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1月16日 星期二

    离鼻尖最近的艺术

    讲述人:西藏唐卡画院副院长、唐卡勉萨派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贡觉杰

    作者:本报记者 章正 尕玛多吉 《光明日报》( 2021年11月16日 01版)

      【中国好手艺⑦】

      唐卡,画起来很讲究基本功。人物的衣服褶皱、口鼻耳眼,以及山水行云等,全靠勾线完成。

      这种勾线,可不是轻松活!要求鼻尖距离画板一厘米,勾出的线如头发丝粗细。

      小时候,天还没亮,我就开始背唐卡绘画的度量标准。白天对着白板练习勾线,直到把太阳“勾”到落下、月亮“勾”到头顶才下课。

      学这个实在太苦了,我曾经赌气不再学下去。但爷爷说:“以前我画唐卡,别人就给一点酥油和青稞;你们现在的条件多好。唐卡是我们的传统,不能丢!”

      明白了这个理儿,我加劲儿练习。线是越勾越稳、越勾越细……单这勾线,我就学了十几年。

      揣着爷爷的嘱托,我不仅掌握了画唐卡的全套技艺,还陆陆续续带了四十多个徒弟。

      2020年,我代表西藏参加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唐卡绘制入选“最受欢迎的中华十大绝技”。小有了些名气,肩上似乎就多了一份责任,我对自己说,要将唐卡传承好,还必须在创新上下功夫。

      我带着徒弟们去北京、广州等地学习交流,还去过清华大学进修。眼界开阔了,手下也多了新花样,你看,我把国画的山水和花鸟等元素嵌入到唐卡中,效果是不是好了很多?

      (本报记者章正、尕玛多吉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