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12日 星期三

    破易立难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要在供给侧发力

    ——专访国家科技评估中心副主任黄灿宏

    作者:本报记者 袁于飞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12日 01版)

        【破“四唯”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4月11日以来,本报连续推出“源头创新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破‘四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系列报道及专栏,直面当前国家发展最需要的科技成果转化和高校、科研院所知识分子最关心的人才评价问题,引发科技界、教育界及全社会的强烈反响。

        当前,我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转化全貌到底如何?科技成果转化还存在哪些突出“短板”,“四唯”的障碍大山如何移除?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国家科技评估中心副主任、中国科技评估与成果管理研究会副理事长黄灿宏。他表示:“虽然总体来看近几年的科技成果转化势头良好,但2019年科技成果转化的部分指标已经有所下降;2020年国家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但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反映,破除‘四唯’尚未找到合理有效的评价方法替代,如何将科技成果转化纳入职称晋升的考核体系没有统一方式”,为此,他提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要注重选题和科研两个方面,提升源头供给质量。”

    2019年科技成果转化的指标有升有降,合同总金额首次出现下降

        记者:最近几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整体情况如何?有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

        黄灿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有科技成果转化活动的,均要报送上一年度的科技成果转化报告。

        2017年以来,科技部和财政部积极建立和完善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制度,由国家科技评估中心、中国科技评估与成果管理研究会、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每年共同编写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

        2020年,在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的指导下,我们采取数理统计、专家咨询、电话访谈以及实地调查的方法,对2019年报送科技成果转化报告的3450家研发机构和高等院校科技成果转化情况进行了分析。

        数据显示,2019年,3450家公立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合同为15035项,比上一年增长32.3%;但合同总金额为152.4亿元,较上一年下降19.1%,从2017年到2019年这三年的数据来看,这是首次出现下降;这也导致了2019年科技成果转化合同平均金额为101.4万元,较上年下降38.8%。

        记者:你们统计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2019年科技成果转化指标,有哪些出现增长?还有哪些指标出现下降?

        黄灿宏:报告显示,2019年与企业共建研发机构、转移机构、转化服务平台总数为10770家,比上一年增长27.2%;高校和科研院所兼职从事成果转化和离岗创业人员数量为14210人,比上一年增长23.4%。

        报告显示,财政资助项目产生的科技成果转化合同金额为47.0亿元,比上一年下降18.9%;以作价投资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金额51.0亿元,以作价投资平均合同金额达1016.6万元,比上一年下降39.1%。个人获得的现金和股权奖励金额达53.1亿元,比上一年下降23.6%,其中,股权奖励为22.2亿元,比上一年下降47.0%。研发与转化主要贡献人员获得的现金和股权奖励总金额达47.6亿元,比上一年下降26.2%。

    高校和科研院所“四唯”破而未立,科技成果转化需提升源头供给质量

        记者:近期,中国科学院欧阳钟灿院士等给光明日报编辑部写信反映不少高校和科研院所存在“四唯”问题,阻碍了科技成果转化。去年我国出台了不少科研政策,“四唯”现象现在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严重吗?

        黄灿宏:不少高校和科研院所确实破“四唯”不彻底。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促进科技成果转化,2020年就有31条,但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反映,如何将科技成果转化放入职称晋升的考核体系没有统一方式,破除“四唯”尚未找到合理有效的评价方法来替代。

        最主要的还是“唯论文”难以破除。在科研中,由于大学、院所科研人员倾向于从学术界同行中得到认可,在科研选题上,对市场发展态势研判不足,对生产过程需要配套的相关技术基础和技术工艺不系统、不完整,直接导致一些科研成果在成熟度和可靠性上不够。国家科技计划立项、验收评审中对科技成果的成熟度、可靠性、可行性等的评价也重视不够。部分科研工作者重论文轻成果转化,不了解市场情况和企业需求,部分科技成果质量水平不高,一些成果是为了完成项目、发表论文、申报专利和申报职称凑数。

        因此,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要在供给侧发力,要注重选题和科研两个方面,需提升源头供给质量。在选题上,应有针对性地进行科研选题,强化引导。政府有关部门应积极作为,用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重大工程等抓手,确定总体技术方向和路线,从系统思维的角度加强成果转化的整体协调性;在科研中,高校和科研院所应提升科技成果源头供给质量,积极满足转化应用需求。

    科技金融投资模式和中试基地存在明显“短板”

        记者:我国科技成果转化还存在哪些突出短板,有哪些建议?

        黄灿宏:目前我国科技金融投资模式和中试基地存在明显短板。

        我国科技成果转化金融支持体系亟待完善:截至2020年底,科技部、财政部设立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投资222.29亿元,带动社会资本同步投资894.15亿元。但高校和科研院所反映,资本普遍更愿追求“短平快”“挣快钱”,建议引导国家基金建立从实验研究、小试、中试以及到规模化生产全过程、多元化、差异化的科技金融投资模式。

        中试基地缺乏系统性布局。为了解决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建议高校院所与合作比较好的企业联合建立中试平台,了解企业需求,实现供需双方的精准对接。

        (本报北京5月11日电 本报记者 袁于飞)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