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我国已做好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技术准备

    作者:本报记者 金振娅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1日 08版)

      在30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指出,目前全球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仍在增长,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接近上一轮疫情高峰水平,加上奥密克戎变异株在有些国家和地区扩散,我国外防输入压力持续加大。

    我国的核酸检测能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输入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所长许文波表示,截至11月30日,南非、博茨瓦纳、以色列、比利时、意大利、英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监测到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流行或输入。“我国其他省市尚未发现该变异株的输入。”

      与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德尔塔等其他四个关切变异株相比,奥密克戎变异株具有前4个关切变异株的一些重要氨基酸突变位点,并且南非地区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病例数激增,以及对德尔塔变异株的部分取代,提示其潜在传播力明显增强,但还需要未来数周对该毒株的传播范围、疫苗突破病例比例、流行病学和病毒学综合研究数据进行研判。

      对于核酸检测能否检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社会关注,许文波回应说,中国主流核酸检测试剂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没有变化,可以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输入。

      奥密克戎变异株是否会超越德尔塔变异株,成为新的主要流行株?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钱朝晖表示,根据南非最近报道的流调数据来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速率确实非常快,但基于目前的数据还难以判断,值得高度关注。

    奥密克戎变异株是否影响药物的有效性还需验证

      当前,很多国家都在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奥密克戎变异株对这些药物的有效性是否有一些影响?

      对此,钱朝晖介绍,现有新冠病毒的抗病毒治疗药物主要包括中和抗体药物和小分子药物:该毒株的一些突变可能会对相当一部分中和抗体药物的治疗效果带来影响,但具体到某个抗体的影响程度,还需要通过实验进行验证;目前看对小分子药物的影响可能不大,但考虑到病毒复制酶和蛋白酶仍然存在突变,药物是否受到影响,仍需进一步研究和确认。

      许文波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刺突S蛋白存在多个重要的氨基酸突变,这些突变曾在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德尔塔等变异株中被发现与免疫逃逸相关。但是,这些突变位点叠加一起是否进一步导致免疫逃逸,现在还不清楚。

      “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我国已经做好了包括灭活疫苗、蛋白疫苗、载体疫苗等多条技术路线的前期技术储备和研究,部分企业相关前期设计已经开始了。”许文波指出。

    要加快老年人接种疫苗的进度

      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的总数达2.64亿人。“现在还有大概20%左右,也就是说有5000万左右的老年人还没有接种新冠疫苗,这相当于中等规模国家的人口数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健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

      他强调,要加快推进老年人的接种,无论对老年人本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意义重大。一方面,新冠肺炎病毒是新病毒,老年人大多有基础疾病。目前各国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平均死亡年龄都在70岁以上。另一方面,如果不快速推动老年人群的疫苗接种工作,一旦放松管控,就会出现重症、死亡人数上升,我国的医疗资源也必然受到严重挤兑,造成重大的社会问题。

      他还指出,研究发现,老年人接种新冠病毒疫苗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是低于年轻人的,而且所有的人群在接种新冠疫苗后,中和抗体水平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所以,呼吁老年朋友不仅要加快疫苗的接种,而且还要适时尽快接种加强针。”

      (本报记者 金振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