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03日 星期五

    诗意地命名山河

    作者:李少君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03日 15版)

        中国地大物博,陆地上有众多高山大川横跨东西,海疆也从南到北大面积覆盖,还有无数的湖泊、草原、森林、戈壁、沙漠、滩涂和湿地。西北的大漠孤烟和江南的小桥流水媲美,青藏高原的冰川雪地和华北平原的原野丛林相互映衬,一切都充满诗情画意。

        丰富的地形地貌及生态多样性,也带来了诗歌,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诗人竞吟咏。历史上的众多名胜古迹就因诗闻名,四大名楼——黄鹤楼、岳阳楼、鹳雀楼、滕王阁,皆如此。

        诗意的地名,也有着恒久的美丽灿烂。我读过云南女诗人海男的《檐下,是我的整个滇西》,堪称地名之诗:

    通过檐下,细雨会编织得更密集

    像眼帘或花萼,获得了暂时的稳定和清晰

    檐下,是我的整个滇西,是洱海、玉龙山

    是腾冲热海、蝴蝶泉、怒江、丙中洛、奔子栏、梅里雪山

    檐下的我,是替代忧伤的诗歌

    替代灵魂、替代晴朗的夏季出发者

    出现在檐下的是我的滇西,是高黎贡山

    是云南驿、沙溪、沧源、孟定和缅甸的接壤线

    檐下的丛林挡不住那些风光无限

    通过檐下的纵横,我们像幽灵样周转不息

    出现在檐下的是三塔、碧落雪山、纳帕海

    是喜洲、永德古茶山庄、彝人古镇、泸沽湖、瑞丽

    檐下,是缠绕我们眼帘的水景华筵

    通过它,我们让词语历尽了锤炼,最终像一个词一样抵达了最远的——云县

        一个个诗意的地名,徐徐展开的景观,勾勒了云南的轮廓,显现了云南之美,最终,那个神秘的云雾缭绕的云县,成为遥远而幻美的象征,令人向往。这背后,包含的是诗人对家乡云南的深厚情感。而如此肆意地罗列二十多个地名,可以说是一种炫耀,表达了一种自豪。

        海男的这首地名之诗,让人沉醉回味。地名里藏有奥秘,包含着诗意。所以,诗歌里的地名不仅仅是地名,不只表示地点,还有传统的积淀,更有情意绵绵的吟诵。诗歌往往源于触景生情,中国诗歌特别强调具体的情境,情境其实就是一个现场、场景,总是和地点、地方和地理相关。比如,张志和的“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是在美丽的西塞山下,白鹭横飞于田野之上,桃花随溪水漂流;王维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是在一座空寂青葱的山上,雨后新浴散发着草木芳香;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是在月下,江边晓风吹拂杨柳的岸边,情人的离别让人格外伤感怅惘……诗情诗意,一般都是在一个具体的景致中激发出来的,不会空穴来风,即使凭想象,也一定有依托所指。

        中国幅员辽阔,地形地貌多样,自古以来,人们对诗歌与地理的关系就敏感,“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成就了美学典范的评判,更是崇尚自然的诗歌艺术追求的最佳境界。当代诗歌也特别喜欢强调地方性,地方对人和诗都有深刻的影响,这是有来源和根据的。

        地点、地方、地理,就是“触景生情”里的景,现在喜欢称之为“现场”“场域”,最终都要落实为一个个具体的地名。所以,每一个伟大的诗人,一定都有其心仪的地名,有埋藏在其心灵深处、记忆深处的地名。

        确实,敬亭山之于李白,草堂之于杜甫,西湖之于苏东坡、白居易,里面包含的情感和意义太多,内涵太丰富了。“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对于李白来说,宣城是他晚年安居之地,敬亭山是他晚年最好的朋友,可以安慰他孤独的内心。对于山峰,他已经没有奋勇攀登的雄心,看看就好,就可以慰藉其寂寞。草堂,是最适宜杜甫栖居之地,在这里,他度过了最惬意的一段时光。“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何等的自在与舒适!西湖,是苏东坡初离官场险恶的安身之所,也留下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在西湖边,苏东坡是真正的乐不思蜀了。而白居易,离开西湖多年之后,还写下:“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何等美好而惆怅的回味。

        地名里包含着悠久的历史传统,积淀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再加上个人的情感记忆,就很容易激发诗人的灵感。我参加过一次很有意思的诗歌征集——“美丽中国诗意地名”全国诗歌征集,其中的一些诗就写得很有韵味,比如一首《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是古代边塞诗的盛产地,自带雄浑、苍茫又悲凉的诗意,作者又结合了个人体验:

    我觉得凉州这个词

    每次读到它

    心里都涌动着一股清澈的凉意

    每次读到它,白云都在天上飘

    定眼细看,一些是祁连山上的雪

    一些是高原上的羊

    黄河在白云之上,也在白云之下

    源头悠远,归期漫长

    从羊皮筏子上过来的人

    请到凉州城一叙

    请掏出怀里的瓷器,解开腰间的丝绸

    东来西去的人,请在凉州城住上一晚

    夜深人静时,浓浓的乡愁

    要接受一轮明月的检测,要接受大风的吹拂

    今夜,月光普照,羌笛无怨,春风和煦

    今夜,凉州依旧是一阕人间好词

        凉州曾经是诗人们争相竞技的题材,凉州城楼上看月,可以说是边塞诗人的经典形象。古代的凉州是荒凉而充满悲情的边陲,而现在的凉州,“月光普照,羌笛无怨,春风和煦”,因此诗人感慨“凉州依旧是一阕人间好词”,古典与现代,就这样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诗意盎然。

        征集到的一些旧体诗词也颇有情趣,比如一首《敦煌小住》:

    胡杨影里富千家,酒酿葡萄醉落霞。

    古董滩连新网络,莫高窟脱旧袈裟。

    门开美玉来关口,地养清泉浸月牙。

    但换秋风诗一首,飞天为我奏琵琶。

        敦煌的古代意味,与凉州有相似之处,但多了一些佛教、飞天的意象。这首诗显得亦新亦旧,既有当下生活的风味,又有古典世界的影子,诗中意境让人回味无穷。

        人文含义与自然风景的结合,使诗歌显得厚重,又不失人间趣味,地名本身散发着诗意,诗歌又给地名抹上一缕美丽的色彩。地名是激发诗情诗意的灵感的源泉,而美丽的地方,又天然是诗。因此,人类才向往能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安心安身。

        诗意地重构山河,才会真正地呈现美丽中国。我曾经作过如此论断:何谓美丽中国,就是青山绿水加诗情画意。在此,作为诗人,让我们以诗歌向伟大的河流和群山致敬,向祖国大地上的每一山每一水、每一花每一草致敬!

        (作者:李少君)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