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21日 星期五

    茶香溢满亚诺寨

    作者:本报记者 任维东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21日 09版)

        亚诺寨村民跳起大鼓舞。本报记者 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5月18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重重大山深处的基诺族乡亚诺寨,迎来了一个基诺族传统茶文化节庆——“老博啦”。

        基诺山,古称攸乐山,在清朝位居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之首。不过,这里的祖祖辈辈生活于云南偏远的原始森林中,新中国成立时,这里直接从原始社会末期一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1979年6月,他们被国务院批准认定为一个单一的民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第56个民族——基诺族。

        上午8时许,按照世代沿袭下来的礼茶习俗,寨子里的乡亲们身着基诺族服饰,在山寨长老们的带领下,首先来到海拔1200米以上的龙帕古茶园的一棵粗大古茶树下,宰杀了一只大公鸡,献上美酒等供品,齐声用基诺语高喊着口号,向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带来美好生活的茶树、茶叶表示敬意。

        随后,一场丰富多彩的茶文化活动拉开帷幕。那边四五个基诺族妇女燃起柴火,架上两把大铁壶,开始烧煮“包烧茶”,供大家饮用;这边方桌上,几位基诺族姑娘和一个小伙子,用新采的茶叶拌上辣椒、大蒜、盐巴等,在一个小木槽中捣制“腊攸”(凉拌茶)。凉棚下,摆开了几个茶台,热情的基诺人免费冲泡自家茶园的普洱茶招待客人。

        在昆明上大学、毕业后回乡经营茶叶生意的基诺族青年茶农切薇,高兴地对记者说:“今年我家春茶销售比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时好,用自家古茶树料制作的普洱生茶、古树晒红和白茶基本上都卖完了。”在她家的茶台前,她的丈夫吴应华一边招呼记者入座,一边倒上他亲手制作的普洱生茶。金黄的茶汤在透明茶盅里闪闪发光,入口后短暂苦涩很快就回甘,送来阵阵清爽。

        正当人们三三两两地把盏品茶时,音乐声骤起,舞台上演起了由亚诺寨和周边几个基诺族山寨村民们自编自演的歌舞节目,还跳起了欢快的大鼓舞。

        接着,在主持人的指挥下,全场各界人士齐声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发自肺腑的歌声久久回荡在亚诺寨上空。

        在现场,长期研究基诺族的云南大学教授尹绍亭激动地说:“老博啦节其实是基诺族感恩的节日,表达对茶、对祖先的感恩,对时代的感恩。”

        茶在基诺人的历史中一直扮演着十分独特而重要的角色。在基诺族创世神话传说中,是女神阿嫫尧白在基诺山里撒下了茶种,教他们种茶吃茶。虽然从清朝起基诺山的茶一度被选做贡茶,但直到1949年,基诺族人民还备受压迫与剥削。是新中国、是共产党才让基诺族真正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过上了幸福生活。

        改革开放以后,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基诺人依托优越的生态环境,大力发展茶产业。近年来,拥有2988亩古茶园、9万多棵茶树的亚诺寨抓住机遇,探索以行政村为主、自然村为成员的合作社发展模式,做优茶叶产业,全面提升茶叶品质,通过多种渠道与外地茶商搭建了合作桥梁,外引内联,进行产业化发展。

        原村支书沙腰老汉告诉记者,亚诺寨的人依靠种茶、制茶、卖茶,茶农年收入在三四十万元以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家家户户都买了小汽车,住上了2层小楼,手机、电视机也都普及了。到2018年年底,全村实现经济总收入599.87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1853元;2019年,亚诺寨的茶叶销售总收入为842万元,人均收入已达两万元,成功走出了一条农村经济“一村一品”发展和稳步增收的路子。

        目前,整个基诺族乡种植茶叶的有38个村民小组,茶农达到1820户。全乡共有茶叶面积28398亩,产量1322.09吨,产值4362.89万元。

        基诺族乡党委书记王超说,乡里坚持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不等不靠,不断增强自主“造血”能力,7个行政村中,原有贫困行政村4个,于2018年年底全部脱贫出列;建档立卡贫困户191户638人,于2019年11月全部脱贫出列。未来,基诺族乡要巩固住来之不易的脱贫成果,在乡村振兴中打好茶文化牌,让基诺族人的日子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 任维东)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