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26日 星期一

    美国人权外交的“照妖镜”

    作者:丁隆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26日 12版)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再次举起所谓人权外交的旗帜,多次声称“人权将回归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地位”,对中东国家的人权状况表现出比上届政府更多的关切。对此,中东国家舆论反应冷淡,多有质疑与批评。

        美国在中东的人权外交受此冷遇毫不意外。探究中东人权状况恶化的根源,美国难辞其咎。美国就是一些中东国家人权状况恶化的罪魁祸首,伊拉克等国的人道灾难系美国一手造成。对于巴勒斯坦、也门等国的人道主义危机,美国则助纣为虐,扮演了帮凶角色。从动机看,在美国中东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美国重推以人权、民主化为抓手的价值观外交,并非出于对中东人权状况的真实关切,而是把人权作为维持对中东控制力的手段,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服务一己私利。同时,近年来美国国内种族主义沉渣泛起,人权状况不断恶化,自称“人权旗手”的美国已丧失了公信力,其人权“卫道士”和“教师爷”的身份广受质疑。美国人权捍卫者的遮羞布被扯下,其人权践踏者的本来面目已暴露无遗。

    人权惨状的制造者

        观察美国的中东人权外交,不能被其自由、民主、赋权等花言巧语迷惑,而要看它在中东的所作所为。“9·11”事件后,美国推出大中东民主计划,提出要用自由、民主、人权等西方价值观改造中东,消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且不说美国的中东战略找错了症结、开错了药方,即便在方法论层面也充满悖论。美国所谓的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以发动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大规模战争揭幕,使这两国生灵涂炭,沦为人间炼狱。近20年的战火已夺去近5万名阿富汗平民和近7万名阿富汗士兵的生命,还迫使270万阿富汗人逃亡海外,400万阿富汗人流离失所,而阿富汗总人口也不过3600万。在阿富汗局势依旧动荡、政府立足未稳之时,美国为卸包袱,不负责任地仓皇撤军,必将酿成更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美国凭借子虚乌有的借口,绕过联合国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将伊拉克沦为世界人权重灾区,至今百姓仍难享基本安全。截至2011年美国撤军,已有超过10万名伊拉克平民丧生,280万人流亡海外,200万人流离失所。这场以反恐名义发动的战争,最终使伊拉克成为全世界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沦为暴力极端主义的新渊薮,自杀式爆炸此起彼伏,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一度控制伊拉克大片领土,战争和暴恐袭击导致大量平民伤亡。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犯下的人权罪行更是罄竹难书。美军士兵在阿布格莱布“黑狱”疯狂虐囚的大量照片流出,美国在伊拉克推广民主、人权的人设彻底崩塌。

        美国发动全球反恐战争,与之相伴的是肆意践踏人权。美国在关塔那摩设立监狱,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违反司法程序长期拘押大批人员,其中包括许多与恐怖主义无关的平民。美国不顾基本人权,在全球范围跟踪、监视、监听穆斯林,甚至颁布针对整个穆斯林群体的“禁穆令”,剥夺他们的旅行自由。在反恐行动中,错杀、误抓更比比皆是,令许多无辜者蒙冤,甚至丧命。

        美国对伊朗等中东国家实施“极限施压”的严厉制裁,甚至食品、药品等必需品都不能被豁免,拯救生命的抗疫物资和疫苗都在禁运之列。美国指责这些国家侵犯人权,殊不知其实施的制裁导致范围更大、程度更严重的人权灾难。

    人权“双标”暴露伪善

        美国选择性对待中东人权问题,对人权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对敌手的人权问题拿着放大镜看,极尽苛责甚至无中生有。对于盟友的人权问题则选择性失明,甚至明火执仗地为其撑腰。美国在中东人权问题上的“双标”嘴脸,充分暴露其人权外交的虚伪性。

        美国长期在巴以冲突中偏袒以色列,纵容其侵害巴勒斯坦人民基本人权。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实施全面封锁和制裁,使其沦为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人权状况极其悲惨。在数次加沙冲突中,数千名巴勒斯坦人伤亡,数万人流离失所。在最近的巴以冲突中,又有23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上千人受伤。在美国百般阻挠下,联合国安理会甚至未能就此次冲突发表任何声明。以色列违反国际法,修建定居点,兼并巴勒斯坦土地,众多巴勒斯坦人因此失去世居家园和土地。美国一贯袒护以色列非法定居行为,曾30多次在安理会否决谴责以方修建定居点的决议,特朗普政府更是公开宣布定居点合法。

        也门战争已持续6年有余,酿成当今世界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已有20多万人死于战争。在也门2700多万人口中,2400万人依赖人道援助勉强维持生存,1600多万人面临严重饥荒威胁,半数以上的婴幼儿营养不良。美国对也门人道危机坐视不管,继续向有关国家出售武器,成为也门人道危机的共谋者。

    人权是美国称霸中东的工具

        美国中东人权外交不得人心的重要原因是中东人权状况从不是其真正关切,它只不过是服务其中东战略的一张牌而已。在保护人权的美丽谎言下,人权被政治化、工具化。美国中东人权外交呈非线性发展,与不同党派政府的中东政策密切相关,并不随人权状况变化而调整,也未基于一以贯之的人权标准。随着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干涉逐渐退场,人权外交便适时登场,企图在直接控制力下降时,念起人权“紧箍咒”,用价值观外交维持影响力。即使同一届政府,对待相似的中东人权问题采取的政策也可能不同甚至相反,充分说明美国人权外交的工具性。因此,美国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中东人权状况,美国关心的只是维护自身的利益。

        美国中东人权外交的另一误区是漠视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从未将发展作为解决人权问题的出路。中东国家长期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居于末位,许多国家尚未解决温饱问题。中东人权问题的根源在于发展滞后,解决中东人权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美国对中东发展漠不关心,对其发展援助逐年下降,承诺的援助也往往口惠而实不至,几十年来几乎没搞过像样的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如此人权外交,对中东国家的民生福祉毫无裨益,无异于缘木求鱼。

        美国中东人权外交基于一个危险的逻辑,即将自己视为“民主灯塔”“人权高地”,中东则是“未开化”的“人权洼地”,需要美国去启蒙、教化。这种充满道德优越感、居高临下的姿态,暗含对其他文明的偏见与歧视,必然遭到有关国家反感和抗拒。同时,它无视人权发展的历史性。人权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超越历史阶段孤立地看待人权,自然得不出符合实际的正解。

        近代以来,中东多灾多难,民生涂炭,人权状况自不待言,美国对此难辞其咎。连番碰壁之后,美国重提中东人权外交,目的在于用人权作工具,维持在中东的霸权地位。然而,美国劣迹斑斑的中东人权记录,对待中东人权问题的双重标准,充分显示其中东人权外交的伪善,决定了美国的这次尝试与以往的人权外交一样,难逃失败的下场。

        (作者:丁隆,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