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26日 星期日

    “奉献的青春最动人”

    ——两位支教大学生的来信

    作者:樊昌易 崔宏博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26日 01版)

    《光明日报》编辑部:

        近日,贵报《奋斗青春 无悔抉择》专栏中张廷芳和次旺俊美携手奉献西藏教育的故事深深触动了我,让我想起自己5次暑期支教踏上的那片土地,想起那些在青海大山深处的弟弟妹妹们,想起曾经许下的“要让孩子们像蒲公英一样飞出大山”的心愿。

        什么样的青春最有意义?这是我刚步入大学校门时就在思考的问题。2016年夏天大一结束后,我选择随团前往国家级贫困县青海省化隆县知海买村参加为期两周的支教实践活动。刚进村时,高海拔带来的缺氧不适和听不太懂的青海方言让我们心生紧张,面对五十多名普通话不标准、从未走出大山的孩子,原有的教学计划被彻底打乱。

        “这个夏天我们能给、该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多次开会商量,决定将大部分教学课程替换为主题兴趣课,希望用外面精彩的世界和我们的成长经历在孩子们心中种下“走出大山”的种子。于是,我们为孩子们介绍“北京的大学”,用一个个大学知名人物的成长小故事激励他们;举行“我的愿望”分享会,鼓励他们畅想未来,建立信心……一次课后,好几个孩子拉着我们的手说:“哥哥姐姐,我以后要去北京上大学、找你们!”这句话震动了我的心,我暗下决心,明年夏天还要来,为孩子们多做一些事情。

        从大一到现在,我利用每年暑期一共去了5次知海买村支教,逐渐成了村民们口中的“小樊”和孩子们心中的“小樊哥哥”,也听到越来越多的孩子告诉我们“我要上大学,我想考这个大学”。从开始的害羞胆怯到现在的开朗自信,孩子们对山外的世界有了更多憧憬。

        这5个夏天忙碌而充实。在星辰闪耀的夜空下,我和小伙伴们克服深山走夜路的害怕,坚持家访,通过反复讲解国家对义务教育的扶持政策,说服了一位女孩的父母,使他们打消了让孩子辍学的念头;看到孩子们穿着破了洞的布鞋、拍着瘪了气的篮球,我们心里特别难过,回到北京就开展爱心物资募捐活动,陆续将募集的书籍文具、体育用品、御寒衣物等价值140万元的物资送到孩子们身边;为帮助村民们将高原牛羊肉、菜籽油、黑枸杞等特色农产品销往省外,我们创建电商品牌“青食工坊”,累计销售额达70余万元……  

        2019年,知海买村走出了第一位上北京读书的大学生朋毛才旦。还记得2016年第一次和朋毛才旦见面时,他还是个有点腼腆的初中生;2017年面对当地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他自信地说,“开学后我要上高二了,成绩也越来越好”;今年当我们再次相遇时,他说:“哥哥姐姐们来支教,帮助我们学习了书本知识,丰富了我们的暑期生活,让我们了解了大山外面的世界。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参加支教回报社会。”这让我们这群支教大学生收获了满满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知海买村蜿蜒的小路、湛蓝的天空和孩子们脸上的两抹高原红早已融入了我的青春故事,我亲眼见证了知海买村在国家精准扶贫政策下“绿水青山换新颜”的改变,看到了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后,村民们愈加幸福的笑容和孩子们更加自信的脸庞……我无比荣幸,在这些巨大的变化中,我也是那小小的一朵浪花,以微薄之力作出了一丝贡献。

        什么样的青春最有意义?奉献的青春最动人,与祖国发展同向同行的青春最有意义!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9级硕士研究生、“大山里的蒲公英”支教实践团团长樊昌易

    2021年8月11日

    《光明日报》编辑部:

        贵报近几个月推出的《奋斗青春 无悔抉择》专栏,我每期必追。读着一位位前辈和榜样的青春故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思绪一次次回到贵州余庆,回到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黔中小城。

        那是三年前,2018年7月,我和华中师范大学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的队友们从武汉出发,几经辗转,抵达余庆他山中学,开始了我们的支教生涯。

        第一堂课,就有孩子问我:“老师,你是不是教我们一年就走了?”的确,支教服务期只有一年。我告诉他:“一年的时间,我们可以做很多事!”这是给他的安慰,也是对自己的要求:把一年当三年用,努力给孩子们留下更多。我坚持每天早上第一个到办公室,晚上最后一个离开。课间找学生谈心,深夜备课,周末组卷子,这是课堂之外,那段支教生活里雷打不动的“三部曲”。

        有些孩子基础薄弱、学习状态差,我就找他们单独谈心。“不是我不想好好学习,实在是我基础太差了,怎么补也跟不上。”孩子们吐出了真心话。我和支教团队友商量,有针对性地为这些孩子制订学习计划,帮助他们慢慢进步、增强信心。

        学校教学条件不完备,我们就想办法克服。我教的是地理课,在讲“等高线地形图”时,学校没有教学模具,我便自己动手,用土豆削出一个模具,让孩子们能有直观感受。

        慢慢地,学生们的成绩提升了,也逐渐找回了自信。

        2019年六一儿童节,我和支教团小伙伴们一起到余庆县魁龙小学捐赠图书。和很多乡村小学一样,这所学校6个教学班,只有12名教职工,除了语文课和数学课,基本没有别的课。学校校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山里教书,皮肤黝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30来岁沧桑多了。他的一番话让我记忆犹新:“娃娃们看到你们送来的图书喜欢得不得了,看到你们这些年轻老师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哪天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样,有更专业的老师教他们,‘山卡卡’里也一定能走出更多科学家、文学家、人民教师……”在校长办公室里看着他获得的满墙奖状,我想,我读懂了他的青春选择,也坚定了自己的理想。

        一年的服务期很快到了,分别的时候,孩子们没有问我什么时候回来,而是说:“老师,我们要考出大山去看你!”今年夏天,我教的那届学生毕业了,高考成绩公布的那个晚上,一个学生查到分数后,第一时间给我发来微信:“老师,我成绩还不错,可以报考师范大学,离我的教师梦更近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幸福。

    全国“青马工程”学员、华中师范大学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团长 崔宏博

    2021年9月1日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