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17日 星期五

    泰州一日

    作者:鲍尔吉·原野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17日 15版)

        早听说泰州早茶有名,这次有机会来到留芳茶社吃早茶。这里桌椅清洁,窗外柳丝依依,河面宽广。早茶前后上了12道早点,其中,烫干丝、鱼汤面、蟹黄包是泰州早茶三宝。烫干丝选用泰州大豆腐干,劈成二十层切丝后烫透。鱼汤用鳝鱼骨熬煮,讲究煨吊,雪白的鱼汤底煮面鲜美无二。蟹黄包入蟹肉馅,刮上蟹黄油,面皮松软,尝一口好吃到头脑迟钝。

        其他早点记不住名了,均为江南美食。记得手边一碗绿茶,叶芽鲜嫩,汤汁可口。伴着窗外的湖光柳色,这顿早茶吃出了一片清雅的美感。

        我以为这么精致的早点是主人的刻意安排,其实不然。泰州早茶是普通百姓的“早课”,他们也到茶社与烫干丝、鱼汤面和蟹黄包见面。“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道出他们的生活轨迹。这种比较奢侈的早点是如何成为百姓日常饮食的呢?清代,这里是盐商云集之地,他们的生活习俗流传到民间,成为大众的饮食习惯。自清代中期,泰州就有茶社经营,百年茶社在这里并不鲜见。其实,泰州早茶算不上奢侈,精致才是特色。

        吃过早茶去泰州的景点游览,第一站是梅兰芳先生纪念馆。小时候,曾祖母努恩吉雅对我说,汉人唱戏唱的是什么?只有一个词,“咦——咦——咦——”。她不懂汉语,当然也不懂京剧,故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了解开这个谜团,我跑到头道街戏园子听戏(小孩免费),想听清他们唱啥。远远见演员在台上唱戏,那时没有麦克风,听不清他们唱的词,听到的也是“咦——咦——咦——”。唱的时候,女演员吊起兰花指,指左前方或右前方。那时候不懂京剧的奥妙,懂京剧的人看京剧是一块美玉,不懂京剧的人看到的只是一块璞石,看不透。及年长,渐渐得知,京剧不仅博大精深而且美得独树一帜,不然怎么能够称为国粹呢?地方戏升华为国粹,传达民族心声,必然与伟大的艺术家有关。梅老板就是这样的艺术家。

        后人说起梅兰芳,常常提到他在日伪时期蓄须明志的气节,这是他刚的一面。梅老板不光戏好,人也好,包容,善良,忍辱负重。别人但凡有一点困难,他便会倾力相助。说到他的艺术,他坐火轮船赴美国演出,芝加哥民众倾城欢迎。他坐火车经远东到俄罗斯演出,轰动莫斯科。中国人以这样的姿态亮相外国,当时并无第二人。

        进纪念馆院子,迎面见到梅兰芳先生的汉白玉坐像,眉目儒雅,思绪邈远。泰州是梅老板的故里,这一方水土好,盐商云集是说此地物产的一面,诞生梅兰芳是泰州美的一面。诞生伟大人物的土地必有特殊的灵气。

        临近中午,我们赶到了泰州的地标建筑望海楼。此楼始建于南宋,坐落在凤城河公园景区。登此楼者,有本地闻人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名仕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等。楼上望不到海,“望海”取“江南仕子,身在泥途,心怀苍生”之意。此楼建得好,有沧桑味和民间味。在楼上听到泰州古乐队演奏一曲《傍妆台》,不禁为之喝彩。一般而言,民间的民乐队大多演奏固定的曲牌,适合于红白喜事,比较程式化,也比较板滞。泰州古乐队演奏得好,情感激昂,如钱塘潮涌,流淌着活生生的人的情感,如同这座楼,屡毁屡建,屹立风雨。

        说话间到了中午,早茶吃的是朝食,现在要进午食,有两道菜记在这里:泰州盛产江鲜,凤城河南岸打渔湾的长江鳜鱼制成的珍珠鳜鱼,软脆清淡;取草鸡、火腿加鸡茸调成清汤,用竹荪煨炖,以小茶盅自饮。

        入夜,游凤城河。河面宽阔,整个城市的灵气都被这条河流所聚拢。夜晚游凤城河有与白日不一样的华贵景象。游船缓缓而行,岸边灯火阑珊处是一座戏台,上演昆曲《桃花扇》。再往前,船舫演出京剧《贵妃醉酒》。河水微澜揉碎了两岸灯火,荡漾着昆曲与京剧的吟唱。泰州安静、祥和,一处处景点不牵强,不造作,天地合一,城水相连,烘托出一个幸福的泰州。

        (作者:鲍尔吉·原野)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