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8月19日 星期四

    医学的能力是有限的,自然的力量是无限的,我们探索医学的努力应该是无穷尽的

    不确定的科学 可能性的艺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急诊科主任 郭伟

    作者:本报记者 崔兴毅 《光明日报》( 2021年08月19日 08版)

        我爷爷是个倔强且吃苦耐劳的汉子,从来不知疲倦,感觉不舒服也不肯就医,最终因肝癌离我们而去。

        那个我深爱的慈祥老人卒年仅62岁,很长时间我都恨自己没有能力留住他。30年前,填报高考志愿时,爷爷的面容浮现在眼前,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第一志愿——首都医学院(现为首都医科大学),希望自己能够攻克疑难杂症,让亲朋好友健康长寿。

        5年的临床医学本科学习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被幸运地分配在“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北京朝阳医院呼吸科工作。在这里我接受了严格的呼吸专科培训,正式成为一名呼吸科医生。终于,可以告慰爷爷在天之灵了:我为患者解除痛苦,挽救生命!

        后来,我随恩师张杰教授来到北京天坛医院呼吸科,经过磨炼逐渐成为学科骨干,把呼吸内镜介入治疗做到全国领先。此时,我也接受了一项光荣的使命——援藏。能够在雪域高原为藏族同胞服务,我的内心很激动。

        渐渐地,我感悟到,在严酷的条件下,生命其实更加顽强坚韧——本以为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呼吸衰竭的患者在自然乏氧的条件下不可能康复,但当出院的患者端着青稞酒致谢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当满是泥灰的外伤创面快速愈合,脓毒症并没有发生时,我被震撼了……在敬畏生命的同时,我产生了新的认识:医学的能力是有限的,自然的力量是无限的,我们探索医学的努力应该是无穷尽的!

        时光荏苒,我已在临床工作25年,经治的患者越多越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感觉,太多惊心动魄的病例让我们或惊喜、或惋惜,或无可奈何。

        回顾自己从医的心路,从单纯地保障家人的健康到为更多人解除病痛,从医学无所不能的认知到客观全面地看待医学本身。正如近代医学大师威廉·奥斯勒所言:“医学是不确定的科学与可能性的艺术”,世界上没有两副相同的面孔,也没有两个完全齐同的生命个体,因此,同样的疾病也会显现出不同病理反应和病态行为。我在成长也在蜕变,但护佑生命的从医初衷永远不会改变。

        (本报记者崔兴毅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