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1月15日 星期一

    帕尔米拉的兴衰沉浮及文明交往特征

    作者:龙沛 《光明日报》( 2021年11月15日 14版)

      2021年9月,深圳南山博物馆展出了来自叙利亚的195件古代珍贵文物,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所拥有的辉煌古代文明再次引起了国人的热切关注。在叙利亚古代文物展中,来自希腊化和罗马帝国时期的帕尔米拉文物可谓展品中的翘楚。帕尔米拉作为由阿拉伯沙漠游牧部落定居后与当地阿拉米语族群融合而建立起来的绿洲商贸城市,自希腊化时期以来便扮演着连接东西方贸易路线之中转站和大宗商品集散地的角色。研究帕尔米拉这颗“沙漠明珠”在希腊罗马时代的兴衰,有利于充分认识这一时期以该城为代表的古代叙利亚文明的发展特征。

      “帕尔米拉(Palmyra)”一词来自拉丁文“椰枣(palm)”,阿拉伯人称之为“台德穆尔(Tadmur)”。公元前两千纪的亚述阿卡德语商业文献第一次提到台德穆尔,而希伯来语《旧约》圣经则称台德穆尔由以色列国王所罗门所建。进入希腊化时期后,台德穆尔成为塞琉古王朝统治下繁荣的东西方贸易城市。公元前64年庞培征服叙利亚后,台德穆尔以帕尔米拉之名进入罗马帝国统治下,但仍然保持着独立城市的地位。公元14年后,帕尔米拉正式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由叙利亚行省管辖。公元32年,帕尔米拉人修建了恢宏壮丽的巴尔神庙,而其城墙要塞设施也于公元1世纪期间逐渐完善。公元75年,维斯佩芗皇帝命人修筑了连接帕尔米拉至幼发拉底河岸苏拉城的道路。由此可见,帕尔米拉自公元1世纪起便受到罗马帝国统治者的高度重视。在罗马帝国的庇护和支持下,帕尔米拉成为罗马—帕提亚之间政治博弈和从波斯湾至东地中海商路沟通的战略据点和贸易中继站。

      公元2世纪后,随着罗马帝国兼并纳巴泰王国造成的商路北移,帕尔米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开始进入繁荣鼎盛期。与此同时,帕尔米拉的领土也逐渐由帕尔米拉城向周边地区拓展,成为罗马帝国东方颇具经济实力的自治城市。公元129年,哈德良皇帝亲自拜访了帕尔米拉,将自己的名字和自治市地位赐予该城。在哈德良的推动下,帕尔米拉市政建设呈现出希腊罗马文化与东方本土文化传统相交织的特点。帕尔米拉的罗马式剧场、柱廊广场和纳布神庙均在安东尼王朝时期得以落成。根据阿拉伯史家的记载,来自阿拉伯人的四大部落的贵族成员共同构成帕尔米拉市议会的主要代表。帕尔米拉在引进希腊罗马城市管理制度和艺术风格的同时,仍然保留了阿拉伯部落贵族合议的政治制度和对叙利亚本土神祇(如巴尔、纳布)的混合崇拜。

      进入3世纪中叶后,罗马帝国先后遭到波斯人和哥特人的大规模入侵,内乱外患频仍。在这样的背景下,帕尔米拉的政体也开始由贵族合议制向准君主制发展,其标志便是出身帕尔米拉四大部落的酋长权力迅速扩大,并由一个“首领(Res)”来总领帕尔米拉内外事务。自公元252年起,帕尔米拉首领奥登纳图斯开始自称帕尔米拉总督,显示出强烈的独立自主倾向。不过,从公元261年起,奥登纳图斯在叙利亚境内先后击杀僭位称帝的叛军领袖,以表明自己继续效忠罗马帝国的政治姿态。由于重整罗马帝国东方局势的功劳,奥登纳图斯被罗马皇帝加里恩努斯授予“东方全境大统帅”称号,兼领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阿拉比亚和安纳托利亚诸省。公元263年,奥登纳图斯从波斯凯旋之后被加里恩努斯皇帝授予“伟大的波斯征服者”称号,同时加号“东方王中之王”。公元266年,奥登纳图斯再次率军东征波斯,直达其首都泰西封城下并大掠而还。公元267年,奥登纳图斯与其子海兰一世于波斯撤军回程途中遭到暗杀,仅10岁的幼子瓦巴拉图斯在其母后芝诺比娅的摄政下继位。

      芝诺比娅在继承奥登纳图斯事业的同时,将帕尔米拉从罗马帝国附属国向完全独立的帕尔米拉帝国发展。自公元270年起,帕尔米拉帝国开始对外扩张,芝诺比娅派军攻占了罗马帝国纳巴泰—阿拉伯行省首府波斯特拉并洗劫了该城。同年11月,安条克的铸币厂也不再发行印有罗马皇帝克劳迪二世的钱币,开始把瓦巴拉图斯的名字刻在新铸的钱币上,这表明帕尔米拉帝国已经不再奉罗马帝国为宗主。不过,这一时期的阿拉伯行省界石铭文仍然使用罗马帝国的复合式头衔“杰出者,国王,执政官,大统帅,罗马公爵”称呼瓦巴拉图斯,由此可以看出帕尔米拉与罗马帝国关系的复杂性和微妙性。

      公元271年,芝诺比娅自封奥古斯塔,封瓦巴拉图斯为奥古斯都,俨然以罗马帝国继承者自居,帕尔米拉帝国的扩张至此达到巅峰。然而好景不长,公元271年底奥勒良皇帝开始率军渡过海峡反攻进入小亚细亚,帕尔米拉军队连战连败。公元272年初,罗马将军普罗布斯又从帕尔米拉人手中收复了埃及。芝诺比娅率军在安条克近郊的伊米亚迎战罗马军队失败,随后在艾米萨之战中再败后退回帕尔米拉,奥勒良遂将帕尔米拉团团围困。芝诺比娅试图逃出城外前往萨珊帝国求援,最后于幼发拉底河边被罗马军队俘获。帕尔米拉城随后投降,至此称雄罗马帝国东方达十余年之久的帕尔米拉帝国宣告灭亡。

      帕尔米拉帝国的命运虽然依附于罗马帝国,但也留下了人类历史上宝贵的文明交往遗产。从公元前3世纪孔雀帝国在阿富汗留下的铭文中提到台德穆尔便可以看出,该城在希腊化时期丝绸之路远程贸易中已经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在罗马帝国时期,以帕尔米拉为核心的区域贸易网络从波斯湾的卡拉克尼经帕尔米拉延伸至东地中海的安条克,而帕尔米拉商人的船队也在波斯湾和印度西海岸之间往返贸易。在贸易鼎盛时期,帕尔米拉商人的足迹遍及两河流域的杜拉—幼罗波斯、巴比伦、塞琉西亚,尼罗河流域的科普托斯,波斯湾的巴林,印度河三角洲以及中亚南部的木鹿等地,形成连接中亚、西亚、南亚和地中海世界的规模庞大的跨国贸易网络。丝绸是帕尔米拉商人中转贸易的主要商品,帕尔米拉出土的中国丝织品生动地证明了汉代中国和罗马帝国的贸易往来。除丝绸之外,帕尔米拉商人经手的贸易商品还包括香料、宝石、象牙等其他大宗商品。帕尔米拉商人团体实际上扮演了丝绸之路西段贸易的中介者角色,对罗马帝国的东方贸易提供了强大的经济支持,丰富了由波斯和中亚商人主导的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网络格局。

      另外,位于罗马帝国、波斯和阿拉伯沙漠之间结合部的有利位置,也使帕尔米拉得以充分吸收周边各大文明的成果。在帕尔米拉,罗马式的柱廊、希腊式的神庙与帕尔米拉人崇拜的本土神祇融为一体,而帕尔米拉浮雕和壁画中的骑射手形象则是汲取帕提亚和萨珊波斯军事文化的结果。帕尔米拉所汇聚的东西方文明元素,生动体现了公元1-3世纪希腊罗马文明与古代叙利亚文明在政治、经济和文化艺术领域的深度交流和互鉴,也体现了古代近东文明在希腊罗马时代文明交往的普遍性。

      (作者:龙沛,系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讲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