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09日 星期五

    乌克兰东部会否战端再起

    作者:本报记者 韩显阳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09日 11版)

        一段时间以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紧张局势再度升级。乌军总参谋长霍姆恰克3月30日表示,俄罗斯武装力量以军演为借口,向靠近乌边境地区调派28个营,“对乌克兰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4月1日回应称,俄方在本国境内调动军队不对任何人构成威胁,也不应该有谁对此感到担心。美德法等国此后纷纷“刷存在感”,要么“劝和”,要么“拱火”,令原本平静的乌东部顿巴斯局势出现一触即发的态势。

    乌冲突双方拉开“大打”架势

        乌克兰2014年2月爆发“广场革命”后,其东部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合称顿巴斯)单方面宣布独立。同年4月,乌政府开始对两地采取军事行动,迄今为止已造成超过1.3万人死亡。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开展斡旋,从2014年9月起通过3份文件,规定了包括停火在内的缓解冲突措施,特别是俄乌德法四国2015年2月签署生效了新明斯克协议。此后,乌政府军与顿巴斯武装之间虽零星交火不断,但总体局势处于较为平缓阶段,直至今年3月初。

        此间媒体报道称,乌军3月6日在向顿巴斯地区进行火力侦察活动的同时,还调动了多批次军列运载武器装备前往对峙前线。据悉,乌军在顿巴斯地区接触线上共部署了7个旅级规模的部队。3月10日晚,乌政府军与东部武装相互炮击,各有士兵死亡。26日,顿涅茨克州舒梅镇炮击事件造成乌军4人死亡、两人受伤。

        俄卫星通讯社3月17日援引乌克兰问题联络小组俄方全权代表格雷兹洛夫的话说,乌军正在向顿巴斯接触线调派新的部队,试图为其军事冒险制造借口。他称,乌军每天都在对顿巴斯地区进行炮击,“顿巴斯民兵表现出了克制,只是偶尔对炮击做出回应”。

        3月30日,乌议会通过决议,将顿巴斯冲突定义为“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武装冲突”。俄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乌官方首次在正式文件中如此定义这场战争,如果单纯从文字层面解读的话,则意味着乌正式对俄宣战。

        与此同时,乌克兰军方指责俄向俄乌边界、克里米亚增派数千兵力。此外,俄向顿巴斯地区派遣2000名军事顾问,在克里米亚有3.3万名俄军,指挥2.8万名民间武装人员。而当有记者询问俄军在罗斯托夫州遮掩车牌移动一事时,佩斯科夫称俄罗斯不对世界任何国家构成威胁,其中当然包括乌克兰,“俄军在本国境内移动的方式和地点按自己的需要来,不应引起任何方面担忧”。据俄媒体报道,俄向靠近俄乌边境地区调动军队意在举行军演,超过50个营级战斗部队将参与这次演习,人数约1.5万人。

    俄欧美展开激烈攻防战

        对于乌克兰议会3月30日通过有关顿巴斯冲突是“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武装冲突”的决议,克里姆林宫断然予以否认,称俄军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参加乌内战,未来也不会。

        3月30日,俄总统普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视频会议,首要任务是避免顿巴斯局势出现失控风险。普京强调,乌政府必须履行先前最高级别达成的所有协议,主要是与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建立直接对话,并解决顿巴斯特别地位的法律问题,以及组建统一过渡权力机关等。普京告诉德法领导人,泽连斯基总统执政以来,乌方无论是在明斯克协议还是随后在巴黎达成的协议实施方面均无任何进展。此外,普京还对乌方挑起、升级接触线上的武装冲突以及事实上拒绝执行“加强停火制度其他措施”表示严重关切。德法领导人则强调,俄必须采取坚决行动,确保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分离武装遵守停火协议。三国领导人会谈中再次确认,新明斯克协议是解决乌内战的基础,当前没有任何替代方案,各方将在此问题上继续合作。

        乌外交部不满俄德法三方会谈,称在没有乌克兰参与情况下讨论顿巴斯局势“令人难以接受”。俄重要智库国际事务委员会执行总裁科尔图科夫称,乌方对泽连斯基总统被排除在“诺曼底模式”之外感到不满并不意外,“此时乌克兰心中可以依赖的真正朋友、可靠伙伴并非欧洲,而是美国”。

        从3月30日至4月1日,美国国安、国防、外交部门负责人先后与乌方通话。2日,拜登与泽连斯基举行为时30多分钟的电话会谈。拜登说,美国政府支持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以及加入欧洲—大西洋联盟的愿望,“希望重振美乌战略伙伴关系”。

        俄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顿巴斯问题上的立场“坚定不移”。欧盟声称维持新明斯克协议权威性的同时表示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美国则表示“全力支持”乌克兰抗击俄罗斯“侵略”。

    乌克兰“入约”前景不明

        比顿巴斯紧张局势升级更让克里姆林宫警觉的是,美国、北约与乌方遥相呼应,以吸纳乌“入约”刺激俄罗斯。

        早在2014年12月,乌议会修订了两项法律,放弃不结盟政策。2016年6月,乌将获得北约成员资格作为乌外交政策的优先目标。2019年2月,乌议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确定了本国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方针。2020年6月,乌被正式认证为北约“能力增强伙伴国”。看起来,乌“入约”前途在望。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2月与乌总理什梅加尔会晤后宣布,北约一直在不断调整其在黑海的存在,以防止该地区被俄罗斯“主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大门依旧向乌克兰打开着”。

        3月中旬,美国国会参议院两党议员提出一项议案,要求美政府更加积极地与乌克兰开展安全领域的合作。根据该法案,美国务院与欧洲盟友组建一个乌克兰工作组,而白宫则任命一位乌克兰问题特使负责“诺曼底模式”谈判。此外,法案还要求每年向乌提供3亿美元军事援助,以及额外提供500万美元用于培训乌军队。

        4月2日,是北约成立72周年的日子。当天,泽连斯基总统在向北约表示祝贺的同时期望“扩大实际合作”。乌军总参谋长霍姆恰克在总参谋部官方博客上发表声明称,“俄罗斯发动了一场血腥的战争,占领了乌克兰的土地,但其行径已使乌克兰人团结起来,抵抗阴险的侵略者。”他说,乌克兰加入北约不仅可以保卫本国安全,还可以增强北约实力,“近些年来,乌克兰武装力量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欧洲盾牌,整个国家则是欧洲—大西洋安全的贡献者”。

        同一天,乌前外长克利姆金公开呼吁邀请美军在乌南部部署。他说,整个地区都“面临危险”,在克拉马托尔斯克附近或者马里乌波尔附近部署美军队以及包括防空系统在内的军事基础设施是必需的,“这将是乌克兰加入北约前的安全保障”。

        此间观察家指出,乌克兰的“北约梦”看似实现希望很大,但其走完“最后一公里”却并非易事。

        一方面,俄罗斯全力阻挠。俄卫星通讯社援引《国家防御》杂志主编科罗琴科的话说,近20年内乌加入北约“完全不现实”,乌克兰政客和军方人士的相关声明纯属外交层面的虚张声势。他认为,不仅乌克兰军事装备和兼容性完全不符合北约标准,而且乌克兰还同他国存在领土争端问题。换言之,乌克兰只要一直认为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其“入约”必将是一个假命题。

        另一方面,北约、美国并未放行。斯托尔滕贝格2月告诉什梅加尔,乌克兰必须实施达到北约标准的各项改革,“改革越成功,就越有希望成为北约成员国”。拜登4月2日告诉泽连斯基,乌克兰“入约”和“重振”美乌关系的前提,是乌政府必须严肃实施为本国人民带来公正、安全和繁荣的反腐与改革计划。

        (本报莫斯科4月8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