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29日 星期四

    “这是场必须拿下10∶0的比赛”

    ——访嫦娥五号探测器轨返组合体副总设计师王勇

    作者:本报记者 张 蕾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29日 06版)

        【专家访谈】

        2011年,探月三期嫦娥五号立项。王勇作为嫦娥五号探测器轨返组合体副总设计师,负责轨道器和返回器的制导导航与控制(GNC)分系统研制,攻关地月往返、月球轨道交会对接和跳跃式返回等关键技术。

        月地高速返回跳跃式再入俗称“打水漂”,是探月三期工程中难度最大的技术。返回器以第二宇宙速度进入大气层时,能否安全飞到着陆场,是王勇与团队面临的首要问题。为了确保月地返回高速再入试验任务成功,王勇及团队从方案算法到技术实现进行了全面攻关,并在工程实践中首次采用全数字预测校正的自适应算法进行弹道制导和控制。“为确定飞行策略和控制参数,我们进行了100多万次蒙特卡洛打靶的数学仿真验证,完成了各种工况下的系统试验。记得2014年的一天凌晨4点,处理完一个异常现象离开试验室后,几位同事由于通宵达旦异常疲惫,居然在北京航天城里迷了路。”王勇回忆道。

        2014年12月2日,绕月后的返回器进入月地高速再入阶段。在王勇看来,返回前24小时的工作最能反映研制团队大胆探索和小心求证的工作精神,也让自己至今难忘。

        “返回前9小时,按飞行程序将第三次参数标定。由于前两次标定的参数比较稳定,为了规避风险,我建议取消第三次标定动作,但遭到了一致反对,杨鸣、董文强等几位设计师不但有信心安全返回,还要争取落点精度。”看到同事们的自信与热情,王勇备受鼓舞。返回器与服务舱分离前10小时,参试人员全部到岗——这一夜,有几十项数据需要计算,上百条操作指令需要发出;前1小时,根据着陆场天气情况最终注入落点风修正参数;前5分钟,返回器导航建立,屏幕上各种跳动的数据曲线,仿佛心电图一般展示着返回器的状态;6:42,返回器精准地在四子王旗着陆场着陆,开伞点位置精度509米,创造了月地返回落点精度的世界纪录……

        早上8:30,欢庆过后,指挥中心一片寂静。王勇惊讶地看到于丹等人仍在讨论工作。他要求大家马上回去休息,得到的却是“研制工作太紧张了,必须马上讨论清楚”的回答。“要知道,这是连续九天九夜高强度工作后,在获得圆满成功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只享受了片刻喜悦,就又开启了紧张的工作。”王勇说,那一刻自己落泪了。

        王勇将嫦娥五号探测器23天的飞行过程看作“一场团体赛、一场接力赛,而且不允许有一盘的失误,是一场必须拿下10∶0的比赛”。上升器从月面成功起飞时,标志着最艰难的月面工作圆满完成。随着大部分同事成功完成自己的任务,“王总,后面看你的了”是那天他听到最多的话,他突然感到责任和压力骤增。最后的14天,王勇与团队夜以继日、全力以赴地,10年艰辛终于收获硕果,交会对接、样品转移、月地入射、跳跃式再入……GNC表现完美,每一个动作都圆满精准,4000多条指令和数据零差错。

        “因为有党和国家的亲切关怀,有组织的坚强保证,有成千上万名研制人员的共同努力,我国探月工程才取得圆满成功。作为其中的一员,能够有机会参与这样一项史诗级的伟大工程,为祖国贡献一份力量,我深感自豪和荣耀。”王勇表示。

        (本报记者 张 蕾)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