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青年人数字阅读亦坦然

    作者:陈菲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23日 15版)

        【文化评析】  

        日前,有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产业规模为351.6亿,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4.94亿,中国人均电子书、纸质书、有声书阅读量分别为9.1本、6.2本、6.3本;80后偏好时尚类图书,90后喜欢旅游旅行类图书,95后则对漫画绘本情有独钟;日均数字阅读时长29分钟。

        中国人均纸质书阅读量呈下降趋势,而电子书阅读量增长明显,数字阅读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青年人日益成为中国数字化阅读的主体,他们正在改变出版业的传统格局。生活在一个日益多元、丰富健康的社会,人们对于阅读方式理应有更多的选择,科技进步使得阅读方式与传播途径发生了重要转变。从电脑、电子阅读器到手机、平板、有声书阅读,数字化阅读呈现出逐渐深入、立体的发展态势。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对于青年人的数字阅读充满偏见。一些媒体习惯将青年人的数字化阅读与碎片化、实用化、娱乐化等“浅阅读”联系起来,认为这是一种肤浅的、快餐化的阅读消费。耐人寻味的是,对于青年人数字化阅读持批评态度的多是中老年,他们的忧心忡忡俨然流露出“一代不如一代”的喟叹。平心而论,将青年人的数字阅读与肤浅化、碎片化、娱乐化等同起来并无足够的说服力。青年人的数字阅读固然有碎片化、娱乐化的倾向,但对于读书而言,这并非问题。不论是纸质阅读还是数字阅读,都只是一种阅读方式,与阅读格调的高下、年龄大小没有必然联系。只有阅读者本身的选择,才最终决定了自己使用何种阅读方式,将阅读的负面性存在一股脑儿地推给青年人和数字阅读显然有失公允。

        在读屏时代,人们可以更加便利地借助电子设备进行深度阅读,不少青年人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理论著作,在微信阅读中品读老庄,在有声书的世界中回味《红楼梦》的精妙之处。青年人在数字阅读时,并非只选择时尚类、旅行类、漫画类书籍,他们同样还会选择内容精深、趣味高雅、富于深度的书籍。复旦大学学者陈思和与复旦教师团队、众多作家推出的音频课“中国文学大师课”,收听量达到了1600余万次,让对中国文学感兴趣的青年读者在不同时段、不同环境中拥有了自主选择阅读方式的机会。借助数字阅读,历来被视为精深、高雅的专业知识走进了普通读者的生活。正如有学者所说:“高校的教育不应该局限在被围墙建筑起来的校园内,应该在适当的条件下为社会服务。”而数字阅读,正是为专业教育和社会服务搭建的那一座桥梁。

        新媒体技术方兴未艾,电子阅读也未来可期。促进阅读形式多样化,提升社会对于不同阅读方式的包容性,努力丰富数字阅读的内容,是今后阅读领域内需要继续完善的工作。让我们挺直腰板,坦然面对误解与质疑,做一个数字阅读的青年人。

        (作者:陈菲,系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宣传统战部讲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