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3日 星期五

    连续9年“不低于4%”,本轮教育经费投入有何不同

    作者:本报记者 陈鹏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3日 08版)

      11月30日,教育部、国家统计局、财政部发布的2020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2020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约为5.30万亿元,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约为4.29万亿元,占GDP比例为4.22%。

      这是自2012年以来连续第九年做到“不低于4%”,也意味着“十三五”期间持续做到了“不低于4%”。

      教育经费总投入,折射出教育事业被重视程度,关系到千家万户。数据背后透露出哪些关键信息?数据升降间,又预示着何种趋势?记者对此进行了梳理。

    占GDP比例近四年最高

      公告显示,2020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53033.87亿元,比上年增长5.69%。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42908.15亿元,比上年增长7.15%,占GDP比例为4.22%。

      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和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密切相关。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分别于2012年、2016年、2019年,突破2万亿元、3万亿元、4万亿元。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是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大头,在其带动下,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也分别于2013年、2017年、2019年,突破3万亿元、4万亿元、5万亿元。

      4%是一个标志性数据,它作为国家目标被提出,写入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2017年《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再一次明确,“保证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一般不低于4%”。换句话说,将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与占GDP比例进行“软挂钩”,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教育发展的投入底线。

      “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达到4.22%,为近四年来最高水平,前三年分别为4.14%、4.11%、4.04%。”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建国认为,“这有力支撑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

      因面临疫情影响和复杂经济形势,部分教育财政专家曾对2020年是否能达到4%这一目标表示担忧。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教授杨小敏表示,在如此复杂的经济形势下,继续实现“不低于4%”的目标,“体现了各级政府对教育的重视和极大努力,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在经费保障的层面得以巩固”。

    学前教育生均各项指标增速最快

      公告显示,2020年,全国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为15280.54元,比上年的14997.44元增长1.89%。其中,全国幼儿园为9410.76元,比上年的8615.38元增长9.23%。普通小学为12330.58元,比上年的11949.08元增长3.19%。普通初中为17803.60元,比上年的17319.04元增长2.80%。全国幼儿园增速最高。

      与此类似,各级教育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公用经费支出增长情况中,全国幼儿园增速同样名列第一,分别比上一年增长9.65%、12.49%,远高于其他类型教育。

      “目前,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经费保障机制相对完善,经过多年的发展,这两个领域的经费投入在相对值和绝对值上都达到了较高水平。”杨小敏坦言,“相比之下,受举办体制和管理体制机制的影响,学前教育的发展和相应的投入一直较为薄弱。随着国家人口战略和三孩政策等的实施,势必要进一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发挥好公共财政投入的重要支撑作用。”

    普通高校三个生均指标系统性减少

      自2018年开始,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分别统计各级教育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教育事业费支出”“公用经费支出”增长情况等三个指标。至今只有全国普通高校在2020年这三个指标上,呈现同时减少状态。

      具体而言,全国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为22407.39元,比上年的23501.26元减少4.65%,全国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为20919.17元,比上年的22086.86元减少5.29%,全国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公用经费支出为8119.51元,比上年的9180.87元减少11.56%。

      “2019年我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1.6%,2020年,则进一步提升到54.4%,我国的高等教育迈入普及化阶段。在此背景下,普通高校在这三个指标上出现系统性减少的现象,值得高度关注。”魏建国介绍,可供对比的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水平更高的时期,公共投入在高等教育投入中的占比虽在降低,但从绝对数来讲,公共投入和私人投入都在共同增加。

      魏建国建议:“对于迈入普及化阶段的我国高等教育,也应该采取类似的经费投入策略,国家财政性经费和非财政性经费应该齐头并进,共同增加,从而支撑起一个高质量发展的普及化高等教育体系。”

    多渠道优化来源,发挥财政资金带动作用

      “教育经费数据变化,既反映着各类教育在不同发展阶段的经费需求,同时受到财政经常性收入变化的影响。”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秦玉友认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减弱,财政经常性收入会实现常态化增长,各级各类教育经费将有更大增长空间。

      秦玉友预测,从趋势看,处于规模有序增长的学前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学校数量与学生数量都在增加,生均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将保持一个较高幅度的增长,完成普及任务的义务教育阶段教育经费增幅将放缓。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水平最高的普通高校,经费投入受财政经常性收入变化的影响会更加敏感,调整空间会更大。

      “不低于4%目标”得以实现,但是教育经费在各类教育中配置比例不均衡,硬件和软件投入结构不合理,城乡区域存在差距等问题突出。在连续9年完成目标的“后4%时代”,教育经费投入结构性优化也被给予更多关注。

      “总体上,要侧重于教育软件和软实力的提升,着重于以教师队伍为关键的学校内涵建设的经费投入保障。既要保基本、补短板,也要强化侧重效率性,进一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持续加大对欠发达地区乡村教育的经费保障。”杨小敏表示,同时,要适应创新驱动和区域协调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实施的需要,经费的投入要向国家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重要领域、关节环节的人才培养上进行倾斜。

      从教育经费投入的来源渠道角度上看,我国公共财政投入以外的社会力量,对教育经费投入的相对数量规模和占比都非常小。对此,杨小敏建议,“未来教育经费投入要在多渠道上进行优化,发挥财政资金引领带动社会资本、民间资本等支持教育事业发展,形成教育经费投入上的政府与社会合力。”

      (本报记者 陈鹏)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