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14日 星期三

    为何要办托管班 如何才能办得好

    ——专访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

    作者:本报记者 姚晓丹 晋浩天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14日 07版)

        又到暑期,“孩子去哪里”成为家长们最发愁的问题之一。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与此同时,北京、江苏、山东等多地发布了将由教育部门开办面向小学生的暑期托管班。顶层设计已出,我们又该如何在探索中做好暑期托管服务?针对目前备受关注的课后服务问题,教育部又有何新举措?对此,记者专访了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

    暑期托管服务主要面向确有需求的家庭和学生

        记者:为什么要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

        吕玉刚:暑假临近,一些双职工家庭面临“孩子无处去、家长看护难”问题。为满足广大家长需求、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引导和帮助学生度过一个安全、快乐、有意义的假期,一些地方和学校推出了暑期托管服务。这是减轻家长负担、解决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创新举措,是加强教育关爱、促进学生全面健康成长的有益探索。

        记者:如何探索实施好暑期托管服务?

        吕玉刚:《通知》明确了暑期托管服务应遵循学校主动、社会参与、教师志愿、学生自愿、公益普惠等基本要求,同时对服务内容、保障条件等也提出了明确意见。

        首先,鼓励学校积极承担。要从本地实际出发,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同时,教育部门还应积极会同共青团、妇联、工会、社区等组织,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提供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其次,坚持学生自愿参加。暑期托管服务主要面向确有需求的家庭和学生,并由家长学生自愿选择参加,不得强制要求学生参加。我们还特别希望,家长要关心重视孩子暑假生活,尽量抽出一定时间,加强亲子陪伴、交流互动,使孩子的暑假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再次,坚持公益普惠原则。要完善暑期托管服务经费保障机制,可参照课后服务相关政策,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相关收费标准由地方教育部门与有关主管部门协商制定,学校不得违规收费。此外,要完善相关安全管理制度,加强安全卫生教育和常态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切实保障参与托管服务的师生人身安全。

    “要取消教师寒暑假”“暑期托管变成第三学期”的说法不符合实际

        记者:最近由托管而引发的讨论很多,比如“要取消教师寒暑假”“暑期托管变成第三学期”等,对此你有何回应?

        吕玉刚:近期有的媒体讲“要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同时,要格外强调的是,近期有的媒体关于“暑期托管变成第三学期”的说法同样是不符合实际的。

        托管服务应以看护为主,确保学生能够得到充分休息。暑期托管有五项原则:一是鼓励学校积极承担;二是引导教师志愿参与;三是坚持学生自愿参加;四是合理安排服务内容;五是坚持公益普惠原则。

        此外,要引导教师志愿参与暑期托管服务,但不得强制。对志愿参与的教师应给予适当补助,并将志愿服务表现作为评优评先的重要参考。与此同时,要统筹合理安排教师志愿参与托管服务的时间,依法保障教师权益,既要保障教师暑假必要的休息时间,也要给教师参与暑期教研、培训留出时间。

    问题仍存:有的地方课后服务时间偏短

        记者:课后服务同样是目前备受关注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好课后服务?

        吕玉刚:长时间以来,义务教育学校特别是小学“三点半”放学现象,减轻了学生在校学习负担,也由此带来了家长因未到下班时间接孩子难问题。有的家长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增加了校外负担,也就是出现了“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所以“三点半”难题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

        2017年以来,教育部积极推进课后服务工作,先后出台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完善课后服务有关管理制度和保障机制。为更好满足学生多样化的课后服务需求,教育部近期又对进一步做好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工作作出专门部署,推动将课后服务工作进一步做细做实。

        截至5月底,全国共有10.2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开展了课后服务,6496.3万名学生、465.6万名教师参与了课后服务。其中,城区学校覆盖率为75.8%,学生参与率为55.4%,教师参与率为62%,部分大城市课后服务学校覆盖率超过90%,课后服务工作取得重要进展。

        与此同时,课后服务还存在各地工作进展不平衡、有的地方课后服务时间偏短、有的经费保障不到位、有的课后服务吸引力还不够强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

        (本报北京7月13日电 本报记者 姚晓丹 晋浩天)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