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中国民主之路越走越宽广

    ——来自“民主:全人类共同价值”国际论坛的声音

    作者:本报记者 李曾骙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6日 12版)

      民主有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在对各自政治制度选择和实践过程中,各国是应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还是制造意识形态分裂?是应该推动合作,还是制造对抗与冲突?

      12月4日,在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外文局承办的“民主:全人类共同价值”国际论坛上,来自1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多个国际组织的500余名嘉宾线上线下共论民主制度的多样化实践,共话如何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

    “民主实践扎根本国土壤才最可靠、最管用”

      “民主是全人类共同价值,是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各国和学术界、理论界普遍关心的重大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谢伏瞻在开幕式发言中强调,“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坚持民主理念,不断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健全人民当家做主的制度体系,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使各方面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中国民主之路越走越宽广。”

      谢伏瞻认为,纵观人类政治文明史,不同国家,不同历史阶段,民主理论形态各异,民主实践路径多彩。但是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并没有找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模式,也没有形成可以称之为绝对真理的民主理论,人类社会对民主的艰难探索表明,民主实践永远在路上,民主实践只有扎根本国土壤,才最可靠、最管用,民主理论研究也只有立足本国国情,扎根本土实践,才能有真正的解释力、说服力、感召力。中国共产党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丰富和拓展了中国民主理论的政治内涵、理论内涵、实践内涵。

      “当今世界许多国家都企图通过攻击他国价值观,来逃避自身价值观所面临的混乱,都容易受到这样的诱惑。我们不应该这样去做,而是要拥有一个培养共同价值观的思维,想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谈起国际舆论场上的民主议题,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滔滔不绝,“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认为仍然是有希望的。中国主张在复杂的世界经济局势和全球化问题面前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应对,应该从命运共同体的新视角来探寻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要大力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与我所信奉的友爱思想实际上是密切相通的。我很希望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构想,不仅仅适用于经济或者是全球化问题的解决,同样也能够适用于安全保障以及地区秩序等问题。我们都应当向全世界广泛宣传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以及友爱的思想,并且付诸实践。我想这是希望之所在。”

      鸠山由纪夫进一步谈道:“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政客大肆以价值观为借口煽动对抗的今天,我认为本次论坛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虽然各国的社会体制不同,但着眼于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价值观上的共同点是不可或缺的。”

      他表示,“如果过分关注价值观和政策上的细微差异,国际关系就很容易掉入零和游戏的陷阱,我们如果想要面对全人类的挑战去做好应对,就需要从大局上去关注价值观和政策,着眼于其中的共同之处,这样的方法才是非常重要的。”

    “那些失败的民主都是外部强加的”

      正如文明是多样的,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对民主的实践方式也不尽相同。

      智利前总统爱德华多·弗雷十分认同这一观点,他在开幕式发言中说:“人类是不同民族的大熔炉,有不同的文化,我们之间应该相互尊重,承认彼此存在一些不同,但是应该和谐共处,共同发展。然而这些共同的价值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让人类以我们想象的方式发展下去。今天我们还面临着很多共同的挑战,比如贫困、暴力、性别不平等。这些重大的共同课题,我们必须采取正确的态度,用正确的思想和价值去引导行动。需要让我们的社会和国际关系更加团结,只有这样,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才能真正地进步下去,才能真正意义上达到一个高水平的发展。”

      爱德华多·弗雷认为,“民主并不是完美的,但是民主是所有制度当中,我们目前认为唯一可行的制度。那么,在民主的框架之下,我们要寻求人类的全面发展,每一个人作为个体的充分发展和人的尊严。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应该相互理解和相互宽容,只有这样才能在多元化的环境当中达成共同的发展和幸福”。

      “没有两个国家的民主是一模一样的,即使在西方国家之间,我们所说的总统制、议会制,有比较集权的,有分权的,有像日本、新加坡这样的一党独大的民主,有源于美国的两党制,而在印度尼西亚能参加选举的就有100多个政党。”香港中文大学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分析认为,“即使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它的民主表现方式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国家追求民主的方式也不一样。我把它称之为,如果民主是罗马,我觉得条条大路通罗马。”

      郑永年提出:“凡是民主符合一个国家的文化、国情,这个民主就是可以持续的,如果民主不符合文明、文化、国情,那是不可持续的。”他同时解释说,“民主需要经济社会的条件,如果像西方定义的民主只是投票,人均GDP1千美元的时候可以投票,人均GDP1万美元的时候也可以投票,但是这两种投票方式是绝对不一样的。还有更为重要的,我发现内生的民主比外部强加的民主要更有生命力”。“那些失败的民主都是外部强加的,尤其是美国强加的,像9·11以后美国在中东实现的大中东民主计划。最近美国从阿富汗撤退,给阿富汗人民造成了非常大的灾难。”

      (本报北京12月5日电 本报记者 李曾骙)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