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22日 星期二

    浙江金华:

    “揭榜挂帅”激活引才路径变革

    作者:本报记者 陆 健 本报通讯员 杨林聪 朱阳瑾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22日 01版)

        每到周六清晨,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汪志锋教授就背上双肩包,匆匆赶到虹桥高铁站。两个半小时后,他就出现在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一家机械制造公司车间里,忙着收集自动装配生产线各种数据。

        这样的奔波已持续一年,让他与武义企业结缘的,正是金华市于2020年5月在全国率先推出的“揭榜挂帅”工作机制。它以“奖金+股权”的激励方式,借用全社会的大脑解决发展难题。

        闻鼙鼓而思良将。截至目前,金华市已累计发布1518项企业技术难题榜单,吸引108家高校院所的210个团队前来“揭榜”,攻克难题102项,兑现榜额超1.5亿元,为企业节约成本超15亿元,带动顶尖人才、领军人才引进数量同比增长25%以上。

        “这项源自疫情后稳企赋能的应急之举,如今已升级为助力产业转型升级的常态之策。”金华市委组织部负责人说,推行“揭榜挂帅”机制,大力探索新冠肺炎疫情和逆全球化双重冲击下的引才路径,通过需求端、供给端、服务端“三端”协同发力,打破引才的时间关、地域关、边界关,以全社会的大脑解发展难题,为高质量发展注入生机活水。

    悬赏引才,谁有本事谁揭榜

        发了好多邮件,打了无数电话,能用的办法都用了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占据全球市场三分之一份额的西林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真日,深切感受到什么叫无能为力。公司3年前开始谋划“机器换人”,但压力容器属于小众小品,全球同类企业也仅有十几家,找不到对口的科研机构,关键技术就难以取得突破,再加上受疫情影响遇到招工难,技术“卡脖子”让他如坐针毡。

        企业受困之际正是政府作为之时。2020年3月,正是确保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两战双赢”的关键时期,金华市开展“千企三送人才服务月”活动,市县联动走访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隐形冠军企业和市级以上人才企业,征集到996项企业技术需求和难题。

        企业有技术难题,按惯例由专门的申报平台向科技部门上报。不过,很多时候,找答案就像大海捞针——技术难题大多专业性很强,碰巧找到这一领域的专业人才,常常要靠运气。

        金华市委组织部(人才办)、科技局、经信局对征集到的影响产业链安全、制约产业链水平的薄弱环节、瓶颈问题梳理出来联审,形成首批100个企业重大技术难题清单,于2020年5月向全球发出英雄帖,张榜求贤。“‘揭榜挂帅’引进的人才,兼具产业匹配性和技术前沿性,谁有本事让谁上,谁有技术让谁获益,实质上降低了企业引才成本。”金华市委组织部负责人说。

        西林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钢瓶内部自动化补喷油漆技术开发”项目“悬赏”500万元。“英雄帖”发出立竿见影,经过七次对接,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汪志锋教授领衔技术团队揭榜。半年时间攻关成功解决难题,如今又启动了“自动装配生产线”项目攻关。

        浙江派尼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金华市一家以内燃机为主业、智能制造为辅业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生产的小型汽油机出口到欧美,遇到了欧盟排放法规的技术壁垒,面临被淘汰的命运。通过“揭榜挂帅”,公司遇到的技术难题迎刃而解,还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技术团队达成了深度合作,启动了船用发动机研发。“‘揭榜挂帅’给我们提供了‘比武招亲’机会,现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研究所就是我们的研发部。”公司董事长杨慧明说。

        记者在榜单上看到,既有榜金上亿元的“大块头”,也有像“高视野带曲率车辆后视镜的研发”“吹风机降噪并提高风速”等5万元以下的“小项目”,全部明码标价,市场化对接。

        “从‘供给端发力’变为‘需求端发力’,在资源配置中市场起了决定性作用。榜单源于企业面临的难题,能不能解决好,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和转型发展。这样的引才方式抓住了企业的命门,激活了原动力。”金华海内外人才服务中心副主任方肇初说。

        金华推行“揭榜挂帅”机制一年来,日益受到企业和人才欢迎,发榜量、揭榜量逐季增加,工作机制也不断完善升级:出台企业“揭榜挂帅”引才奖励机制;建立总规模超50亿元的“双龙人才基金”;创新推出“揭榜险”;制定十条工作举措,构建“寻榜、评榜、发榜、揭榜、奖榜、保榜”六步工作法,实现全流程工作闭环。去年10月,“揭榜挂帅”云平台试运行,设立技术、人才、资金需求榜单,科研技术人员可以像逛淘宝店一样,随时查看企业需求并揭榜。

    千金求解题,化解行业转型之困

        作为浙江经济较为发达地区,“百工之乡”金华市拥有活跃的市场主体与宽松的市场环境,现有市场主体135万家(其中98%为民营企业),占全国比重超过1%。年产值超百亿元的产业集群16个,国家级产业基地29个,形成了智能门(锁)、光电、新能源汽车及配件、电动(园林)工具、磁性和石墨烯材料、生物医药、智能家居、保温杯(壶)8个重点细分行业。由于缺乏技术支撑,中小企业一旦碰到行业共性问题,往往就是“卡脖子”,凭自身力量很难解决。

        “在新发展格局下,技术难题成为行业转型升级和地方经济发展必须迈过去的坎。”金华市委组织部人才工作处处长廖雄波说,去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暴露了传统引才方式技术层面的短板,更新引才方式既是形势所迫,更是顺势而为。“揭榜挂帅”机制无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引才路径,既契合了中小企业的实际需求,又推动了行业共性问题的解决。

        污泥处理,是印染行业的一大困扰。由于在净化污水的同时会产生大量的污泥难以存放,必须由有资质的机构处置,雅帅纺织每年就要为此“买单”30多万元。

        能否让污泥变废为宝?雅帅纺织开出300万元榜金,寻找“特殊固化剂以及工艺设备处理印染污泥技术”研发团队。国内六家科研院所伸来“橄榄枝”,经过对接、比选,最终与昆山卓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国家级人才张人航教授团队达成了技术合作。

        经过半年的技术攻关,印染污泥处理设备已完成实验论证,它可以将污泥无害化分离处理后,用于制作陶粒、地砖、生态燃料。雅帅纺织不仅省下一笔污泥处理费,还新增了一个盈利点。

        “小环节有大市场,这套设备运行后,可以进行N次方复制推广,形成产业化,解决印染、造纸等行业的普遍烦恼。”公司董事长张晟对新技术在印染行业的应用前景充满信心。

        在很多企业家眼中,“揭榜挂帅”更是成为攻破行业技术瓶颈的“法宝”。“检测报告显示甲醛去除率在90%以上!”亿晖科技负责人徐航路难掩兴奋,“我们已完成实验室搭建,马上要为新产品做商用方面研究,尽快推向市场。”

        磐安县高新技术企业亿晖科技隶属于康利达实业,康利达实业专门从事生产盘套、脚垫、坐垫等汽车用品。两年前,公司组建研发团队,试图研发“能够自动去除甲醛和有机污染物的汽车套椅”,但是始终未能攻克面料净化的持续性和高效性难题,特别是如何去除汽车内严重超标的甲醛、二氧化硫、异味并实现达标,目前在国际上都还是一项空白。

        亿晖科技将技术难题“放榜”,榜金为“30%企业经营股权”,最终与浙江大学张旭生教授科研团队达成合作。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技术关键性节点实现突破,座椅面料的净化持续性从原来的1年延长到了4年,净化的效率也大大提高。按照合同约定,亿晖科技已完成工商登记,向技术团队兑现了30%的股权。

    追着成果跑,打破校企合作壁垒

        眼下,由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和派尼尔公司共30人组成的技术团队,正在攻关一项高压共轨点燃式重油发动机技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狄亚格博士信心十足:“企业碰到的技术难题,对科研院所来说也是挑战性的课题,技术难题就是我们的科研清单!”

        从买方市场到卖方市场的转变从何而来?“‘揭榜挂帅’,关键是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陈劲说,它将以往由某些具备特定资质单位完成的科研项目在更大范围内公布,让企业扩大了视野,同时,“揭榜挂帅”采用结果导向的评审机制,也让更多掌握核心技术和具备相应研究能力的单位和个人获取公平竞争的机会。

        在金华,通过“揭榜挂帅”,使企业千金买人才,转变为千金卖难题,一改以往企业“大海捞针”求才的不利局面,使企业在求才、择才上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金华市委组织部负责人认为,“这样的引才方式与产业黏合更加紧密,产才融合方向更准,有效打破了研发机构、科研院所和企业间的技术壁垒,初步拓展形成了海外引才新路径”。

        值得一提的是,金华推行的“揭榜挂帅”机制,不设“论文、职称、学历、奖项”的门槛限制,把“追着资历跑”转变为“追着成果跑”,更有利于青年科技人才的脱颖而出。据统计,在达成协议的129个项目中,45周岁以下的青年项目主持人达91人,占总人数的70.5%。

        浙江理工大学武传宇教授团队揭榜了新多集团的“柔性智能自动化钣金件生产线改造”项目,3名骨干教师和5名研究生常驻企业研究工艺流程,寻找解决办法。经过半年多研发,生产线改造正式投产试运行。在产能不变的情况下,整个车间的人工由原来100多人减至4人。同时还攻克了金属门板快速测量的关键技术,每张门板的测量只需要0.2秒就能自动完成。

        “一定要沉到企业去,与研究的行业结合在一起,这样的话就有很多的事情做不完。”武传宇说。他的团队在揭榜项目技术攻关中收获颇丰,团队原有的“机构设计与生产线控制”方面的多项专利技术得到充分使用,还申请了9件发明专利、3件实用新型专利,撰写学术论文3篇,其中SCI收录学术论文1篇。

        “作为一所应用型高校,为企业攻关技术难题,本身就契合我们的办学方向,而‘揭榜挂帅’更是精准打通了企业和院校之间的需求,让企业和院校之间不再互相‘找不着’。”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汪志锋教授说,为了更好地对接“揭榜挂帅”,他们已经在长三角地区建立了13个工作站,“十四五”期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25个。

        (本报记者 陆 健 本报通讯员 杨林聪 朱阳瑾)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