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01日 星期四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一子落而满盘活

    作者:本报记者 陈晨 刘坤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01日 06版)

        2013年9月,中国第一个自贸试验区在上海诞生。“十三五”时期,我国自贸试验区几经扩围,发展到21个,形成覆盖东西南北中的改革开放创新格局。图为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内的重庆两江新区数字经济产业园全景。新华社发

        1993年,粮食统购统销制度结束,粮票退出历史舞台。资料照片

        1995年8月10日,上海市冶金工业局改制为上海冶金控股(集团)公司,并正式挂牌营业。资料照片

        扫二维码,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时代风云激荡,总有些关键节点在历史的坐标上留下千钧重量。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一路南下,发表又一次思想解放的宣言;初夏,江泽民同志在中央党校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讲话。历史的车轮继续向前,终于来到那个金秋——1992年10月12日至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这次会议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经济改革终于冲破计划经济的藩篱。

        毫无疑问,这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创举:市场经济第一次写在社会主义旗帜上,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为实现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性突破开辟了现实道路。

        如你所见,这是改变命运的关键抉择:经过近30年的发展,我国经济总量突破100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两年超过1万美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

        “在九十年代,我们要初步建立起新的经济体制,实现达到小康水平的第二步发展目标。再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我们将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今天,当时代的巨轮行至建党一百周年的非凡节点,回看这段写入党的十四大报告的话,凝视中国共产党人在接力跑中绘就的壮阔画卷,更觉东方风来春色新。

    落子,冲破藩篱

        1992年初,改革开放走过近14载峥嵘岁月,市场对经济活动调节的作用大大增强。但蓬勃之势难掩质疑杂音——一些人对改革开放提出姓“社”还是姓“资”的疑问;蓬勃之势也难掩发展之困——原有的经济体制已不能适应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计划经济框架下的修修补补远不能解决问题。

        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基本路径怎么走、向何方,成为中国共产党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1992年,邓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为回答这些问题指明了方向。

        是年6月9日,江泽民同志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上讲话时,针对关于建立新经济体制讨论中提出的“建立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制”“建立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意见,明确表示:“我个人的看法,比较倾向于使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个提法。”12日,邓小平同志表示赞成使用这一提法。

        1992年10月12日,党的十四大开幕式上,十易其稿的报告本摆在2000多位代表面前。报告指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确定什么样的目标模式,是关系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一个重大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是正确认识和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利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这一振聋发聩的论断,为市场和计划之争画上句号,解开了事关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问号。党的十四大报告明确,我们要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党的十四大开启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新征程,对当时解放思想、进一步推进改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具有里程碑意义。”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表示。

    改革,除旧布新

        目标的确立,仅仅是第一步。观念的交锋、思维的转换过后,还要有实质的举措。

        围绕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党的十四大提出要认真抓好几个重要环节——转换国有企业特别是大中型企业的经营机制,把企业推向市场;继续大力发展商品市场特别是生产资料市场,加快价格改革步伐;深化分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下放给企业的权利,中央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都不得截留。

        每一点,都直指问题、切中要害——国企改革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中心环节;价格改革是市场发育和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政府职能转变是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和促进经济发展的大问题。

        一子落而满盘活。由此,当代中国掀开了经济转轨、社会转型、发展方式转变的大幕。

        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将十四大提出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和原则具体化。

        经济体制改革,开始向纵深拓展。财税、金融、外汇、价格、国企改革等领域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粮食购销价格和经营全面放开,实行40年的粮票统购统销制度1993年宣告终结;1994年,分税制改革搭建了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的基本制度框架;2700多家国企开展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进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实施单一管理浮动汇率制……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到来,调动了人民的积极性,推动改革开放继续向前,国企改革不断成长,民营经济慢慢壮大,我国进入新的发展状态。”张占斌说。

        顺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轨迹,中国共产党对政府和市场关系的认识不断深化,不断创造发展的新局面。

        1997年,党的十五大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明确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实现所有制理论的重大创新;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在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标志着中国进入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为核心内容的制度创新时期;

        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从制度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2012年,党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

        回望来路,不难发现,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仅奠定了改革开放的基本路径和走向,更造就了中国大地上波澜壮阔的时代巨变。

    深化,永无止境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党的十八大以来,对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的认识不断深化。2013年,党中央作出判断,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阶段。

        同样,对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一直在寻找新的科学定位。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明确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从1992年到2013年,历史的车轮走过21年;从“基础性”到“决定性”,两字之变,意味着对市场的作用和定位不再只进行“量”的调整,而是有了“质”的提升。这是发展的客观要求和改革的必然趋势,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坚定决心。

        完善产权保护制度,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改革市场监管体系,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改革,完善税收制度……这些路线图和方法论在《决定》中得到明确。

        实践发展永无止境,此后,经济进入新常态、新发展理念、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等理念提出。改革开放永无止境,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等为深化改革指明方向。

        于是,我们得以看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健全完善驶入“快车道”:国企优化重组步伐加快;首次以中央文件形式对依法保护产权作出部署;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全面推进;“放管服”改革深化,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释放中国农村巨大活力;营业税告别历史舞台,规模空前的减税降费政策实施……

        于是,我们得以看到,2020年,中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

        今天,更大的棋局已经铺开。“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实现经济行稳致远。

        张占斌表示,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进一步巩固“两个毫不动摇”,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历史是未来的钥匙。在中国共产党人的接力跑中,一心一意、一笔一画勾勒出的改革蓝图,已化作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壮美画卷。未来,中国经济巨轮将继续乘风破浪,创造新的辉煌!

        (本报记者 陈晨 刘坤)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