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01日 星期三

    中流砥柱:中国共产党与东北十四年抗战

    作者:李倩 刘莉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01日 11版)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勇敢战斗在抗日战争最前线,支撑起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成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东北民众坚持不懈地进行了长达十四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自始至终贯穿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进程中。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之际,进一步发掘与研究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十四年抗战中的中流砥柱作用,对深入了解党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领导地位及伟大贡献,进而更加深刻地理解“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真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国共产党率先举起抗战大旗,肩负起东北抗日救亡的历史重任

        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国民党当局一面指示东北军采取不抵抗主义,另一面寄希望于荒谬的“国际公理之判断”,“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致使东北陷于危机之中。在这一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率先高擎起武装抗战大旗,最早发出全民族抗战的决议与号召。同年9月20日,中共中央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工农革命委员会发表了《满洲事变宣言》。随后,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变的决议》。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政府连续发表宣言或告全国民众书,强烈谴责日本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揭露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提出了对日斗争的策略和武装抗日的号召。

        与此同时,处于抗日斗争最前线的东北党组织迅速做出了判断与决策。中共满洲省委于9月19日发表了《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首次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发出了坚决抗日的正式宣言,强调:“只有工农兵劳苦群众自己的武装军队,是真正反对帝国主义的力量……只有工农兵劳苦群众自己的政府(苏维埃政府)是彻底反对帝国主义的政府。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才能将帝国主义驱逐出中国!”并相继发表了《关于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据满洲与目前党的紧急任务的决议》与《对士兵工作的紧急决议》。由此,中共中央与东北地方党组织通过一系列宣言、指示和决议,为东北人民抗日斗争指明了方向,进而推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发展。

        此外,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兴起、组建及其武装反日斗争的开展,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积极推动下进行的。中共中央和中共满洲省委制定了一系列纲领策略和政策指示,以加强对东北抗日义勇军的领导。同时,中共中央派出一批党员和团员,特别是赵尚志、杨靖宇、周保中、王德泰等得力干部,他们“共本救国目标,分途努力,因应客观环境,采取稳健步骤,渐渐发生核心的作用”(《中国全面抗战的展开》,《文汇年刊》1939年5月号,第67页),一方面领导或协助东北抗日义勇军各部展开抗日斗争,另一方面加强了对东北游击队组建工作的领导和组织力量。

    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建立东北抗日统一战线,对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具有借鉴与促进作用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战争中,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中华民族取得最终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从统一战线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东北地区抗日统一战线方针的制定及形成正是对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最早的贯彻与实践探索。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立即指出要“尽量同下层小资产阶级群众,如像一部分革命学生,小商人,以至城市贫民成立反帝的统一战线,并且成立这种反帝的公开组织,而取得其领导”(《中共中央文件选编》第7册,第412页)。根据东北抗日形势的变化与发展,1933年1月26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出《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指出要“尽可能的造成全民族的(计算到特殊的环境)反帝统一战线,来聚集和联合一切可能的,虽然是不可靠的动摇的力量,共同的与共同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斗争”。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在东北地区建立全民族的反帝统一战线,对东北武装抗日斗争战略策略的转变发挥了极为重要的指导作用,进而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奠定了实践基础。

        中共东北党组织认真贯彻、执行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建立起武装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团结一切抗日武装力量,扩大游击运动,对敌进行联合作战。到1934年,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司令部)、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东北抗日同盟军第四军、绥宁反日同盟军等的陆续建立,以及各种形式的反日联合战线的形成,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地区各抗日武装联合作战的具体表现形式,反日统一战线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东北抗日联军的组建,对国内各地区抗日联军的建立无疑具有促进和借鉴意义。中国共产党及时总结了东北建立抗日联军的宝贵经验,并进行积极的宣传和推广。1935年,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起草并通过《八一宣言》,提出要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的主张,将其作为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的最好组织形式予以推广。12月下旬,中共中央在瓦窑堡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方针的决议,重申在全国组织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是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最广泛的与最高的形式”。至1936年,东北抗日联军在东北各地的建立,标志着东北地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式形成。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战发挥了独当一面的战略作用,延缓了日本全面侵华的战争进程

        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推动下,东北军民所开展的抗日游击斗争在中华民族的整个抗战进程中发挥了独当一面的战略作用。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协助和支持下,东北抗日义勇军主动出击,除有选择地袭击作为日伪统治和进行经济掠夺基本设施的铁路交通线外,还不断攻击城镇中的日伪据点等,使日伪方面多次处于被动局面,给予其沉重打击。与此同时,在党的政策策略指导下,中共满洲省委在东北部分地区率先开展武装抗日并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在全国最早发起了抗日游击战争。

        自1931年11月开始,中共满洲省委和东北各地党组织派出许多优秀干部深入农村,从事艰苦的抗日武装创建工作。如童长荣被派往东满任特委书记,以加强组织和领导抗日斗争。延吉、汪清、安图等县先后建立起游击队,后又合编为东满游击队,进行联合作战,并建立起东满游击根据地。从1932年4月开始,中共满洲省委先后将杨林、杨靖宇派往磐石、海龙等地,整顿党组织和游击队,指导南满地区的抗日斗争。同时,将磐石工农义勇军整顿和改编为中国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这支游击队于1933年1月至5月间,与敌人作战60多次,粉碎了敌人四次“讨伐”。1933年1月,杨靖宇又将海龙工农义勇军改编为中国红军第三十七军海龙游击队。同年秋天,该游击队与南满游击队会合,其后更吸收了多支义勇军,成为南满地区抗日武装的骨干和中心力量。同一时期,中共满洲省委分别派周保中到吉东地区,赵尚志、冯仲云等人到北满地区或创建或改编游击队伍,开辟抗日游击区,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1933年初,在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东北党组织在南满、东满、吉东和北满已经组建起十余支抗日游击队。到1935年末,东北形成了8个抗日游击区,约15处游击根据地,覆盖东北五十余县。

        在中共中央和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和指示下,东北各地建立起广大的抗日游击区和抗日游击根据地,消灭了大量敌人。到1934年,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东北抗日军队及开辟的东北抗日游击区,成为东北抗日武装的主力和战场的重心所在。每当日本企图向中国关内扩张而采取重大军事行动时,东北的抗日游击战争便迫使其不得不抽调大批兵力重返东北战场,这就使日本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无法集中大量兵力进攻中国关内。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武装在敌后建立了南满、东满、哈东、绥宁等十多处抗日游击根据地。这些抗日游击根据地是东北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的基础和依托,特别是在义勇军遭遇挫折后,逐渐成为东北抗日战场上的核心军事力量,为东北抗战作出了重大贡献。同时,东北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使日方图谋速战速决地完全占领中国东北的幻想破灭。东北抗日游击队发展为东北人民革命军与东北抗日联军,正是借助游击根据地发展壮大起来的,进而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重要力量之一。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战积极配合全国抗战,消耗并牵制日军入关

        卢沟桥事变后,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进而使东北抗战的战略任务发生了重要变化。日本帝国主义向中国大举进攻,将中国东北作为其重要后方基地,关内则成为其侵华战争的主要战场。自此,中国共产党组织与领导下的东北战区由单独作战转变为全民族抗战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全国抗日救国大形势的推动下,东北抗日联军建立了许多可敬可叹、可歌可泣的战绩与功勋。

        在东北党组织的号召下,为有效牵制日军入关,支援关内抗战,各抗日联军对日军展开了大规模的游击战斗。吉林依兰抗日第八、第九联军于1937年9月20日起与日军石川部队连日激战,使日军伤亡惨重。10月,吉林东部边境饶河县,杨靖宇率部与来犯日军激战,击毙日军旅团长野武少将及多名中级军官。辽宁东部,东北抗日联军艰苦斗争,使日军疲于奔命。此外,日军的军事和基础设施不断被毁,中心台煤矿被焚,沈阳城外飞机场和飞机制造厂先后被炸毁……抗日联军运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破坏日军后方的兵站、仓库、运输与通信。至1938年,东三省各地抗日联军纷纷向日军发起总攻或进行激战,取得了相当的战绩。这一时期,各地东北抗日联军在军事上已有了默契的配合和联系。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指挥部不断增加兵员来镇压东北的游击运动。据统计,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日本投入总兵力不足两万,至1933年增至4万余人,1937年日本关东军计有40万人,1938年增至50万人,1939年则达70万人,而且这些数字尚未包括伪军在内。在极端艰苦的斗争环境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部队,歼灭日伪兵力,扰乱日军后方,使日本在一定时期内不能集中力量入侵中国关内,反而要继续向东北增兵,有效地牵制了日本的大规模侵华战争。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十四年抗日斗争,为中国抗战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走向最终的完全胜利付出了极大牺牲,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正是东北民众抗日斗争得以长期坚持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东北十四年抗战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

        (作者:李倩、刘莉,分别系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社会科学战线》杂志社副研究员,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东北抗联档案文献资料整理、翻译与研究”〔16ZDA136〕阶段性成果)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