糯软、文辞绚丽、唱腔典雅,节奏舒缓、水意沛然,风情可人、柔婉动人,带来纯洁、纯美的观赏愉悦。

      这份观赏愉悦在苏州弹词之中得以延续。由苏州市评弹团奉献的“光前裕后 吴韵流芳”苏州弹词流派演唱会,15个节目轮番而上,服饰装扮清雅、柔美,唱腔唱词隽永、悦耳,语言表演细腻、通透。苏州弹词,几乎每一句的最后一字,都是轻轻落下、戛然而止,风格鲜明。在内容上,既有《岳云》武将的“刚”,也有《莺莺拜月》小姐的“柔”,还有《闹严府·鸳鸯枕上话衷肠》女性的“烈”,更有《我的名字叫解放军》里颂扬雷锋精神的“暖”,可见苏州弹词的表现力与包容度。

      弹词的表现力在唱腔,舞蹈的原动力在肢体。苏州市歌舞剧院作为演出单位推出的舞剧《运·河》,演员们以双手的上下起伏,形成河水流动的“势”,动作流畅,配合默契。茉娘——不由得想起江苏民歌《茉莉花》——年迈时在梦境之中回望人生的来路与情感的悸动,也是在回望运河流淌千年的壮阔历程。与其说人是主角,不如说运河是主角。茉娘的情感得益于运河水的酝酿,生活仰仗于运河水的赐予,人本身就有赖于运河水的滋养。演员的舞姿展现出水的灵动,舞美与声响都在塑造运河的表情。整部作品彰显出空灵与朦胧的东方审美。

    以诗意的方式,让主题呈现水到渠成

      “形式”与“内容”这对关系,是文艺创作无法绕开的话题。“内容为王”是一个基本原则,但主题的呈现最忌讳“直塞”与“硬给”。高明的做法不是依靠创作者扯着嗓子喊出来或通过字幕宣示出来,而是在审美的氛围中让主题得以自然流露、生成,让观众在欣赏过程中自行感悟与回味。形式上的探索确实能带来新的可能性,但“形式至上”往往让创作外在炫酷而内在空洞。从苏州推出的这些舞台作品看,创作者努力在“形式”与“内容”之间找到一条适宜的路。

      苏州芭蕾舞团原创芭蕾舞剧《我的名字叫丁香》着力弘扬革命精神的纯粹与悲壮,其中的“红绢帕”是一个层次清晰、意义丰满的意象。它既是主要演员角色的形象标识,也在一个场景中直接化为女演员大婚时的红盖头,更是红色精神的载体,是红色精神世代传承的一个象征物。一个红绢帕,就像是一个小精灵,在舞台上跳跃,成为整部作品的一抹亮丽色彩。

      《我的名字叫丁香》是芭蕾舞剧,《运·河》是民族舞剧,《国鼎魂》是苏剧现代戏,三部作品都有“跨时空对话”的处理。过去的“我”与现在的“我”甚至未来的“我”同处一个时空,他们用言语“对话”,用动作“交流”。舞台的物理空间是恒定的,但通过艺术化处理,精神空间大为敞开,情绪更加饱满,意蕴也得以扩容。

      青春版《牡丹亭》旨在高扬起“青春”的活力。青春的气息,唯美的气质,古典的优雅,现代的律动,在作品的每个细处水乳交融,创造着“昆曲新美学”,让旧传统成为新时尚,变得可以亲近、可以感知。

      除了几部舞台剧,这次苏州文化艺术展示周,还上演了指挥家陈燮阳执棒的交响乐《无限·肖斯塔科维奇》,其中就有这位苏联作曲家为电影《牛虻》创作的组曲。苏州交响乐团的艺术家们,以细腻的情感处理呈现了肖斯塔科维奇浪漫曲的抒情旋律,将组曲结构简明、色彩丰富的特色诠释得充分而富有张力。借用这里的“无限”二字,我们期待文艺创作在坚守价值追求的基础上有烂漫的想象,有脑洞大开的创造,在方式方法上不断探索与更新。

    激发精神力量,鲜明价值追寻

      好的文艺作品总是能给人以精神激励与思想启迪。作品如人,无灵魂无以立,无风骨无以存。这些产自苏州的文艺作品,都有着强劲的精神支撑,以博大而深邃的价值追求,贯通历史与现在,提供着丰饶的人文滋养和厚重的思想内涵。

      “国要像个国,方能配得鸿宝重器;家需是个家,才能守护无价珍宝。”这是苏州潘氏家族的家训。苏州市苏剧团推出的苏剧现代戏《国鼎魂》,讲述的就是这个家族以深沉的家国情怀,一心护卫大克鼎、大盂鼎的故事。危急时刻,柔弱女子丁素珍扛起延续华夏文脉的重任,改名为潘达于,誓与宝鼎同在。她屡遭层层逼迫,经受过委屈与无助,但矢志不移、一诺千金、心向光明。新中国成立,河清海晏之时,她毅然捐献国宝,完成夙愿。领衔主演王芳,以精湛演技与精心诠释,让潘达于这个人物稳稳地立在舞台之上。正所谓:珍宝在侧丹心守,无尽沧桑一身扛;国运昌明呈大鼎,如歌岁月酿清香。

      探寻历史人物的心灵世界与精神境界,也是昆剧《顾炎武》的一个着力点。这部作品让明末清初思想家顾炎武通过这方小小舞台,与现代人“交心”与“对话”。他守气节,忠贞不屈,凛然立于人间。他枯坐书斋,潜心问道,承续文脉,以丰硕的思想成果泽被后世。当柯军饰演的这位“昆山赤子”以高亢的嗓音、昂扬的激情念出警世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时,一个拥有开阔胸襟、广博胸怀的士大夫形象显得那么高大而丰满,令人肃然起敬。《顾炎武》是真诚之作,亦是用心之作。

      除了激活传统资源,文艺也善于就当下取材,针对社会现实发声。苏州弹词流派演唱会上有个节目叫《不怕难》,先是关注普遍存在的畏难情绪,“一事无成只为难,怕难百样就尽推翻”。紧接着生动刻画畏难者的状态和心态,“想想难,看看难,说说难,做做难,难字当头心胆寒,到头来一事无成两鬓斑,还要长吁短叹叫难难难”。再是颂扬迎难而上的生命追求,“有的人平生不怕难,敢于闯难关,战略上藐视难,战术上重视难,搞科研不怕难,攻尖端不畏难”。继而号召大家克服困难、勇于胜利,“哪怕今朝难上难,也要奋发图强努力干,积极态度向前迈,这困难屈膝会软下来”。整部作品与“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新时代要求相一致,以韵味悠长的弹词形式,强化了文艺鼓舞士气、催人奋进的价值追求。

      (本报记者 王国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