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15日 星期三

    “旧疾”难愈,又添“新症”

    ——疫情冲击下的日本社会

    作者:本报驻东京记者 张冠楠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15日 12版)

        在多国报告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1月29日宣布原则上停止外国人新入境,从11月30日零时起执行。图为11月30日拍摄的日本东京成田机场T1国际到达厅。新华社发

      【记者连线】  

      进入秋季后,伴随着疫苗接种率持续上升,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出现持续好转的迹象。但是受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影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1月底宣布暂停所有国家和地区外国人新的入境。

      疫情给日本社会方方面面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在自杀等“旧疾”加重的同时,大量学生逃学退学等社会“新症”登台,而被疫情逼出来的生产生活方式也给日本带来新的面貌。

    加剧老问题

      疫情暴发以来,日本职业女性自杀人数增幅最为明显。日本2021年版自杀对策白皮书显示,受疫情影响,日本2020年自杀人数自2009年以来首次出现增加,为21081人,比2019年多出912人,主要原因是职业女性自杀人数上升。从职业分类上看,职业女性自杀人数增加最多的是“被雇佣者、企事业员工”,增加了381人,而“其他无业人员”减少98人,“家庭主妇”减少70人。从原因上看,“工作问题”引发的自杀数量比过去5年的平均值增长了34.8%。日本厚生劳动省相关负责人认为,受疫情影响,女性非正式职员职场环境变化是职业女性自杀人数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

      厚生劳动省10月底发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显示,今年1月至8月,日本有555080名婴儿出生,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8138人,下降4.8%。分析认为,受疫情影响,日本民众对怀孕生子普遍持谨慎态度。专家预测,日本今年的婴儿出生人数有可能首次跌破80万人。

      日本中小学生逃学和自杀人数创近40年新高。文部科学省开展的学生问题行为调查显示,2020年逃学30天以上的中小学生有196127人,比2019年度增长8.2%,创下历史之最。中小学校上报的学生自杀人数达415人,也创下最高纪录。

      自2020年以来,由于疫情蔓延,日本各地学校相继采取了临时停课等措施,导致学生无法正常上课,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很多学生身心都出现不适。调查显示,小学生中的逃学人数达到63350人,比2019年度增加1万人。中学生中的逃学人数达到132777人,比2019年度增加4855人。其中,55%的逃学学生缺勤90天以上。从2013年起,中小学生逃学已经连续8年呈增长趋势。

    催生新问题

      因疫情而退学、休学的大学生增加。文部科学省的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4月至8月日本高校退学的学生为701人,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加316人,达1.8倍。截至今年8月底,以疫情为由休学的高校学生为4418人,较2020年同期增加1741人。文部科学省分析认为,在线授课导致与朋友等交流减少,是退学和休学增加的一个原因。此外,还有经济拮据、不适应高校学生生活和学习意愿下降等因素。

      日本新患厌食症的未成年人激增。10月底,日本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发布消息称,2020年新患神经性厌食症的未成年人数和2019年相比明显增加,新增住院患者人数也有所增加。分析表示,这一变化可能与疫情导致生活环境变化有关。与2019年相比,在2020年被诊断为神经性厌食症的患者中,男性从17人增至28人,女性从141人增至230人,相应的住院男性患者增至1.5倍,女性患者增至1.4倍。该中心称,“或许是疫情带来的压力与不安产生了影响”。

      “网络和游戏依赖症”倾向人数增多。日本KDDI和国际电气通信基础技术研究所(ATR)的调查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日本出现“网络和游戏依赖症”倾向的人越来越多。与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12月相比,在疫情蔓延期间的2020年8月,优先选择上网或自己无法控制上网时间等“网络依赖”倾向者的比例从7.9%升至11.6%。

    社会变化大

      远程办公成为新常态。众所周知,日本社会较为传统,特别是日本企业文化更是相对保守。在很多企业看来,居家办公、远程办公在日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而让所有员工参加面对面的会议才能带来各种好处。然而,自2020年7月日本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远程办公以来,远程办公已经成为固定工作模式。据NHK电视台报道,日本一家民营机构10月中旬进行的疫情期间远程办公人数调查显示,每周远程办公超一天者的占比为22%,比今年7月的调查结果增加了2个百分点。据记者了解,虽然日本政府根据疫情状况逐步放开社会经济活动,但是许多公司仍在采取远程办公方式。有分析认为,对公司而言,让员工远程办公降低了运营成本,节省了水电开支。公司越大,节省的成本越大。

      餐饮外卖飞速普及。在日本,由于担心食品变质、人力成本过高、便利店十分普及,餐饮外卖长期不能扎根。然而,受疫情的冲击,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逐渐开始接受餐饮外卖。两年来,大街小巷的配送骑手增加了数倍,各个外卖软件商纷纷推出优惠服务来招揽消费者。据日本食品服务协会发布的数据,今年7月餐饮业的整体销售额同比增加2.1%,其中快餐、外带和配送的需求同比增加8.6%,比2019年同期增加3.9%。以东京都、大阪府居民为对象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2020年12月以后,约6成居民就餐会选择外带和配送服务。有关机构的调查显示,疫情暴发后,日本餐饮店的外带饮食销售额增长,2020年2月平均每家店铺销售15万日元,2021年5月则上升到33万日元。

      (本报东京12月14日电 本报驻东京记者 张冠楠)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